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婉君雖然沒有國外名校的光環,但仍獲得入選兩廳院「樂壇新秀」的肯定。
湯婉君雖然沒有國外名校的光環,但仍獲得入選兩廳院「樂壇新秀」的肯定。(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沒喝過洋墨水的鋼琴家

湯婉君 樂當MIT 自信昂揚

驕傲又有自信的湯婉君,是台灣自己培育出來的「土產」。說她土嗎?一點也不對!雖然沒有國外名校的光環,但仍獲得入選兩廳院「樂壇新秀」的肯定,受知名音樂團體、音樂家邀請合作演出並且參加國際音樂節、一年高達數十場音樂會,在在顯示著她所具有深厚的實力。

文字|李秋玫
攝影|許斌
第208期 / 2010年04月號

驕傲又有自信的湯婉君,是台灣自己培育出來的「土產」。說她土嗎?一點也不對!雖然沒有國外名校的光環,但仍獲得入選兩廳院「樂壇新秀」的肯定,受知名音樂團體、音樂家邀請合作演出並且參加國際音樂節、一年高達數十場音樂會,在在顯示著她所具有深厚的實力。

玩家部落鋼琴三重奏音樂會

4/20  19:30  台北國家演奏廳

INFO  02-33221428

 

歌,未央。—湯婉君鋼琴獨奏會

5/9  19:30  台南神學院頌音堂

5/19  19:30  台北國家演奏廳

INFO  02-33221428

就像以往遇到學音樂的人,就覺得他一定會彈琴唱歌一樣,現在遇到一位演奏家,就會預設他風光地從國外留學回來。但有個對話很特別:

「妳留哪裡的?」

「我留台的!」

驕傲又有自信的湯婉君,是台灣自己培育出來的「土產」。說她土嗎?一點也不對!雖然沒有國外名校的光環,但仍獲得入選兩廳院「樂壇新秀」的肯定,受知名音樂團體、音樂家邀請合作演出並且參加國際音樂節、一年高達數十場音樂會,在在顯示著她所具有深厚的實力。最重要的是第三屆蕭邦大賽鋼琴得主Halina-Czerny Stefanska曾讚賞:「她的蕭邦馬祖卡舞曲無懈可擊!」而樂壇新秀徵選評審團也認為她是「具有高度潛力的音樂家,以絕佳的音樂性與深具感染力的琴音,讓評審們深受感動」「湯婉君是證明了台灣也能培育出國際水準演奏家的第一人。」

媽媽「洗腦」,「拐」上音樂路

婉君,這明明該是個詩情畫意的名字,卻因為大家對電視劇《婉君表妹》印象太深刻,絕大多數的人知道她的名字之後,無不開心地喊她一聲「表妹」,雖然有說不出的感覺,但這個特殊「親戚關係」卻快速地拉近了彼此間的距離。「這是個『讓人記得』的名字,也帶給我好人緣。」湯婉君笑著。不過大概也只有認識的前五分鐘有這樣的聯想,她亮麗又時髦的外型,跟劇中女主角溫柔婉約的形象,可是一點都搭不上關係。

主修鋼琴副修小提琴,湯婉君可以說是選了兩樣最熱門的樂器,卻也是競爭最激烈、負擔最沈重的一條路。「我可以走音樂這條路,最大的貴人其實是我的母親。」但她也開玩笑地說,「我是被媽媽拐大的。」練琴對小孩子來說,無非是件苦差事,但當她怠惰時,媽媽就會說:「妳要先苦後甘,還是先甘後苦?只要辛苦個十年,以後就會享受成果了。」或者當她氣惱不想練了,媽媽就剖析著說:「妳怎麼選媽媽都支持妳,『可是』妳要想喔,如果妳就這樣長大結婚生小孩,但有一天在路旁看到妳當年同學的海報,寫著『某某某鋼琴獨奏會』時,妳心裡只要有一點點遺憾,那妳就不應該放棄!」就因為不想要有這樣的遺憾,湯婉君就在這條路上堅持到現在。不過長大回想起來,就會發現不對勁,一路上好像都是自己做的決定,但卻是媽媽做的主導。每個關卡似乎都有媽媽的聲音,「講好聽是『輔導』,講難聽的是『洗腦』。」

努力又好強  立志要當演奏家

長大之後,從台上得到成就感,謝幕時的滿足感,嚐到甜頭時就真的離不開這條路。然而湯婉君認為:「我們離天才都還有很大的距離,充其量只是有一點天分。」但是她又說:「我是一個好強、輸不起的人,所以我逼自己逼得很痛苦。」回想大學時曾練過一些困難的樂曲,覺得自己彈好了,到老師家上課時居然又彈不好,在氣憤懊惱到極限下,忍不住就在課堂上哭了出來。大概就是哭的這一次,老師就規定她下午的課不准去上,等會兒就去陽明山、去竹子湖,去看看花、呼吸新鮮空氣,今天也不准練琴!沒想到放鬆心情回來後就彈順了。

然而身為一個演奏家,在掌聲的背後,她也坦承自己有一個很嚴重的毛病,特別是準備獨奏會的前夕,更會不自覺地背譜。不管在跟任何人說話或做任何事情,手指就會不由自主地一直動個不停。「也沒有一直在想它,但常會有那一點點的意識,就在那轉不過去的三個小節中,不斷重複練習。」剛開始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還是朋友告訴她的。如果音樂會少了,這個症狀就會減輕,但如果壓力一來,這堆小音符就會往心裡去,連作夢都丟不掉。

「我從小就覺得想要當鋼琴家勝過於當鋼琴老師,這從來沒有變過!」小時候只要一個同學出國,大家就會開始掙扎、評估是不是該出國去了?然而「個性成就命運」,對於出國唸書這件事情,她不是沒有慎重考慮過。就像聽著長輩的話,一輩子都以為自己要去念師大,但在她上高三那年,國立藝術學院突然升格成國立台北藝術大學,她恍然發現她連看都沒看過這兩間學校,就決定做了一個反叛的事情,騙媽媽說要去打籃球,卻自己一個人坐著自強號偷偷從台南上來台北。從來沒來過台北,看著地圖找到學校,並且回家研究研究課表。覺得既然想當鋼琴家,台北藝術大學像是比較適合這條路!

放棄出國機會  因為台灣也有好環境

北藝大畢業前的寒假,她也出國去考學校,報名的也通通都也考上了,還有獎學金。但那時候看到這些名校的設備、師資、學長姐上課狀況,心裡卻有些震驚,「這跟我想像的不一樣」。她要的不是一張文憑,而是一個想要的環境,跟學校可以提供的學習。回到北藝大之後,她覺得母校課程的安排真的很好,沒有理由放棄它!「重點不是在哪裡念,而是妳要怎麼念!」當下的念頭就讓她決定留了下來,心裡非常清楚會有辛苦的地方,但要自己的選擇負責。「我也不知道自己骨氣什麼,」她堅定地說:「不敢說贏,但我至少不輸,我想證明他們拿得到的演出機會我也拿得到。」而事實勝於雄辯,自己經營的自己,比任何人要來得令人佩服!

就要將一般人認為「其貌不揚」的曲目聚集起來開音樂會,自己寫曲解、寫感想、也選一首媽媽最愛的蕭邦獻給她。湯婉君為了理想而革命,革命的理由是為了她至愛的鋼琴。只要在舞台上綻放光芒,「留」哪裡?又有什麼重要?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