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㖗的美麗舞姿。
吳青㖗的美麗舞姿。(台北皇家芭蕾舞團 提供)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吳青㖗 踏實築夢的芭蕾伶娜

放下炫麗前景 返鄉投身舞蹈教育

出身芭蕾世家的吳青㖗,從小在母親蘇淑慧的教導下奠定了良好的芭蕾基礎,赴美求學後也發展順遂,被視為熠熠生輝的芭蕾明星。但心繫家鄉的她還是選擇了回台灣,成立台北皇家芭蕾舞團,為台灣芭蕾扎根奉獻。

出身芭蕾世家的吳青㖗,從小在母親蘇淑慧的教導下奠定了良好的芭蕾基礎,赴美求學後也發展順遂,被視為熠熠生輝的芭蕾明星。但心繫家鄉的她還是選擇了回台灣,成立台北皇家芭蕾舞團,為台灣芭蕾扎根奉獻。

創作芭蕾舞劇《魔幻情詩》

5/15  19:00 

5/16  14:30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25928491

被林懷民讚為「台灣有史以來最好的芭蕾伶娜」的吳青㖗,五月將帶著一手創立的台北皇家芭蕾舞團,演出改編自柴科夫斯基《胡桃鉗》的芭蕾舞劇《魔幻情詩》,音樂重新剪輯,故事重新編創,將劇情從原本以「兒童和聖誕」為主的調性,轉變為「成人感情世界」的迷離幻境,林天吉指揮的台北市民交響樂團則將在現場擔綱演奏。

心繫這齣舞劇的製作,吳青㖗於二○○九年即完成全劇編撰。半年前,吳青㖗懷孕生產,剖腹產手術才隔天,不顧腹部大傷口,便從床上起來走路,打開筆記型電腦繼續舞劇行政工作,醫師驚嘆不已。半年不到的時間,她已經開始排舞,練舞,準備上台,在《魔幻情詩》中,才生完小孩的她,依然是舞台上的耀眼芭蕾伶娜。這種毅力和韌性怎麼來的?吳青㖗說:「我的目標一直很明確。」在台灣時,上完三堂學校術科後,回家接著上媽媽的舞蹈課,自己的努力與成就回饋一路伴隨成長過程。打好堅實的基礎後,吳青㖗才去美國,十五歲就在學校舞團擔任主角。「穿上瑪歌.芳婷(Margot Fanteyn)曾穿過的衣服,戴她戴過的頭飾……」吳青㖗形容當時心情:「怎麼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在我身上?!」

在美前途看好  仍選擇返鄉貢獻所學

看似順遂的舞蹈之路,其實也不是沒有過挫折。吳青㖗去美國的第一年,親人都不在身旁,語文障礙加上龐大的學科壓力,莎士比亞、生物學、歷史學,吃重辛苦,她頭一年是不敢講話的。媽媽跟她說:「你太難過,就回來吧!」母親蘇淑慧給予吳青㖗最正確的芭蕾基礎,但從不強迫她練舞,也從不勉強她做選擇。這一年,吳青㖗在舞蹈上還是最先受到肯定,到了第二年,同學崇拜這個當上主角的女孩,開始幫助她念學科,老師也照顧她:「這個學生很重要!」有了朋友、老師、舞蹈肯定,吳青㖗才決定留在美國深造發展。

留美期間,吳青㖗曾師從Petrus Bosman(英國皇家芭蕾)、Marek Cholewa(俄國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Rochelle Zide-Booth(傑佛瑞芭蕾)、David Keener(紐約市芭蕾)等名師,並擔任多個芭蕾舞團的首席舞者,曾於美國猶他芭蕾舞團、芭特勒舞團等擔綱《黑暗王國》、《吉賽爾》、《睡美人》、《胡桃鉗》、《柯碧莉亞》、《仙女》等舞劇女主角,一九九三年於「紀念瑪歌.芳婷舞星之夜」演出《火鳥雙人舞》,二○○○年應美國西方芭蕾舞團之邀與該團首席舞者蔣奇演出《海盜雙人舞》等舞碼。

儘管在美國前途看好,但她覺得台灣才是自己的家,碩士畢業後毅然回國,成立台北皇家芭蕾舞團,為台灣芭蕾扎根奉獻。她的身分,從美國的職業舞者轉變為台灣的藝術總監,這其中,有著天差地遠的差別。

「在國外,衣服一脫下馬上有人幫你拿去乾洗;在國內,要自己縫衣服,做頭飾,縫道具。」台灣舞團的藝術總監往往練就一身神通廣大,不僅要做節目、音樂剪輯,還要負責行政、行銷宣傳、預算控管、舞團管理與訓練,芭蕾舞劇由於講究服裝道具與佈景,為了省錢,縫衣服這種事也得自己來做。「還要做『雪花棒』。」道具也是自產自製。「當藝術總監學到了很多!」吳青㖗笑說:「台灣人最厲害的就是生存下去。」

吳青㖗曾受邀至瑞士貝嘉芭蕾舞團擔任芭蕾指導,與已故芭蕾大師莫里斯.貝嘉共事。她眼中的貝嘉舞者,相當專業,也相當浪漫,平時很慵懶,像頭睡獅,一上舞台卻猶如monster,閃亮無比。「貝嘉舞團像是藝術品,每個人都不一樣,每個人都閃閃發光。」在貝嘉的一個月中,她接觸到最棒的舞者,「一個舞者跳得好不好,氣質全寫在身體裡。」吳青㖗說:「那次經驗,美到不能再美!」

美歐台舞團大不同  自創舞團一切親力親為

比較歐美台的舞團異同,吳青㖗道出文化和訓練上的差異。美國的舞團紀律嚴明,舞者漂亮而一致,舞者有一定的型,「像同一個廠牌出產的。」較無人情味,合約嚴明,如果受傷就什麼都沒有,少了某名舞者並不會怎麼樣。歐洲舞團較有人情味,像貝嘉舞團舞者受傷,不會被解雇,待遇和福利非常好。歐洲舞團的專業度來自歷史環境的文化藝術涵養,每個人都是藝術品,貝嘉舞者洋溢著舞者的個人特質,完全與美國不同。台灣舞團資源經費短少,但生存下去的韌性驚人。製作舞蹈節目從舞者訓練、編舞、音樂、燈光、舞台,一步步都要親力親為。

台北皇家芭蕾舞團中,許多舞者都是吳青㖗在從小栽培的學生。她訓練舞者重視芭蕾基礎與技巧,除了足部,還包括頭的角度和方向,手語和手的姿勢,音感等等。吳青㖗認為東方人在手語方面太僵硬,手語並不是局部的動作,而是整個身體的運用,需要浪漫感。而在音樂的節奏變換中,如何詮釋不同的音樂,也是芭蕾舞者的功課。她在二○○九年舉辦了「第一屆全國芭蕾舞大賽」,因為「台灣沒有芭蕾大賽,但是一定要有。」在比賽的刺激及鼓勵下,可以提升芭蕾舞者的實力和表演經歷。吳青㖗孜孜不倦,一路將她身上的芭蕾絕學及在西方體系訓練中的菁華,投注給台灣的芭蕾表演和芭蕾教育。

她的先生洪康捷,是國寶級舞蹈家李彩娥的孫子,「他讓我學到了人生的部分。」自稱是工作狂的吳青㖗,卻在洪康捷的幽默及放鬆態度中得到滋養,「我們用不同的方式與對方互補。」兩人在舞蹈社時一見鍾情,身為同業,彼此激盪磨合專業和藝術理念,現在一同為台灣的芭蕾舞蹈打拼,舞台上的王子與公主,攜手在現實生活與藝術環境中務實前進,一同打造芭蕾大夢。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四歲跟隨芭蕾舞蹈家母親蘇淑慧學習古典芭蕾,十五歲時赴美深造,獲美國猶他大學舞蹈研究所芭蕾舞學系碩士。
  • 曾獲頒「世界華人傑出青少年獎」、「美國哈利巴特科文大師舞蹈獎」、「舞蹈表演獎」等。
  • 2002年成立台北皇家芭蕾舞團,擔任藝術總監。
  • 曾應邀擔任瑞士貝嘉芭蕾舞團(2006)、馬林斯基劇院基洛夫芭蕾舞團(2009)、法國普雷祖卡現代芭蕾舞團(2010)訪台公演芭蕾藝術指導。2006年應瑞士貝嘉芭蕾舞團之邀隨團赴比利時、荷蘭、法國等地擔任芭蕾藝術指導。
  • 目前任教於雲門舞集、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國立台北體育學院等。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