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傑克曼與丹尼爾.克雷格在A Steady Rain飾演兩個芝加哥警察,未演先轟動。
休.傑克曼與丹尼爾.克雷格在A Steady Rain飾演兩個芝加哥警察,未演先轟動。(Greg Williams 攝)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紐約:百老匯之秋 好萊塢星光璀璨

二○○九年秋季,話劇掛帥,其中又以明星戲碼最被看好。好萊塢明星,借百老匯來充實自己的履歷表;百老匯捉星光來賣有語言限制的話劇票,行之有年。新季最閃亮的星光,莫過於「金剛狼」休.傑克曼、「現任○○七」丹尼爾.克雷格和裘.德洛。狼人和○○七搖身一變,在A Steady Rain飾演兩個芝加哥警察;裘.德洛花邊新聞超過電影事業,演出《哈姆雷特》似乎有點想借百老匯翻身的味道。

二○○九年秋季,話劇掛帥,其中又以明星戲碼最被看好。好萊塢明星,借百老匯來充實自己的履歷表;百老匯捉星光來賣有語言限制的話劇票,行之有年。新季最閃亮的星光,莫過於「金剛狼」休.傑克曼、「現任○○七」丹尼爾.克雷格和裘.德洛。狼人和○○七搖身一變,在A Steady Rain飾演兩個芝加哥警察;裘.德洛花邊新聞超過電影事業,演出《哈姆雷特》似乎有點想借百老匯翻身的味道。

才是一月初,當十三個百老匯音樂劇和話劇紛紛停演之際,紐約劇場界彌漫著的是一片世界末日的低迷論調。然而到了五月底,就傳出好消息﹕二○○八/○九季度的九億四千三百三十萬元盈收,創下有史以來最好的紀錄。

如今回想,有人說悲觀是誇大其辭,因為當時停演的節目,有的是應景秀,如Irving Berlin’s White Christmas,有的是原本就有檔期限制的如All My SonsLiza’s at the Palace。但也有人指出,在最高的盈收之下,隱藏的是付錢觀眾數下跌1%的警報。總之經濟不景氣倒底對百老匯有多少影響,是不會有定論的。套句老話「戲總是要繼續演下去!」九月開始,注意力馬上就轉移到那些是新季最值得一看的戲碼上。

明星加持,話劇引人矚目

二○○九年秋季,舞台劇(Play)掛帥,其中又以明星戲碼最被看好。好萊塢明星,借百老匯來充實自己的履歷表;百老匯捉星光來賣有語言限制的戲票,行之有年。新季最閃亮的星光,莫過於「金剛狼」休.傑克曼(Hugh Jackman)、「現任○○七」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和裘.德洛(Jude Law)。

狼人和○○七搖身一變,在A Steady Rain飾演兩個芝加哥警察,未演先轟動,打響劇作家Keith Huff的第一個百老匯作品。

裘.德洛花邊新聞超過電影事業,演出《哈姆雷特》似乎有點想借百老匯翻身的味道。不過就如大部分英國演員一樣,他也有古典劇場的訓練。之前在倫敦演出,公論似乎是:他雖然不是勞倫斯.奧利佛或理察.波頓,但也沒讓莎士比亞丟臉。如果沒有明星參一腳,百老匯是不會讓這個英語劇場的祖師爺出場的,所以說來戲迷還得感謝裘.德洛才是。

外百老匯也有一齣引人矚目的莎劇《奧塞羅》。演大壞蛋依亞哥(Iago)的菲利浦.西摩.霍夫曼(Philip Seymour Hoffman)也是奧斯卡影帝但不算是一線紅星,但因為他始終沒有忘情劇場,很得紐約觀眾的緣。導演是美國劇場的「壞小子」彼得.謝勒斯(Peter Sellars),政治引射大概少不了。

不讓莎翁專美於前,今天的劇作家也有新作希望能變成明日的經典。把粗口當petameter來用的大衛.馬密(David Mamet)有兩部戲上演。學生告老師性騷擾的Oleanna是一九九二年以來首次搬上百老匯,他還要自編自導新作Race。以August: Osage County載譽滿身的Tracy Letts,新作Superior Donuts縮小格局,借用甜圈圈店裡的一老一少來呈現芝加哥的切片。

音樂劇乏善可陳,大作稀少多為小品

相比之下,本季的音樂劇(Musical)就有點乏善可陳。應該是票房大戲的《蜘蛛人》,風波不斷,據說導演茱莉.泰摩(Julie Taymor)求好心切,一改再改,又沒有一個有經驗的製作人監督,因此預算失控。百老匯目前都不看好,這個四千五百萬投資的大戲,能在明年二月如期開演。

以音樂演繹紐約多元文化史的Ragtime,有四十人的卡司,是少有的大戲。其他的音樂劇,都是小品,包括舊戲新製作的Bye Bye BirdieFinian’s Rainbow。崔佛.南(Trevor Nunn)導演的《小夜曲》A Little Night Music,在倫敦很受好評,如果真如傳聞請到凱瑟琳.麗塔-瓊斯(Catherine Zeta-Jones),有可能搬來百老匯。

這就剩下Fela!。這個由現代舞大將比爾.提.瓊斯(Bill T. Jones)所構思的全新作品,結合演唱會、舞蹈、戲劇,是去年外百老匯最受好評的演出之一。但是故事的主角——奈及利亞音樂家Fela Anikulapo Kuti對大部分人都很陌生,因此能不能找到觀眾,是很大的問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