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姨》以一位丈夫離家多年的母親為主角,邀來歌仔戲小旦潘麗麗(中)主演。圖為該劇排練現場。
《阿姨》以一位丈夫離家多年的母親為主角,邀來歌仔戲小旦潘麗麗(中)主演。圖為該劇排練現場。(李清照私人劇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Preview/戲劇

新生代編導魚果以「人妖」議題入戲 李清照私人劇團《阿姨》 扭轉性別污名

李清照私人劇團編導魚果的新作《阿姨》,直探「人妖」議題,一種既非男也非女,既非同性戀也非異性戀的的性別模糊、身體交界。他說,劇中角色不斷為自己的性別和面貌,翻迭製造出新的定義:男人與女人的皮相、陽剛和娘娘腔的力道、青春與衰老的樣貌,藉此凸顯各種框架的局限性。

 

李清照私人劇團編導魚果的新作《阿姨》,直探「人妖」議題,一種既非男也非女,既非同性戀也非異性戀的的性別模糊、身體交界。他說,劇中角色不斷為自己的性別和面貌,翻迭製造出新的定義:男人與女人的皮相、陽剛和娘娘腔的力道、青春與衰老的樣貌,藉此凸顯各種框架的局限性。

 

李清照私人劇團《阿姨》

7/17~19  19:30 

7/19~20  14:30 

台灣藝術教育館南海劇場

INFO  02-28581003

 

相較於上個世紀的台灣同志劇場經典,小劇場鬼才田啟元生前代表作《白水》,李清照私人劇團編導魚果的新作《阿姨》,在同性戀已不再是禁忌話題的二十一世紀,對於性別議題的操演更顯露骨大膽。打著「爽身大砲」、「青春體筋汁」的辛辣廣告用語,魚果毫不扭捏地直探「人妖」議題,一種既非男也非女,既非同性戀也非異性戀的的性別模糊、身體交界。他說,劇中角色不斷為自己的性別和面貌,翻迭製造出新的定義:男人與女人的皮相、陽剛和娘娘腔的力道、青春與衰老的樣貌,藉此凸顯各種框架的局限性,破除那些加諸的汙名、執著與不堪,「裝模作樣、矯揉造作、媚俗假仙、不男不女又如何?人是更細微而複雜的,曖昧不明處常有石破天驚之舉。」

使「人妖」一詞具有顛覆霸權秩序的動能

《阿姨》以一位丈夫離家多年的母親為主角,她這輩子僅存的一點點盼望,就是希望抱孫子,但兩個兒子又不男不女,她只好教導兩個充氣娃娃如何作個好媳婦,直到有一天她遇到已經變性的丈夫,多年羞恥與恐懼的苦撐光陰才逐漸掀開。魚果表示,「人妖」是一個「極端」的語彙,是異性戀社會強制在每個人身上烙印上性別的記號,卻又剝奪其不符異性戀法規的主體性。人妖所指涉的各類族群,便在此種語境的雙重否定下,被歧視、被邊緣化。也正是如此張力極大的否決,才讓人們覺知傷害與「恐同」加諸在我們身上的痕跡。他企圖透過操弄、扭轉與顛覆,在高度自覺的後設下,經過策略轉化,使「人妖」一詞具有顛覆霸權秩序的動能。

魚果說,所有的傷害都是來自愛,愛所導致的殘忍,誰也不忍苛責,卻最需要安撫,就像那位歇斯底里近於瘋狂的母親,她所承受的轉折與煎熬,轉化成滔滔不絕的叨叨絮絮,她悲慘的人生遭遇,讓她的愛只能無效地大量傾洩。看似離奇卻真實的情境,是魚果犀利取材日常生活中,因執著而發生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件與話語,那些直接刺傷、翻攪隱忍著無法言說的傷痛,他強調:「別忘了,我們本是相愛的。」

歌仔戲旦角潘麗麗主演,融合多元樂風

音樂天賦極高的魚果,曾經為另一位編導劉亮延的作品《白素貞》、《曹七巧》填詞譜曲,也曾獲選雲門「流浪者計畫」,前往越南採集古代藝妓表演的曲藝「籌歌」。此次他與越南裔法籍作曲家孫室安共同合作,並邀歌仔戲小旦潘麗麗主演,從極限主義、安魂曲到電子觀音舞曲,融合潘麗麗的美聲唱腔,相信將有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現。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