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現在的艾靈頓公爵大樂團由老艾靈頓的孫子保羅.艾靈頓率領,承襲了祖父的求變創新精神。(牛耳藝術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與艾靈頓公爵一起搖擺吧!

孫子保羅領軍 艾靈頓公爵大樂團熱力訪台

一九二○年代的搖擺爵士大樂團領班中,最為人熟悉的,恐怕就是那位舉止優雅、談吐高尚的艾靈頓公爵了。他有著「公爵」的藝名一點也不為過,雖然出身黑人階層,卻因為永遠光鮮的打扮與風度,透露著貴族氣息。超過半世紀的創作,多項獎項的肯定,已經是爵士樂史上的超級典範。由他成立的「艾靈頓公爵大樂團」,將在其孫子保羅.艾靈頓的率領下訪台演出,帶來魅力十足的搖擺風情。

一九二○年代的搖擺爵士大樂團領班中,最為人熟悉的,恐怕就是那位舉止優雅、談吐高尚的艾靈頓公爵了。他有著「公爵」的藝名一點也不為過,雖然出身黑人階層,卻因為永遠光鮮的打扮與風度,透露著貴族氣息。超過半世紀的創作,多項獎項的肯定,已經是爵士樂史上的超級典範。由他成立的「艾靈頓公爵大樂團」,將在其孫子保羅.艾靈頓的率領下訪台演出,帶來魅力十足的搖擺風情。

2009Jazz All Stars—艾靈頓公爵大樂團

5/26  19:30  台北國家音樂廳

INFO  02-66369168

全球經濟大蕭條時代,一九二九到一九四一年,股市一瀉千里,超過五千人失業,經濟倒退二、三十年。在那最黑暗的時代,卻產生了一種明亮的聲音,撫慰者失意人的內心,讓世界忘記痛苦、一起跟著「搖擺」!

一九二○年代的搖擺爵士大樂團領班中,最為人熟悉的,恐怕就是舉止優雅、談吐高尚的艾靈頓公爵(Edward Kennedy Ellington,1899-1974)了。雖然出身黑人階層,卻因為永遠光鮮的打扮與風度,透露著貴族氣息;而本人贏得十三次葛萊美大獎、葛萊美終身成就獎、普立茲獎、美國總統自由勳章、法國騎士勳章,並且成為美國紀念郵票人物以及美國硬幣上第一位非裔美籍主角,這樣的地位與「公爵」封號可謂名副其實。

創作歌曲難以計數,領袖魅力令人迷醉

身為作曲家,艾靈頓公爵超過半世紀的創作力豐沛驚人,除了搖擺樂曲外,從電影、電影主題曲、芭蕾舞、戲劇、音樂劇配樂,而且還跨越異國疆界,晚年作品更富宗教色彩與福音詩歌。在基本的爵士演奏曲中,艾靈頓公爵是首先打破七十八轉唱片所造成的「三分鐘聲響界限」,寫出具有相當長度作品的爵士作曲家之一。他的一生到底寫了幾千首歌曲,沒有人可以確切地統計出來,而成為經典傳世的作品,也達到了數百首之多。

艾靈頓相當有生意頭腦。十八歲時,曾得到在華盛頓特區舉辦個人音樂會的機會,即明智地在電話號碼簿的黃頁上刊登了最大幅的廣告。這種新的宣傳方式,讓很多人「未聞其聲」就已經對這位名叫艾靈頓的年輕人有了印象。而在當時最著名的「棉花俱樂部」獲得了永久演出地點時,也是透過錄製的廣播節目向全國播出,拜媒體之賜,以及為歌舞表演創作的良好機會,使得艾靈頓公爵迅速地成為當時最受歡迎的爵士藝人。

「我的樂隊就是我的樂器」艾靈頓曾經這麼說過,「在寫的時候,你必須為某個人設想,我知道狡猾山姆(Tricky Sam)吹奏長號的功力和優點,也知道勞倫斯.布朗(Lawrence Brown)吹奏長號的功力和優點,而他們是不一樣的!」他也說自己創作時「並沒有固定的程序,大部分的時候我自己寫曲和編曲,有時候我寫曲,樂隊成員和我一塊兒編曲,當我們一起工作的時候,某一個人可能會有些想法,並且用自己的樂器演奏出來。另一個人可能會加點東西上去,這樣我們得到一些成。也許有人會來一段疊奏然後問:『你們覺得怎麼樣?』」不吝提攜新人、重視每個成員的長才與發揮的空間,加上自我創新的迷人丰采,使得夥伴們甘心追隨他數十年。

不可置信的是,公爵並沒有受過正式的音樂教育!也就因為這樣,讓他更貼近每個樂器,細細琢磨,勇於實驗樂器的音質音色,又能夠將黑人生活經驗以鋼琴彈奏出來,令人備感親切之外又不得不折服。「叢林風格」(Jungle Style)就是他們混合大量非洲節奏元素帶動樂曲能量所創立的招牌。起一個好的開頭,再讓團員們自由對應,樂團的每一首曲子,都是在貫徹艾靈頓本人的意念!

家族基因代代傳,孫子帶團來台灣

虎父無犬子,老艾靈頓的兒子梅瑟也不是省油的燈,就讀哥倫比亞大學、茱莉亞音樂學院,不僅是位小號手、也曾經做過DJ、Della Reese唱片公司音樂總監,帶過自己的樂團,從十八歲起就幫父親寫了第一首曲子〈Pigeons and Peppers〉,他的作品如〈Things Ain't What They Used to Be〉〈Jumpin' Punkins〉、〈Moon Mist〉及〈Blue Serge〉也都成了爵士經典之作。公爵最小的孫子保羅,對鋼琴、打擊、小號都有興趣,直到梅瑟語重心長地告訴他:「兒子,這一切都是你的,你要保證它繼續下去!」意識到責任的保羅,從此立志專注於鋼琴的才華上。梅瑟死後,保羅原想接手,但聽到的卻只是“Shut up”與“Listen”,直到為其他樂團的創作在林肯中心的費雪廳發表得到熱烈回應後,才順利被接受。

〈Take The A Train〉、〈Mood Indigo〉、〈It Don't Mean A Thing (If It Ain't Got That Swing)〉……久聞其名的艾靈頓公爵大樂團即將由保羅.艾靈頓領著經典曲目來台!只不過,老艾靈頓過世後,樂團的「味道」會不會改變?要說不變,公爵本身的不斷創新及樂手的世代更替,它的風格其實推陳出新;要說變了,子孫兩個世代直系的傳承,卻穩固如昔。也許是對家族的情感流露吧,老公爵曾說“They are all wonderful...and I love them”能夠詮釋艾靈頓的,唯有艾靈頓!

劇本書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那個「沒有搖擺就沒有爵士」的大樂團時代

「沒有搖擺就沒有爵士」(It Don’t Mean A Thing,If It Ain’t Got That Swing),這是艾靈頓大樂團第一張令人心醉的錄音專輯中的一首歌名,也為了一九三五年到一九四五年間的「搖擺樂年代」做了最佳的印證,那風靡的程度與重要性,就如同一九五○年代的搖滾樂團一般。

自從美國撤銷禁酒令之後,原本數量就相當多的舞廳更為蓬勃發展,小樂團的聲響已經不足以帶動大型舞廳的氣氛,十四、五個演奏者組成的爵士大樂團宏亮的聲響因此流行。典型的搖擺樂團可以分為三個部分──薩克斯風組(三到五人,其中有些人也負責演奏單簧管)、銅管樂器組(小號長號各四或五人)和節奏組(鋼琴、打擊樂器、吉他和低音提琴)。當然一個這麼龐大規模的樂團沒有辦法在演奏中大量的即興,事先作曲與編曲逐漸變得必要,因此創作者自然變成樂團中的重要靈魂。而由於主要的旋律常伴隨著薩克斯風所演奏的持續和弦,編曲者也常利用銅管樂器和薩克斯風快速交替的疊奏來製造音樂的張力和興奮感,薩克斯風就在這年代躍升為最重要的獨奏樂器之一。(李秋玫)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