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當天的第一男主角,赫比希透過NSO展現了旺盛的企圖心。
作為當天的第一男主角,赫比希透過NSO展現了旺盛的企圖心。(林鑠齊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Review/音樂

終於,我們聽到了唱片的聲音

當根特‧赫比希(Günther Herbig)站上指揮台,以《紐倫堡名歌手》序曲為國家交響樂團(NSO)二○○八/○九樂季拉開序幕時,我驚訝的不是「德意志文化之榮光」於台北再現,而是這位老先生如何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將簡文彬耗費六年所打造的NSO之聲一掃而空……。

當根特‧赫比希(Günther Herbig)站上指揮台,以《紐倫堡名歌手》序曲為國家交響樂團(NSO)二○○八/○九樂季拉開序幕時,我驚訝的不是「德意志文化之榮光」於台北再現,而是這位老先生如何能在短短的時間內,將簡文彬耗費六年所打造的NSO之聲一掃而空……。

NSO遇見大師系列─巨人的跫音

9/17  台北國家音樂廳

 

突如其來的颱風攪局,使NSO本樂季的開幕音樂會延期舉行。不僅演出當天的曲目做了更動,NSO的兩位優秀首席取代了表定的獨奏鋼琴家寇柏林(Alex Kobrin)。雖然佈達的誓詞從曲目換成卡司,新官上任的宣示意義依舊不變。

NSO的自信令人眼睛為之一亮

作為當天的第一男主角,赫比希透過NSO展現了旺盛的企圖心。《名歌手》序曲不論在主題的交織、旋律的歌唱性以及音色的飽滿度都是水準之作。從最後三個主題持續鋪排,直到攀升至最後C大調的高潮,我們發現赫比希非常敢於把樂團催到「盡泵」!不僅展現出老大師的雄辯,NSO的自信也令人眼睛為之一亮。以音響感官的光輝燦爛而言,NSO已經非常接近我們慣常聽到國外樂團在唱片中的水準。

但很可惜的在臨時更動的獨奏曲目上,兩位優秀的首席卻有失平常獨奏的水準。李宜錦當天狀況不佳,貝多芬《G大調浪漫曲》雖然保有柔媚音色與優雅身段,但在分句與節奏上卻施展不開,彷彿震懾於赫比希的氣勢而進退失據。吳庭毓仍是一派自持的穩重,將《F大調浪漫曲》演奏得造型端正,色彩濃淡調和地相當和諧,卻仍少了一分火花的驚喜與自在的優遊。直到薩拉撒特的《納瓦拉》雙小提琴協奏曲,西班牙類固醇才彷彿電擊出兩位首席的腎上腺素。雖然這是該場音樂會最不搭調的曲目,卻最能討喜看熱鬧的聽眾。

下半場的布拉姆斯《第一號交響曲》從第一樂章開始,那種「聽唱片」的感覺就更為明顯了。在鋪張堆疊一波波的高潮,赫比希頗有乃師之風。他往往在聽眾預期之外,驅使樂團在崩潰的邊緣將能量作重複的「再爆發」。尤其終樂章結尾,指揮在積蓄能量後為避免樂團提早崩盤,以加速度縮短了張力爆發的波間,現場聽來確有其獨到之處。唯一遺憾的是旋律的流暢度,赫比希沒有做出與架構並轡的生花妙筆,而團員的失誤在此也明顯比上半場增加許多。因此,布拉姆斯令人詬病的旋律性弱點在此被過分的放大。或許,赫比希統御著NSO帶來了理直氣壯的交響曲,但零碎的片段卻沒能串起一個血肉飽滿的布拉姆斯。

國產頂級房車換上一顆來自巴伐利亞的雄渾引擎

其實冷靜地思考,簡文彬的「NSO之聲」並沒有在赫比希的「唱片之聲」中灰飛湮滅。相反的,在老先生飽滿雄厚卻又精密計算的音色之下,無論是樂團的紀律、織體的清晰、反應的速度以及能量的蘊含,處處都是簡文彬與NSO耗費六年的心血結晶。赫比希的君臨,猶如為一台國產的頂級房車,換上一顆來自巴伐利亞藍白相間的雄渾引擎。

是以,儘管當晚這個「加強版NSO」的狀況起伏不定,團員的士氣或許也因為票房不佳而打了折扣。但對於聽眾而言,NSO這個以德奧經典曲目作為主軸的樂季,卻是個相當難得的機會。因為我們終於可以走進音樂廳,親耳聆賞那些唱片裡的聲音。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