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人類苦難的同情與關心,是潘德瑞茨基多部作品的體現。
對人類苦難的同情與關心,是潘德瑞茨基多部作品的體現。(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重量級現代音樂大師首度訪台 潘德瑞茨基 讓NSO接受「新」挑戰

潘德瑞茨基是不僅是波蘭重量級作曲家,更是二十世紀中期以後的代表作曲家之一。他在現代音樂的地位,從被音樂評論家讚譽為「二十世紀的貝多芬」便可略窺一二。這次他應邀來台,除了將指導NSO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單簧管及法國號共六位首席演出他的作品《六重奏》,更要親自在音樂廳指揮NSO,演出貝多芬交響曲以及兩首他自己的創作。

潘德瑞茨基是不僅是波蘭重量級作曲家,更是二十世紀中期以後的代表作曲家之一。他在現代音樂的地位,從被音樂評論家讚譽為「二十世紀的貝多芬」便可略窺一二。這次他應邀來台,除了將指導NSO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單簧管及法國號共六位首席演出他的作品《六重奏》,更要親自在音樂廳指揮NSO,演出貝多芬交響曲以及兩首他自己的創作。

世紀大師與NSO—潘德瑞茨基

5/23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NSO名家室內樂系列3—超技法國號

5/24  19:30  台北國家演奏廳

INFO  02-33939888

西洋音樂史的演化中,主流音樂往往就是以強勢發展地區的音樂為主軸。在德、奧系統的主導下,弱勢的文化並非不存在,只是容易被滾滾洪流淹沒罷了。東歐藝術也不能例外,被西歐國家漠視,加上各種藝術上的實驗經常受蘇維埃政府及其他東歐國家政權打壓,要突破重圍本是困難重重。然而就在一九五○年代,一群前衛作曲家出人意表地出現在波蘭這個國家,以各式創意與優異的作品衝擊了固有的音樂潮流。一九五五到一九五六年間,新的波蘭政府反叛史達林主義之後,便開始鼓勵文化上的獨立自主,以及在電影、繪畫、戲劇與音樂上自由的藝術表達。也由於這些支持,作曲家們在當時也擁有了可供他們自由利用的優秀演奏團體與電子音樂工作室。在這樣環境之下,誕生了許多傑出的作曲家,其中最負盛名者,莫過於克里斯多夫.潘德瑞茨基(Kryzxtof Penderecki)。

擅長在作品中創造出新穎的色彩效果

潘德瑞茨基是不僅是波蘭重量級作曲家,更是二十世紀中期以後的代表作曲家之一。他在現代音樂的地位,從被音樂評論家讚譽為「二十世紀的貝多芬」便可略窺一二。他的父親是一位律師,也是一位對音樂狂熱的小提琴家,也因為父親的關係,他從小就開始學小提琴與鋼琴,也在求學時期同時研讀哲學、藝術史與文學史。優秀表現及豐富的學識使得他從一畢業後,便立刻被音樂院任命為教授。

年輕時期的潘德瑞茨基除了從魏本、布列茲等音列主義出發之外,也對其他的新創作技巧興趣濃厚,努力鑽研同時代的音樂,使他得以對各種新的創作技巧更為嫻熟。他擅長的創作手法之一就是在作品中創造出新穎的色彩效果,尤以絃樂的寫作最為頻繁。舉例來說,在早期作品《廣島受難者輓歌》Threnody:To the victims of Hiroshima之中,他特別為五十二位小、中、大、低音提琴演奏者設計了特殊的拉奏技法,包括以弓或手擊絃、用功摩擦琴橋的直角、在琴橋後方或上方運弓、用弓尾顫音、特殊的揉音等,形成了五十二個不同的聲部,此外,他還刻意將音階的概念摒除在外,使作品排除音高的角色。不使用和諧的和弦,而是以「音堆」的聚集,讓聲音發出大幅變化,甚至近似電子樂器的響聲。如結尾處將所有絃樂器各間隔四分之一音共同演奏,產生類似噴射機引擎的轟隆巨響等等。

關心人類苦難化為精湛之聲

對人類苦難的同情與關心,是潘德瑞茨基多部作品的體現,除了《廣島受難者輓歌》之外,《震怒之日》Dies irae則是對奧許維茲(Auschwitz)集中營之受害者的悼念。這兩部作品及他有名的《聖路加受難曲》St. Luke Passion中,他皆使用音堆、滑音、近似噪音與敲擊的效果、合唱團的噓氣聲、笑聲、呼喊及口哨聲所發展而出的新奇音響。詭異、淒厲、悲鳴等效果,將氣氛傳達得淋漓盡致。而他不使用特殊器具,單純用傳統樂器及人聲來創造現代感十足的新音響,也是他的作品與其他現代作曲家比起來較令人不感艱澀、具優異氣質的原因。

此外,潘德瑞茨基的樂譜相當有趣,沒有一般小節線、音高、節拍的標示,而是佈滿了各種自創的怪異符號與圖示,有時更以總譜下方標示秒數作為長度單位,整體看來不像樂譜,倒像是一幅抽象畫作。因此,想要演奏這類現代的樂曲並不容易,演奏家不僅需要先對圖示有所概念、學習作曲家譜上的意義適當地作出反應、了解作曲家想要表達的內涵,還必須違反常態地演奏新技法,或者在作曲家留白處自行發揮,可見難度相當高!

首度來台親自指揮,NSO迎接新挑戰!

潘德瑞茨基不僅是位具時代性的作曲家,他還是位優秀的指揮家。事實上,從一九七二年EMI幫他灌錄七部作品時,便可看得出蹤跡。一九八七到九○年,他更獲聘為克拉科夫愛樂(Kraków PO)的藝術總監,一九八八年更擔任北德廣播漢堡交響樂團(NDR SO, Hamburg)首席客席指揮。首度來台,除了將指導NSO鋼琴、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單簧管及法國號共六位首席演出他的作品《六重奏》Sextet for Piano, Violin, Viola, Cello, Clarinet and Horn,更要親自在音樂廳指揮NSO,演出貝多芬交響曲以及兩首他自己的創作。亞洲首演的《法國號協奏曲》Horn Concerto與節奏緊湊、表情豐富的《小交響曲》Sinfonietta per archi考驗著NSO團圓的技巧與默契。在傳統與現代經典中,讓我們見識這位經典大師的真面貌,並且期待NSO如何挑戰這艱鉅的任務,帶來「新」的聲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