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舞蹈地板
專欄 Columns

舞蹈地板

當我在充滿了碎石子的砂地上跳舞,頭頂著的是被特選出沒有高照的太陽,我一邊舞動旋轉,腳底數十塊骨頭正努力地在充滿變數的地面上辛苦運作以保持平衡,上身與肩頸表情也盡力和下半身的掙扎分家,用一點僅存的浪漫,去享受這個難得的環境所帶給我的刺激與感動。就在這時,我真的、真的很懷念那一片被打理妥當、卻哪兒也帶不去的舞蹈地板。

當我在充滿了碎石子的砂地上跳舞,頭頂著的是被特選出沒有高照的太陽,我一邊舞動旋轉,腳底數十塊骨頭正努力地在充滿變數的地面上辛苦運作以保持平衡,上身與肩頸表情也盡力和下半身的掙扎分家,用一點僅存的浪漫,去享受這個難得的環境所帶給我的刺激與感動。就在這時,我真的、真的很懷念那一片被打理妥當、卻哪兒也帶不去的舞蹈地板。

從以前大家都說舞蹈的體現最直接了,使用的工具就是身體,比較起其他的藝術要簡單許多。其他如音樂,除了唱歌這件事以外都需要用到樂器。樂器乃身外之物,小則放支口琴在口袋裡,大則抱一個有硬殼保護的大提琴到哪兒都不方便,更別說如果來一組大小尺寸不一的鼓,那非得隨身開一部發財車不可。又如畫畫,最容易的是拿本速寫紙,走到哪兒畫到哪;再來的陣仗就得依作畫的需要加上顏料、畫筆、畫架、畫框、水或油,以及其他各種大小尺寸用途不一的器具。所以說舞蹈最簡單,只要你高興,隨時隨地都可以起舞,因為工具就是這個你也無法忘記帶著的身體。

好地板  影響舞者身體的使用年限

這種說法最近被我推翻了,因為強烈地面臨現實的各種挑戰,以前簡易的替代方案已經不足以應付了。

所有專業跳舞的人都會同意,舞者所面對的地面是需要考究的。我們所期待的地面其實指的是地板,木質地板,用軟硬適中的原木鋪設的地板。軟硬適中的意思是指木質不會太硬,必須擁有適當的彈性;但也不能太軟,穩定的支持仍是好地板的重要指標。然後這片平整優質的地板需要被架高,墊在底下的角材提供了對舞者雙腳關節肌肉應有的彈性保護。再來要講究地板的通氣防潮系統,以維持地板使用的年限;最後再考慮是否要舖上為了確保它滑澀狀態適中的塑膠地板。這片完美的地板要被鋪設在什麼樣的場域當然是另一項重要的關鍵,這邊我們就先不追究。

大部分的舞者都被訓練到非要有好的地板才會跳舞的狀態。當然這也無可厚非,因為身為舞者要花上很多很多的時間,跳很多很多的舞。地板的好壞一定直接影響到雙腿乃至脊椎的健康,甚而關係到身體可以被使用的年限,這事當然不可被輕忽。理想狀況說是如此,但身為從事前衛藝術演出的舞者,其實什麼狀況都可能遇到。你不會因為地板條件不好就拒絕演出,不然我們還是都回到狀況安全的劇場內做狀況安全的演出好了。於是,我們以為只要有身體就可以跳舞的大無畏態度,就必須關起門來,小聲地說了。

舞戶外  地面難測得小心應付足下危機

我們其實常常碰到戶外演出的邀請。戶外演出用說的很浪漫:面對綠地,面對天空,打破演出場域的界線,親近觀眾,生活裡有藝術等等宣傳詞,都是理想化的動機與美意。但是舞者在理想背後所要面對的第一個現實,就是將要在不平或是太硬的地板上跳舞——草地可能太軟或不平,更別說暗地裡可能隱藏異物;水泥地或大理石面等被鋪設完整的地面,雖說平整,但硬度完全沒有商量的餘地。碰到這種案例,舞者只能先穿上鞋子保護雙腳,再來小心地選擇運用身體的方式,希望把傷害減低到最小的程度。

最近我碰到一個絕無僅有的例子,受邀到太魯閣國家公園的領地跳舞。意思就是說,我得到特准,可以在立霧溪畔或是清水斷崖底下跳舞。這個想法令我興奮不已。但是,當我在充滿了碎石子的砂地上跳舞,頭頂著的是被特選出沒有高照的太陽,我一邊舞動旋轉,腳底數十塊骨頭正努力地在充滿變數的地面上辛苦運作以保持平衡,上身與肩頸表情也盡力和下半身的掙扎分家,用一點僅存的浪漫,去享受這個難得的環境所帶給我的刺激與感動。就在這時,我真的、真的很懷念那一片被打理妥當、卻哪兒也帶不去的舞蹈地板。

專欄廣告圖片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