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蹈空間資深舞者董怡芬、鄭伊雯編創的《10號線》。(陳又維 攝)
藝術節 第十六屆皇冠藝術節

奇花異朵各繽紛 三十世代殺出新血路

去年因著創作者年齡、資歷,偶然成就了藝術節「殺出純熟好手新血路」的主題,今年擬定策劃方向時,皇冠索性也循此脈絡,邀請四組創作者:舞蹈空間資深舞者董怡芬、鄭伊雯,「安娜琪舞蹈劇場」團長謝杰樺與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詩人導演劉亮延與新團體狂想劇場,分別演出精采新作。

 

去年因著創作者年齡、資歷,偶然成就了藝術節「殺出純熟好手新血路」的主題,今年擬定策劃方向時,皇冠索性也循此脈絡,邀請四組創作者:舞蹈空間資深舞者董怡芬、鄭伊雯,「安娜琪舞蹈劇場」團長謝杰樺與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詩人導演劉亮延與新團體狂想劇場,分別演出精采新作。

 

第16屆皇冠藝術節

《賊變》

5/13~14  19:30   5/14~15  14:30

《22.5分鐘的追覓》

5/20~21  19:30   5/21~22  14:30

《作淫愁─上部:初飛花瑪莉訓子》

5/27~28  19:30   5/28~29  14:30

《10號線》

6/3~4  19:30   6/4~5  14:30

台北 皇冠藝文中心小劇場

INFO  02-27168888轉115~118

類型、規模各異的劇場藝術節,近年於台灣接連出現,對愛看表演的觀眾來說,固然有如來到菜色繁多、任君挑選的Buffet,然而個人胃納有限,加以台灣整體表演藝術市場仍有待進一步開拓,如何在繁花盛開的供應端中殺出血路,擄獲觀眾關注目光,每每令主辦單位煞費心思。對老字號的藝術節來說,立穩腳跟、不因後浪翻湧而被淹沒在「市場」沙灘上,更十足考驗策劃行銷者的經驗與智慧。

作為台北最資深的藝術節之一、由皇冠小劇場主辦的皇冠藝術節,從一九九六年創辦以來,至今已邁入第十六屆。期間就曾因面對表演市場的艱困挑戰,於二○○七年停辦,且這個為了「思考藝術節新定位與走向」暫時停辦、復出時間未定的聲明,引起國內表演藝術界一片惋惜聲浪;幸而一年後,在皇冠小劇場創辦人平珩「不能沒有這個創作平台」的決定下,藝術節重新整備旗鼓,除了延續以往「一年兩檔戲劇、兩檔舞蹈節目」的遊戲規則,也一面探索新的策展方向,包括鎖定中生代創作者、進一步將表演場地延伸到皇冠小劇場外的華山等地……

以不疾不徐的平穩步調,在文創口號震天價響、團隊競相拉攏觀眾的浪潮中,持續一直以來國內表演創作平台的角色,今年,皇冠藝術節仍以這樣溫和的姿態,緩步突圍。

純跳舞vs.跨國共舞

去年,因著創作者年齡、資歷,偶然成就了藝術節「殺出純熟好手新血路」的主題,今年擬定策劃方向時,皇冠索性也循此脈絡,邀請四組創作者皆為三十而立的創作世代,希望透過這個方式,凝聚出年齡相近(也就是稍長於過去以學生為主要觀眾群的年輕職場人)的觀眾,一同在劇場交換輕熟族群的生命體驗。

這四組創作者分別是編創《10號線》的舞蹈空間資深舞者董怡芬、鄭伊雯從建築系「跨領域」編舞的「安娜琪舞蹈劇場」團長謝杰樺,此次與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合作《22.5分鐘的追覓》;戲劇方面,則有以另類妖豔美學著稱的「李清照私人劇團感傷動作派」,由詩人導演劉亮延帶來新作《作淫愁—上部:初飛花瑪莉訓子》;新團體狂想劇場則由導演廖俊凱搬演第十一屆台北文學獎劇本組得獎作品《賊變》。

同為平珩一手創辦的舞蹈空間舞團,近年透過和法國、荷蘭、美國等國際編舞家合作的經驗,大為拓展舞者對不同風格舞作的詮釋能力,身體技巧也有長足的進化。不同於其他舞團由藝術總監主導創作走向,讓舞者擁有彈性極大的身體,正是平珩的初衷,也因此走出「有好舞者、好技術」的特殊品牌定位。今年,合作對象回到國內,或說回到自身,由曾在舞蹈空間擔任舞者、如今各自闖出一片天的董怡芬和鄭伊雯,聯手合作《10號線》,從旅途中所見的交通號誌發想,談人與人的交集、關係的建立、失落與追憶。難得的是,在一片影像裝置戲劇等元素混搭的「跨界加法」主流中,兩位編舞者回到純粹舞蹈的形式,肢體表述成為唯一主角,單純清新的創作語彙,恰可展現舞空舞者近年的訓練成果。

另一支舞蹈勁旅則是表演經驗豐富,國外交流巡演多於國內呈現的安娜琪舞蹈劇場。領軍的謝杰樺畢業於成功大學建築系,創作興趣卻從空間轉向身體,二○○八年以《安娜琪的夢想》獲得矚目,舞作從男女間的慾望從觀看一路行進到暴力施展,肢體的張力讓人看得怵目驚心,隨後亦獲邀於「新人新視野—舞蹈篇」演出。這次他與擅長自地方文化與歷史中汲取靈感的新加坡新典舞蹈工作坊合作,《22.5分鐘的追覓》返台首次公演,令人期待風格暴裂如何與地方文化交融出令人難忘的社會風景。

寫實劇本與妖豔美學劇場的競演

藝術節的戲劇表演則迥然如光譜兩端——高度寫實性的原創劇本《賊變》,與京劇《三娘教子》和寺山修司作品《毛皮瑪莉》混種的《作淫愁》,呈現出兩種極端的戲劇形式。

由何秉修編劇的《賊變》,在台北文學獎首度設立劇本獎項時即獲推薦獎;而在「青年才俊戲劇節」(劇樂部主辦)屢獲佳績的七年級導演廖俊凱,則在外島服役時讀到劇本,深受劇本中對於遺棄年老親人的情境牽動,「想起童年時家族中有類似的事情,也對那個老人獨居房間的氣味和氛圍印象深刻」,而與何秉修相約日後呈現。

故事從一個年輕男人娓娓道來獨居的盲眼母親如何被闖入家中的強盜殺死說起,而後以倒敘方式,引領觀眾進入盲眼老婦和強盜時而對峙、時而彼此理解的交錯關係中。廖俊凱提到,前幾年社會新聞出現過罪犯假借租屋的名義隨機殺人,加上近年愈來愈多獨居老人被遺棄或孤絕生活的社會問題,都成為編劇執筆的動機與來源;劇組邀請到電影導演蔡明亮御用女演員陸奕靜出馬飾演盲眼的老母親,更提高不少吸睛力。不過,廖俊凱也甘冒「可能會降低觀眾人數」的可能,語重心長提醒:「這齣戲可能不會太娛樂,而想表現出對社會議題的關注,以及角色間深沉的情感流動和角力。」有興趣者也可在觀戲前,在台北文學獎網頁上搶先閱讀劇本原貌。

從李清照私人劇團一路摸索奇詭與陰性美學的劉亮延,則另闢「感傷動作派」團名,作為創作風格與既往不同的宣示。此次再度從文本下刀,請來日本前衛劇場大師寺山修司首度在台搬演之作《毛皮瑪莉》,將其中的情色流動灌注於傳統京劇《三娘教子》中,讓慈母王春娥化身男妓瑪莉,逃學被母親責罰的倚哥則成為冶豔的美少年,一齣教化孩童認真向學的戲碼,融合愉虐的日式情慾觀後,將呈現怎生面貌?而京劇程式化動作遇到日本舞踏美形的表演技藝,又會碰撞出何種火花?無可置疑的,則是劉亮延對於踰越禁忌的愛好,到底一以貫之。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