《惡童三部曲》中,林文中以舞者多變的手部姿態捕捉樂曲中小提琴的裝飾滑音,讓舞者的身體語彙顯出豐富的層次感。
《惡童三部曲》中,林文中以舞者多變的手部姿態捕捉樂曲中小提琴的裝飾滑音,讓舞者的身體語彙顯出豐富的層次感。(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舞蹈

舞蹈可以這樣說話

林文中的《惡童三部曲》以純肢體舞蹈的立場出發,林文中純熟又流暢地以舞者們的肢體動作、群舞中各部門的呼應結構,讓舞蹈猶如水上行舟。顏鳳曦的《新藝術拍賣會》以劇場的語言論述劇場創作與經驗無法被複製、販賣的藝術本質,發人深省。

林文中的《惡童三部曲》以純肢體舞蹈的立場出發,林文中純熟又流暢地以舞者們的肢體動作、群舞中各部門的呼應結構,讓舞蹈猶如水上行舟。顏鳳曦的《新藝術拍賣會》以劇場的語言論述劇場創作與經驗無法被複製、販賣的藝術本質,發人深省。

林文中《惡童三部曲》

07/12/12~13  台北新舞臺

顏鳳曦《新藝術拍賣會》

07/12/15~16  台北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在台北一個週末可以看到二場精采的現代舞演出,著實是件令人興奮的事。近一、二年來,台灣的現代舞版圖似乎起了一些變化,年輕一代的編舞者逐漸嶄露頭角,為一段時期以來略顯沉悶的舞壇注入一股新的氣象。林文中和顏鳳曦是其中二位值得關注與期待的編舞者,雖然他們的風格是如此的南轅北轍。

純粹肢體的驚艷—林文中《惡童三部曲》

在紐約著名的比爾.提.瓊斯舞團(Bill T. Jones/Arnie Zane Dance Company)浸淫六年有餘的林文中,將《惡童三部曲》視為向瓊斯致敬,但也是告別其影響的作品。第一部曲〈惡童〉曾在二○○六年由舞蹈空間舞團演出;此次與該團再度合作,不僅將首部曲去蕪存菁,並加上〈影子與夢〉和〈酒傾〉二段,組成一支結構完整,但又保有各部曲間獨立氛圍的編舞佳作。

《惡童三部曲》雖取名自匈牙利女作家雅歌塔.克里斯朵夫(Agota Kristof)的同名小說,但此舞其實與其配樂柴科夫斯基第35號小提琴協奏曲的關係更為密切。以純肢體舞蹈的立場出發,林文中純熟又流暢地以舞者們的肢體動作、群舞中各部門的呼應結構,讓舞蹈猶如水上行舟,順著奔騰的音樂旋律,酣暢淋漓卻又不失細膩轉折地傾瀉而出。比爾.提.瓊斯舞團的肢體特點顯現在舞者們放鬆的上半身,以及特殊的帶有弧形韻律的手臂動作;林文中巧妙地以舞者們多變的手部姿態捕捉樂曲中小提琴的裝飾滑音,讓舞者的身體語彙在整體與細部的互動中顯出豐富的層次感。

相較於〈惡童〉快速緊密的舞蹈結構,〈影子與夢〉有著沉澱般的凝練情緒,獨舞者汪秀珊在舞台上的一道光影中舞動,簡潔的動作散發出懾人的能量。結尾的〈酒傾〉又是另一番舞蹈樣態,模擬飲酒狂歡的肢體讓舞者們似乎有了角色,也讓他們的身體多了一種放肆的精力。舞作最後,他們彎腰脫褲,將僅著彩色底褲的臀部迎向觀眾,這彷彿酩酊的舉動恰像是林文中向瓊斯致上的帶有挑釁意味之敬禮。

舞蹈劇場的犀利洞見—顏鳳曦《新藝術拍賣會》

最近亞洲藝術家的作品在國際拍賣場上價格屢創新高,面對這些天價的藝術品,不禁讓人問道:「藝術何價?」在這樣的背景下,顏鳳曦的新作《新藝術拍賣會》顯得格外發人深省。作為風乎舞雩創團二年的成果,此次「大膽創作集合」的多數作品都顯得欲語還羞,惟獨《新藝術拍賣會》透著一股洞見事物的爽快犀利。

舞作開頭,傾倒的桌椅和散置鍋碗瓢盆的空間裡,二位女舞者在觀眾眼前被噴滿膠漆,其中一位更被以黏土裹滿全身。一位時尚套裝打扮的高挑女子扮演拍賣官的角色,不斷遊走全場慫恿觀眾出價。第一號作品是顏鳳曦二○○二年與三十舞蹈劇場合作的〈料理台〉,舞台前方的螢幕上播放著舞作的影片,當拍賣官描述舞作內容時,影片被重複切割成愈來愈小的方塊,直到完全消失。一位女子發狂似地滿場奔走,試圖擺好桌椅鍋碗,彷彿要重現〈料理台〉的場景;同時,如泥塑雕像的女子開始移動,身上乾掉的黏土窸窸窣窣漸次剝落,她坐到桌子一端,似乎要扮演其中的角色,但卻一再無力地自椅上滑落。之後,她蜷匐於地上的身體被置上畫框,以「剝落」為題進行拍賣。

對比於當今視覺藝術在資本體系中商品化的價值判斷,顏鳳曦以劇場的語言論述劇場創作與經驗無法被複製、販賣的藝術本質。〈料理台〉最終沒能重建,而「剝落」作為劇場經驗的過程也在被框住的剎那失去意義。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