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中角色關係不夠說服觀眾的地方,也在於「奧賽羅太小了」以及「伊阿苟太好了」。
劇中角色關係不夠說服觀眾的地方,也在於「奧賽羅太小了」以及「伊阿苟太好了」。(許斌 攝)
演出評論 Review 演出評論Preview/戲劇

愛與不愛,大小是個問題

這段始於仰慕終於謀殺的愛情,始終無法有力地說服觀眾:我是如此地愛她以致不得不殺了她。因為這段愛情缺乏說服力,以至於奧賽羅從吃味、嫉妒到怒火中燒的動機缺乏有力的支持。

這段始於仰慕終於謀殺的愛情,始終無法有力地說服觀眾:我是如此地愛她以致不得不殺了她。因為這段愛情缺乏說服力,以至於奧賽羅從吃味、嫉妒到怒火中燒的動機缺乏有力的支持。

果陀劇場《針鋒對決—Othello》

8/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八月底,我與許多劇場同好一起參與《針峰對決》在高雄的首演。心中有股難掩的興奮,因為很少遇到在高雄首演的大戲。一如往常,我們魚貫入場,期待燈亮。

中場休息時,我有些恍神,直覺告訴我這不是齣令人感動的戲,但理智卻不忘提醒:這麼多大人物,怎麼可能會不好看?如同保羅.帕茲(Paul Potts)第二次開口演唱,大家都知道他的歌聲足以讓人落淚,於是提著淚水進去當觀眾,卻一點感動也擠不出來。

奧賽羅太小了,伊阿苟太好了

演員謝幕時,我觀察周遭觀眾的反應,很少有戲的評價如此兩極,喜歡的人起立鼓掌,質疑的人坐著納悶,而我是屬於看完戲後感到空虛的人。如果問我花了一千八百塊看戲,希望看到什麼?我會回答,我需要一點能感動人心的東西出現。

觀眾散場之後,與幾位劇場人談起觀戲過程,發覺我們都抱著太高的期望。

我個人非常喜歡這次的舞台設計,基里柯(Giorgio de Chirico)的神秘與夢幻並存,提供給此劇一股生命活泉,服裝設計讓人覺得舒服,燈光對我而言顏色有點複雜,但也可以接受。

是劇本的問題?結構不完整?台詞不夠順口?節奏不夠緊湊?當一切可能的原因都被排除之後,我發現問題的癥結出自於劇中主要角色的關係。

劇中角色關係不夠說服觀眾的地方在於:該相愛的人不夠相愛,奧賽羅太小了以及伊阿苟太好了。

要說服觀眾年輕貌美的苔絲迪夢娜愛上父執輩的奧賽羅需要一點時間,因為他們的眼中不容許有一絲雜質的愛情正是這齣戲的導火線。這段始於仰慕終於謀殺的愛情,始終無法有力地說服觀眾:我是如此地愛她以致不得不殺了她。因為這段愛情缺乏說服力,以至於奧賽羅從吃味、嫉妒到怒火中燒的動機缺乏有力的支持。

所有演員應該都知道在不同場地表演需要不同的能量,電視、電影與劇場需要使的力不同,受限於觀眾席,在劇場裡演出所需要的能量勢必要大很多。奧賽羅雖然身為一位在白人堆裡求生存的黑人,但他畢竟是一位身經百戰的將軍,言談舉止中應該要有領導者的風範與氣度,他的不安自卑是藏在威風凜凜的斗蓬下,不經意地洩漏出來,先是一點,再是一滴,最後累積至潰堤,他的不安與自卑需要很豐富的層次來展現。要用很大的能量才能在劇場裡展現奧賽羅的威風凜凜,並非大聲疾呼扯破喉嚨說話,但舞台上的將軍與電視劇裡的宰相是不能相提並論的。首演當天,我彷彿看到一位已婚的哈姆雷特。

真正的愛情與嫉妒,尚未被精煉出來

我很欣賞伊阿苟用輕而易舉的方式挑撥並造成這麼一場大悲劇,但是他可以更壞一點,時而算計、時而任性的散播詭計中的病毒,尤其是當他懷疑妻子愛米莉雅不忠於他時,那股男人的嫉妒正好對比了自己設計給奧賽羅的陷阱。這是何等的奇恥大辱,當那朵綠雲飄到自己的頭上時,無論是奧賽羅或是伊阿苟,都會有相同的反應,但這件事情發生在伊阿苟身上,感覺似乎沒起什麼大變化。

另外關於引起許多討論的「去東方化」化妝術,我的看法是,如果花這麼多的時間與金錢在去掉兩位主要演員身上東方人的外表特徵是必須的動作,如果需要寫實到錙銖必較的地步,請將場上所有演員皆「去東方化」,這樣才合理不是嗎?

綜合以上論點,我認為這齣戲被過度的包裝,真正的愛情與嫉妒,莎士比亞劇本至今還能感動人心之處,尚未被精煉出來。換言之,劇中角色的「真誠」度令人懷疑,於是在首演的那天晚上,我們沒有被感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