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作《小》的調性從壓迫窒悶、雨過天青、到明朗希望。
舞作《小》的調性從壓迫窒悶、雨過天青、到明朗希望。(林文中舞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回歸純淨樸素的創團首演

林文中新作《小》 在困窘中發現新境界

創作《惡童》三部曲令國人印象深刻的編舞家林文中,離開美國比爾.提.瓊斯舞團,選擇返台創立同名舞團,推出創團演出《小》。期待舞團是樸實、認真、用身體與舞蹈即能說話的團體,林文中花一年多時間磨出《小》,將以最小與最少的元素,將舞蹈從炫技與形式,拉回到肉體與人性。

創作《惡童》三部曲令國人印象深刻的編舞家林文中,離開美國比爾.提.瓊斯舞團,選擇返台創立同名舞團,推出創團演出《小》。期待舞團是樸實、認真、用身體與舞蹈即能說話的團體,林文中花一年多時間磨出《小》,將以最小與最少的元素,將舞蹈從炫技與形式,拉回到肉體與人性。

林文中舞團創團首演《小》

2008/12/18~21  19:30 

2008/12/20~21  14:30 

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INFO  02-25339875

歷經《惡童》三部曲的傾力揮灑狂飆戲謔,將在比爾.提.瓊斯舞團所習的一身舞學淋漓使盡之後,林文中的下一步是什麼?一年前,叛逆的火光勁射舞台,今年,他成立舞團舉行創團首演,不來個石破天驚,卻是簡單、純淨、樸素的舞作《小》:三米乘以三米的微型舞台、白色的牆面和地板、囚禁舞者的狹小空間、人與人近距離的摩擦和味道……彷彿日本室內設計的舞台視覺,簡練而精緻的身體表現,林文中用最小與最少的元素,將舞蹈從炫技與形式,拉回到肉體與人性。

從侷促隱閉的困窘出發

在狹窄隱閉的空間內,困窘——林文中從此出發,發展「瓶中人」肢體。「把舞者放到瓶子裡會做什麼動作?」林文中問。舞者撞、跳、縮、像水被傾倒出來,又如培養皿理的細菌和蜉蝣生物爬行蠕動,彼此探觸,爬行時沒有手,以頭和身體發展動作之原始生物想像。對於空間,也有著界定與爭奪,當天空落下,當牆壁橫檔,壓縮與暴烈扭轉出肢體線條。而味道,嗅覺,是另一種在近距離中生發的感官,舞蹈如何表現「味道」?林文中以具性暗示的親密動作與非舞蹈動作來示意,以呼吸與節奏帶引,探索舞者之間可以如何私密,測試舞者的限度和自由度。在閉鎖的環境中,時而擁擠衝突,但當大部分人離開、獨留一人時,又是另種空虛感。音樂是優美的,平衡著關於「小」的種種侷促蠕動,「我還是有浪漫主義性格。」林文中笑說。大眾文化中的小明星商品是什麼?公仔,人類情感中具體而微的寄託,亦在《小》中呈現,擬仿公仔動作置入身體質感中,潤滑了局限與衝突。

成立舞團期待更多思考與感動

舞作調性從壓迫窒悶、雨過天青、到明朗希望,林文中認為身處《小》中的希望在於跳脫現實的想像力,例如將人體動作「非人化」,或者將日常動作轉化、誇張化,讓人感覺到肌肉扭曲、鑽折,活生生的身體存在感。林文中將舞團定位為樸實、認真、用身體與舞蹈即能說話的團體。他說:「將舞蹈變成藝術,不會僅是『湊動人』(拼湊舞蹈動作的人),而是希望思考多一些,感動多一些。」這個作品獲得羅曼菲舞蹈獎助金的補助,一年多來的創作排練,林文中形容自己有如烏龜,慢慢地磨,埋頭苦幹。在「大」與「多」之外,如何從「小」與「少」中發現不一樣的況味?這是個再真實不過的嘗試。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