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牡丹亭》的〈幽媾〉邀請台灣崑曲巾生楊汗如(右)和陳美蘭(左)再度攜手。(國立國光劇團 提供)
編輯精選 PAR Choice

不扮鬼作瘋,你哪知京劇的厲害?!

回歸傳統爐香 國光劇團搬演「鬼.瘋」經典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鬼.瘋」系列精選數齣「鬼戲」與「瘋戲」的代表性劇目,不論是「疑心生暗鬼」或「真實」的人鬼交流,不管是「真瘋」或「裝瘋」,一方面強調劇情與演員內在真實情感的出發,一方面更藉由劇中角色在「不正常的精神狀態」下,演員如何以唱念做打對應詮釋,來突顯京劇的表演藝術之美。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表示,「鬼.瘋」系列精選數齣「鬼戲」與「瘋戲」的代表性劇目,不論是「疑心生暗鬼」或「真實」的人鬼交流,不管是「真瘋」或「裝瘋」,一方面強調劇情與演員內在真實情感的出發,一方面更藉由劇中角色在「不正常的精神狀態」下,演員如何以唱念做打對應詮釋,來突顯京劇的表演藝術之美。

國光劇團「鬼.瘋」

《烏龍院》

5/1  19:30 

《李慧娘》

5/2  14:30 

《鍾馗嫁妹》《牡丹亭.幽媾》《宇宙鋒》

5/2  19:30 

《伐子都》《瓊林宴》

5/3  14:30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INFO  02-29383567

少了傳統京劇的唱唸做打,京劇還是京劇嗎?美國視覺劇場大師羅伯.威爾森與國光劇團跨界合作的《歐蘭朵》,全然擺脫戲曲表演的程式包袱,卻也錯過了中國傳統文化最重要的精髓,讓藝術總監王安祈大為扼腕,不諱言「在《歐蘭朵》排演過程中,死了傳統京劇的唱唸做打」!

演鬼演瘋,考驗演員功夫厚實度

在這樣的心聲催化之下,國光劇團決定歸返傳統京劇本位,五月將於城市舞台推出經典老戲「鬼.瘋」系列,要讓觀眾看到紮紮實實的京劇身段。王安祈表示,「鬼.瘋」系列精選數齣「鬼戲」與「瘋戲」的代表性劇目,不論是「疑心生暗鬼」或「真實」的人鬼交流,不管是「真瘋」或「裝瘋」,一方面強調劇情與演員內在真實情感的出發,一方面更藉由劇中角色在「不正常的精神狀態」下,演員如何以唱念做打對應詮釋,來突顯京劇的表演藝術之美,觀眾將可以欣賞到「水袖」、「甩髮」、「噴火」、「搶背」、「吊毛」、「倒翅虎」等高難度的程式表演,儼然是更一處考驗演員功夫厚實度的競技場。

「從廣義的角度來看,每兩人大概就有一人的精神有些問題;真實人生如是,戲劇亦然。」任教於陽明醫藥大學的作家張曉風說,精神疾病一直以來都是文學中所關注的話題,東西方文化中,「瘋子」一般的角色更是從未缺席。在東方,因狂草而聞名的書法家張癲,以及民間故事中不斷傳頌的濟癲,都被染上了浪漫的傳奇色彩。西方則以莎士比亞的名悲劇《哈姆雷特》為瘋戲之濫觴,哈姆雷特的裝瘋及奧菲莉亞之真瘋,亦替這部悲劇灌注了沉重但激昂的生命力。

張曉風強調,自古以來,文學家與藝術家對瘋狂的探討從未停歇,似乎透過在理智與瘋狂一線之隔來回擺盪的反覆辯證,真實的世界樣貌才得以澄澈浮現。

三天四場,新秀老將同台飆戲

「鬼.瘋」安排三天四場不同劇目的演出。第一天登場的《烏龍院》有兩個折子,其中〈活捉〉一折特邀「台北新劇團」中以蹺功見長的花旦黃宇琳,偕同國光劇團丑角陳清河,演出宋江與閻惜姣之間的三角情殺。第二天午場排出的《李慧娘》曾讓當年才國小六年級的王安祈感動落淚,今次演出特邀旅美崑曲小生溫宇航出演裴舜卿一角,程派青衣王耀星飾演李慧娘,當家老生唐文華特別出演賈似道。晚場《宇宙峰》則為魏海敏於《歐蘭朵》中解放自我京劇身段之後,回歸戲曲傳統、延續「梅派傳人」、挑戰梅蘭芳代表作之經典;《鍾馗嫁妹》有裴艷玲版本加持;《牡丹亭》的〈幽媾〉則邀請台灣崑曲巾生楊汗如和陳美蘭再度攜手。第三天演出有「東方馬克白」之稱《伐子都》;壓軸的《瓊林宴》則是唐文華的重頭戲。新秀老將同台飆戲,在京劇武功大展之外,還要你看見掙扎於瘋狂理智界線之間的真理思辯。

PAR特展風景書店5.5-6.24廣告圖片
PAR風景書店特展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鬼戲瘋戲  東西劇場都愛

在東方,鬼戲排行榜冠軍當屬明代傳奇作家湯顯祖的《牡丹亭》,原名《還魂記》,故事以杜麗娘在夢中與書生柳夢梅相愛,夢醒幻覺破滅,抑鬱而死;而後赴京趕考之柳夢梅尋獲杜麗娘之畫像,杜麗娘化為鬼魂歸來,兩人經過一番掙扎後終成眷屬。台灣民間故事中,《林投姐》堪稱鬼戲代表,流傳的兩個版本中,較廣受「歡迎」的是「負心漢」版本,周亞思騙取李昭娘財產,獲利後逃至汕頭另娶新妻,受騙仍癡心等待的李昭娘最後上吊於林投樹,化作鬼魂,魂魄不散。瘋戲中,同樣根據台灣民間真實故事改編《瘋女十八年》,描述一名嫁給有錢少爺的女子遭夫家嫌棄,生下孩子後即被拋棄,而後悲痛發瘋,緊攫布娃娃視之為自己的孩子,瘋狂了十八年後抑鬱而死。

在西方,莎士比亞寫出不少裝瘋搞鬼的經典劇目,如《哈姆雷特》中,王子哈姆雷特的父親曾以鬼魂形式回歸,告知其叔父正為弒殺他的兇手。雖然曾有人分析此亦有可能為哈姆雷特因仇恨所誕生之幻覺症狀,但不可否認的是此劇中所存在的鬼魂元素。此外,哈姆雷特的裝瘋復讎計畫,連帶的使得愛人奧菲莉亞精神錯亂,最後投水而亡,「瘋狂」是推動全劇的關鍵。《馬克白》中馬克白的瘋狂,究竟女巫們的預言為真,抑或是對馬克白的心理操縱?若為後者,則馬克白因此而殺死鄧肯與班柯,則可視為心理被操控之後的瘋狂行為。另外,馬克白夫人的夢遊、拼命想要洗掉手上的血跡的異常行徑,亦可作為精神疾病分析。(施舜翔)

台北光點-文學影展5/6-6/2廣告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