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波士頓交響音樂廳不僅是波士頓市民的音樂中心,也是美國最早的專業音樂廳,更是當今世界上音響效果最好的三個音樂廳之一。(張超然 攝)
藝遊在他方

古色古香的聽覺饗宴─波士頓交響音樂廳

波士頓交響音樂廳,是美國最早的專業音樂廳,更可說是世界上音響效果最好的三個音樂廳之一。而波士頓交響樂團則是美國極佳的管絃樂團之一,其水準甚至和「芝加哥交響樂團」、「紐約愛樂」難分軒輊,被評選為美國最好的五大樂團之一。

波士頓交響音樂廳,是美國最早的專業音樂廳,更可說是世界上音響效果最好的三個音樂廳之一。而波士頓交響樂團則是美國極佳的管絃樂團之一,其水準甚至和「芝加哥交響樂團」、「紐約愛樂」難分軒輊,被評選為美國最好的五大樂團之一。

十九世紀時,波士頓的城市規模已達到相當的發展,但一直缺乏一個專業、規模夠大、交通方便的音樂廳,也無法讓城市的管絃樂團有個音響效果較好的演出地點,而在這個背景下,波士頓政府便於一九○○年時,著手設計並建造了波士頓交響音樂廳(Boston Symphony Hall),它不僅是波士頓市民的音樂中心,也是美國最早的專業音樂廳,更是當今世界上音響效果最好的三個音樂廳之一(其他兩廳則分別座落於歐洲的維也納和阿姆斯特丹)。

溫暖的殘響  不影響音樂清晰度

修建一個音樂廳不僅要整合建築學、公共空間的使用,甚至必須考慮到居民消費能力等,其重點也在於設計適當的音響空間(這些影響包括聲音的傳送、殘響長度、不同音域的反射等條件)。這些聲音的表現雖然有科學上的驗證,但實際運作時卻不容易達到完美。例如,若聲音的殘響(reverb)太長,樂團的聲音會模糊;殘響太短,絃樂聲音則顯得乾澀而不平順、不飽滿。而音樂廳的空間與材質其實也像樂器一樣,其音響反應會隨著年歲而改變,特別是木質地板對於共鳴有很大的影響。這或許也可以說明,即使有了最現代的測量儀器與設計,世界上最好的音樂廳還是那些經過歲月沉澱與洗禮的。

就音響而言,指揮家卡拉揚認為它略比一般音樂廳短一點點的殘響,讓音樂的效果更好。的確,這個音樂廳具有溫暖的殘響,但它的長度與音域的比例讓即使是最厚實的管絃樂,或者複雜的聲部對位還是保有很好的清晰度,聽者可以清楚地分辨每個聲部(假設樂團夠好的話)。就我個人的經驗,台北的國家音樂廳由於寬廣,視覺上很舒適,但殘響偏長、聲音的清晰度就和波士頓交響音樂廳有一些差距。

空間適中  融合巴洛克風格與現代感

由於是公共空間,也是經濟活動的一部分,音樂廳的大小也要顧及市民。波士頓交響音樂廳的大小對於市民與樂團兩方的需求,必須呈現恰到好處的折衷:並不會不夠大,而讓市民無法參與或導致票價太高;也不會大而無當,產生音量不足的問題;更不會發生除了管絃樂外,不適合其他音樂形式演出的窘境。波士頓音樂廳的設計長寬高大約為38、23、18.6公尺,大致符合Hi-Fi音響者所追求的長方型聆聽空間,並且有非常高的天花板。它的舞台深處和多數音樂廳一樣,有一台龐大的管風琴,並且面對觀眾呈現弧狀的凹形,讓聲音反射、集中。由於位處波士頓的市中心,為了有良好的隔音,建築材料採用紅磚與鋼鐵;但為了有好的音響效果,地板則是木質地板,搭配偏薄且可以適時更換的地毯。視覺上,波士頓交響音樂廳並不像一般歐洲音樂廳有著太多的雕刻與裝飾,也不像亞洲新的音樂廳那樣,具有強烈的現代感,而是介於裝飾繁複的巴洛克與簡潔的現代風格之間,僅因時間的推移,而讓音樂廳的有著淡淡的古典氣質。

另外,雖然波士頓交響音樂廳的建築似乎有點不起眼,這和它的盛名、內部的音響效果以及樂團水準的確有些不匹配。當初的建築設計家Charles McKim、William Mead等人可能沒想到後來市政的發展(加上老都市大多缺乏整體規劃),兩旁沒有像台北的國家音樂廳那樣的寬闊廣場,顯得有些局限。更奇怪的是,原來的音樂廳正面變成較小的地下道路,側面卻開了車水馬龍的大路,於是側面的入口反而變成了正門。就國人的風水觀,似乎是大大的不吉,唯有剛好位於地鐵出口旁,算是相當方便。至於其紅磚的建築倒是符合新英格蘭的風格,沒有歐洲音樂廳那種雕琢的希臘風格,也不是亞洲新音樂廳的現代感,有的是一點屬於美國式的實用與樸素的質感。

座位的選擇  影響演出精采度

波士頓音樂廳共分三層,最多可容納大約二千六百個座位,不過視每次表演樂團的需要,會調整舞台,因而有座位總數的改變,另外也設置了殘障者的行動服務與特別位置。一般而言,音樂廳最貴的位置都是一樓前方的座位,在那裡可以清楚看到表演者的一舉一動、足夠的直接音量,以及清楚的聲音相位,波士頓交響音樂廳也不例外,票價大致和座位離舞台的距離成反比。不過我個人最喜歡的是二樓的前方包廂,特別是右方靠大提琴的位置(假設樂團用常見的編制)。在那裡可以非常清楚聽到整個樂團,特別是小提琴聲部,也可以清楚「看到」指揮的神情動作,以及與樂手的互動。一樓前方的位置固然可以看到全場,並且聲音的立體感更清楚,但實際上,絃樂器聲音上揚再反射的效果就差了些,更不用提高昂的票價了。

此外,一樓分成前後兩半:前半部再從左至右分成四個部分,基本上左右兩邊的位置不太建議,因為視角與聲音的相位差了些;後半部則分成三個部分,但最後大約八排的座席非常不建議,因為不但距離太遠,且上層地板變成了天花板,阻擋了反射聲音的傳達,在音量和音質上都打了折扣。有一回我去聽了理查.史特勞斯的交響詩《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Also sprach Zarathustra, op.30,原本預期那旭日東升的音樂將震撼身上的每一絲毛髮,結果卻因為最差的二樓位置,像是戴上太陽眼鏡觀看被雲層遮住的日出,變成五十瓦燈泡嘶嘶閃動一般……效果遠不如預期,徒然毀了一場好演出,所以若風塵僕僕到了波士頓交響音樂廳,可千萬別為了省點錢,反而錯失了一場精采的演出!

雖然三樓的票價是最低的,但懂得門道的人往往會選三樓包廂。不論是前方兩旁、或是後面中間的包廂,都被許多音樂家、愛樂常客視為聲音最優良的位置,其搭配低廉的價格,更是物超所值的公開祕密。

當然,儘管整體的音響效果很好,波士頓交響音樂廳也不是全然無缺點。為了維持長方形的音場,舞台大小相較於其他新建的音樂廳,就顯得狹窄了些。當有大型樂團或馬勒之類的曲目時,就必須將前排座椅移除,舞台往前方延伸,有時顯得相當擁擠。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