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默爾的露琪亞》中的女高音相當吃重,將由戴曉君(左)擔綱飾演,右為飾演女主角露琪亞的兄長亨利的男中音巫白玉璽。
《拉美默爾的露琪亞》中的女高音相當吃重,將由戴曉君(左)擔綱飾演,右為飾演女主角露琪亞的兄長亨利的男中音巫白玉璽。(許斌 攝)
音樂

《拉美默爾的露琪亞》 女高音的超華麗挑戰

義大利歌劇作家董尼采悌所創作的《拉美默爾的露琪亞》,從首演以來就受到了極高的評價。其中女主角在婚禮之夜刺殺新郎的「瘋狂場景」,可說是女高音超凡能力的試金石。曾在四十年前在美參與該劇演出的「台灣聲樂教父」曾道雄,當時就期望這齣美聲極品能夠在台灣上演,這次在女高音戴曉君、男中音巫白玉璽、男高音李建林等參與下,曾道雄終能實現多年心願。

文字|李秋玫
攝影|許斌
第204期 / 2009年12月號

義大利歌劇作家董尼采悌所創作的《拉美默爾的露琪亞》,從首演以來就受到了極高的評價。其中女主角在婚禮之夜刺殺新郎的「瘋狂場景」,可說是女高音超凡能力的試金石。曾在四十年前在美參與該劇演出的「台灣聲樂教父」曾道雄,當時就期望這齣美聲極品能夠在台灣上演,這次在女高音戴曉君、男中音巫白玉璽、男高音李建林等參與下,曾道雄終能實現多年心願。

《拉美默爾的露琪亞》

10/1/1~2  19:00 

10/1/3  14:00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28741952

發生在十七世紀蘇格蘭高地,拉美默爾(Lammermoor)地區的領主亨利和烏鴉林(Ravenswood)的領主艾德嘉世代為敵,兩個家族有著糾纏不清的恩怨與權勢之爭。然而不幸的是艾德嘉卻愛上了仇敵的妹妹露琪亞,並且立誓相守。愛情的萌發萬般純真,但不論多麼甜美的愛情,卻終究化解不掉悲劇的命運。由義大利歌劇作家董尼采悌(G. Donizetti)所創作的《拉美默爾的露琪亞》,從首演以來就受到了極高的評價。除了旋律優美之外,作曲家高度的粹煉,也讓這部作品被冠上了「最難的歌劇」之封號。

完成四十年前心願,曾道雄搬演歌劇經典

一九七○年在加州,指揮家暨歌劇大師楊波柏博士(Dr. Jan Popper)的指揮下,年輕時的曾道雄曾參與《拉美默爾的露琪亞》的演出,飾演亨利一角。演出當時,就期望這齣美聲極品能夠在台灣上演。然而一晃眼四十年過去,這位獻身於教育、歌唱、指揮、導演的「台灣聲樂教父」,在製作超過三十五部歌劇在台灣與亞洲首演之後,終於能在自己七十歲的今天推出這部歌劇。對他來說,這場首演,可以說是實踐了四十年前許下的願望!

「人間萬般誓言皆下品,為愛至高!」這是露琪亞與愛人交換戒指時所說的一句話。從小說家渥爾特.史考特(Sir Walter Scott)原著《拉美默爾的新娘》改編的故事看來,不難發現這件作品有著和《羅密歐與茱麗葉》相似的背景。雖然許多人對《拉美默爾的露琪亞》感到陌生,但隨著劇情的軌跡,就會發現劇中人同是背負著家族對立的原罪、歌頌愛情、並且殉情而死。而這齣歌劇最著稱的部分就是女高音的「瘋狂場景」──露琪亞在兄長的逼迫與欺騙下,不得不嫁給另一位貴族。在婚禮中,艾德嘉趕回此地,並闖進來指責露琪亞的負心背叛。新婚之夜,露琪亞於是瘋狂地刺殺了新郎,幻想著自己與愛人舉行婚禮。事實上這段詠歎調,正是電影導演盧貝松(Luc Besson)在《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中特別安排的歌劇唱段,淒美動人的外星女高音在舞台上唱出像精靈又如鬼魅般令人驚豔的歌聲,成為影片中最出色的配樂,也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一個人必須獨自擔起將近二十分鐘的重頭戲」,曾道雄形容這段女高音:「就像冰上芭蕾舞一樣轉圈、滑動、騰躍!」精采程度絕對讓人驚嘆,卻也無疑是一件非常大的考驗。無怪乎許多女高音將這首曲子當作試金石,挑戰自己超凡的能力。

重量級演員擔綱,忠於原作也展創意

那麼即將肩挑這艱難任務的是誰?答案是戴曉君,這位被譽為「擁有高難度High F的台灣花腔女高音」就是曾道雄的首選。二○○七年與台北市立交響樂團演出莫札特的知名歌劇《魔笛》,飾演夜后一角時,高音亮麗多彩有力,音質細膩圓潤飽滿,是扮演露琪亞的最佳角色。此外,飾演亨利的男中音巫白玉璽,天生音色渾厚高亢、舞台揮灑自若,是國內重要演出必不可少的人選。而與亨利演出敵對角色的艾德嘉,則是由中國一級演員、曾獲義大利第十一屆拿波里國際聲樂比賽首獎的男高音李建林擔任。

堅持在尊崇原著的精髓中創新,曾道雄的製作向來強調要「真知」、「真誠」地面對偉大作品,不搞噱頭、不譁眾取寵,因為他認為忠實原作精神,還是可有千百種創意。這次為了讓原有的劇情更合理,他甚至設法在《拉美默爾的露琪亞》劇中人物的關係上做設計、塑造人物的人格屬性,使得劇情更為流暢有張力,並且不影響音樂的進行。特別的是,表演並不側重主角,舞台上的合唱團一樣重要!「我不讓合唱團成為活道具!」一個一個試聽選進來,和排練主角一樣用心、相對提出嚴苛的要求,教導他們如何演戲,包括如何轉身、眼神、手勢、拍點。為每位團員個別量身訂製戲服、個別簽合約書。曾道雄透露:「我們給團員的車馬費十分微薄,一半還折成票券,但他們基於對歌劇的熱愛,反而熱忱參與,並有如家庭般的和樂。」當然,表演的水準仍須嚴格。他規定凡上舞台者,必須對此作品「知真」,不論獨唱家或合唱團員,要從瞭解原作開始,經過讀劇,才進入歌唱。不論歌手或合唱團員,只要有一個義大利文的生字不瞭解,就沒權利上台!

音樂中隱藏劇情,連演奏者也期待

《拉美默爾的露琪亞》的首演,讓參與演出的演奏家們也相當期待。據曾道雄所述,豎琴家解瑄曾表示第一幕第二景,男女主角在花園的噴泉旁約會時,那段豎琴獨奏常是用來考試的樂曲。還有長笛家黃貞瑛在露西亞發瘋的段落也將會有段精采的裝飾奏(Cadenza)對話。而男女主角第一次約會時,艾德嘉為了家族的仇恨的憤慨不平時,音樂不斷上行,然而露琪亞的安慰,卻頻頻相反地以下行的音階讓情緒穩定下來。「靈魂從音樂出現,戲劇的密碼埋在音樂之下!」這劇情隱藏其中的音樂語言,唯有仔細品嚐才能有更深一層的體會。

人們說,故宮博物院的展覽品誠然珍貴,但藏在典藏室內尚有很多精美的寶物更為精采!開啟歌劇的寶箱,您將會發現,在耳熟能詳的劇碼之外,這場新年上演的大製作,將是曾道雄為您呈現從未留意的「壓箱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