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有沒有出口?迷宮中的人們如何移動、前進、發現路徑?
到底有沒有出口?迷宮中的人們如何移動、前進、發現路徑?(台北首督芭蕾舞團 提供 )
即將上場 Preview 即將上場Preview/舞蹈

台北首督芭蕾演出E化生活的制式化 賴翠霜《囲》 營造沒有出口的迷宮

從「囲」這個字的形態與字義發想,編舞家賴翠霜在舞作中營造出種種環繞的空間,探討E化生活的制式化。結合四位芭蕾舞者及四位現代舞者,她以即興創作的方式激發舞者潛能,編作出在這個沒有出口的迷宮中,人們如何自處與生存的諸般可能。

從「囲」這個字的形態與字義發想,編舞家賴翠霜在舞作中營造出種種環繞的空間,探討E化生活的制式化。結合四位芭蕾舞者及四位現代舞者,她以即興創作的方式激發舞者潛能,編作出在這個沒有出口的迷宮中,人們如何自處與生存的諸般可能。

台北首督芭蕾舞團《囲》

10/10~11  19:30

10/11~12  14:30

INFO  02-28351491

 

空間是主題,由種種的圍繞經驗開始發想。這支舞,編舞家賴翠霜先看到「囲」字的圖像概念,囲的原意即是圍繞,她聯想諸種環繞的空間:胡同、劇院、都市叢林、母體子宮內的嬰孩、大氣層圍繞的地球、蓊鬱的森林、空氣瀰漫四周、甚或生命輪迴……主意念則是現代E化生活的制式化,我們彷彿身處在沒有出口的迷宮裡,就如「囲」。

在透明壓克力道具中舞動……

賴翠霜畢業於德國福克旺大學(Folkwang Hochschule)舞蹈系,二○○七年曾應邀參加義大利米蘭國際舞蹈節Purosangue演出作品Guten Appetit;一九九九年參加德國碧娜.鮑許烏帕塔舞蹈劇場的《春之祭》演出;其間並與數個德國舞團合作,擔任自由編舞者。這次她為台北首督芭蕾舞團編創新作,結合四位芭蕾舞者及四位現代舞者,以即興創作的方式激發舞者潛能。例如出題目給舞者,讓舞者發展動作,再整合成舞;或是給予肢體動作,然後做出時間、空間、拍子、節奏等變化。

賴翠霜形容《囲》這個舞作屬於「冷系列」。在繁忙都市及電子科技的全面衝擊下,現代人從早到晚吃喝工作睡覺之作息有如機器人,賴翠霜設計出機械化的舞蹈動作,開始一日生活。壓克力道具則作為桌子、窗戶、門、空間的設置,舞者在擠壓的壓克力中慢動作旋轉,彷彿胎兒在子宮的羊水中;舞者以大幅度的動作,如風般急速吹動或漸漸緩和,就像被飽滿的空氣圍繞;而影像片段如擁擠的雞籠、櫛比鱗次的高樓大廈、身體與身體的重疊,投射在牆壁、桌上、地上、舞者身上,藉此帶出都市叢林氛圍,人們自我忙碌而分裂,反璞歸真成了遠去的夢想。

當舞者「穿上」另一個舞者……

賴翠霜在筆記中說:「在社會,裸體是違法的。面對原始的我們,竟是那麼不可能。誠實在這世界上已絕跡……如果在沒有衣服的包裝之下,是不是人人都平等,價值觀是不是也隨之不再被扭曲。」有個舞段是以一名舞者穿上一件衣服——這件衣服是另名舞者,將表皮虛榮的「衣服」代換成活生生的「身體」,由此省思著重外在的價值觀,及追索內在的真我。

到底有沒有出口?迷宮中的人們如何移動、前進、發現路徑?《囲》可以是饒富哲學興味的探索,也是身體與空間時間關係的現代情境實驗。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