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巴黎夏日藝術節票券販售點,每年固定在皇家花園外廣場。(羅苑韶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在巴黎夏日藝術節 到作曲家家裡聽音樂

巴黎夏日藝術節今年昂然邁入第十九屆,依然菜色豐富多元,在劇院關門休息的暑假,巴黎人依舊可以在戶外與非正式表演場所享受藝文饗宴。像「到皮耶.昂立家待一小時」這樣的節目,讓觀眾到作曲家皮耶.昂立的家聆賞他的音樂作品,像是進入創作的殿堂膜拜,令人更有不同的感受。

巴黎夏日藝術節今年昂然邁入第十九屆,依然菜色豐富多元,在劇院關門休息的暑假,巴黎人依舊可以在戶外與非正式表演場所享受藝文饗宴。像「到皮耶.昂立家待一小時」這樣的節目,讓觀眾到作曲家皮耶.昂立的家聆賞他的音樂作品,像是進入創作的殿堂膜拜,令人更有不同的感受。

作曲家皮耶.昂立(Pierre Henry)打開家門接待你,放音樂給你聽──這是二○○八巴黎夏日藝術節(七月十五日到八月十六日)推出的一個節目,就叫「到皮耶.昂立家待一小時」。自八月四日至十五日,由於每次能接待的人數有限,主人答應每天二次,一次一小時,然後設計廿二套不同演奏曲目,皆以新作《時間之鏡》搭配其他舊作。

皮耶.昂立有著白色大鬍子、大肚子,八十歲了,持續創作電子原音音樂(以電子設備調變原音)。從上世紀五○年代的前衛角色,至今已成經典古典。他打開位在巴黎十二區的住家兼工作室,地下一層、地面三層全部開放,聽眾可自由參觀,牆上、屋角滿是既成物雕塑作品,採用電線銅線、音箱零件、鐵線圈、木頭、舞鞋、鞋、照片等等各式材料,我赫然在一座樓梯旁發現一張莫里斯.貝嘉(Maurice Béjart)年輕舞者時的照片。皮耶.昂立曾為貝嘉舞作創作音樂,兩人合作成為一頁表演藝術歷史。牆上書架除了陳列書,其餘則是大量的錄音磁帶,記上作品名和檔案年份。

在工作室中的音樂新體驗

對皮耶.昂立而言,作曲過程如同儀式。他表示,可將他的工作室視同樂器,因為這些空間形成督促他作曲的力量。他要進來聽音樂的人們,像是坐在一個很大的收音機前。皮耶.昂立表示,我要人們感受處在一個聲音空間裡,然後釋放他們的聽覺心理想像力,讓音樂感受力倍增。

每一樓層空間都擺上幾張椅子,聽眾可選擇在廚房旁的大工作桌前、書房裡、放置鋼琴的辦公室、或坐在房間的床上,聽皮耶.昂立選擇播放的音樂。我出席聆聽的音樂會,節目以《耶路撒冷》(1968)開場,在一循環式口白中有著鳥鳴蟲叫,文詞呈現方式富含宗教性。而後出現低度城市喧嘩聲,有著老人、小孩說話聲音、街上叫賣聲、車聲、鐘響等此起彼落,有聲音劇場意味。接著是《拆解》(1999)充滿大船汽笛、撞擊等聲響,木管齊奏、不同音高鐘聲,鑄鐵、金屬敲擊聲,彈撥弦後拉緊等豐富聲響。《東京2002》(1998)作品整體氣氛歡愉,在一重複性的音調和節奏裡,令人彷彿看到電子電動玩具。

《時間之鏡》來自作曲者想像在鏡中可記錄日期時間,而今寫成音樂,讓此時間試驗成真。我們聽見鋼琴、鐘和小鑼、水聲,撥亂弦樂、雷雨、鐘、中國鼓,定音鼓、動物、有音調及無音調的撞擊、風聲,驢叫、吹氣笛音、人聲梵唱等,在這之下持續有一襯底音樂,音樂給人悠遠、恆久無時間性的感受。聆聽音樂的過程,聽眾同時感受作曲家的工作室──不論是架上有形的錄音記錄或牆邊圖畫、雕塑傳達出來的氣氛,獲得一番新的音樂感受力。

紮實有料的夏日藝術宴饗

巴黎夏日藝術節今年進入第十九屆,原用意是在所有劇院夏天休館期間,為留在城裡的民眾提供藝文活動。巴黎七、八月間少雨、炎熱,為期一個月的夏日藝術節形象一向很「夏日」,在戶外搭建表演場地,或在戶外公眾場地做免費露天表演。活動地點從中心(杜樂利花園、皇家花園)到邊緣(東北運河邊上的「臨時點」、城區邊緣公園),活動力強,節目多元活潑。有崔莎.布朗(Trisha Brown)的舞蹈、凱吉(Stefan Kaegi)的活動劇場、國立大巴黎地區樂團演奏交響樂等,讓你相信絕不是裝飾性節目,廣泛涵蓋音樂、戲劇、舞蹈、馬戲、爵士、朗誦,演出團體來自法國、巴西、阿根廷、剛果、馬力、英、美、德國等,聯合在巴黎繪出一個多彩的夏天。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