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雷蒙思.席克陰鬱的個人特質,非常符合《森林前的夜晚》中被世界遺棄的主角。
克雷蒙思.席克陰鬱的個人特質,非常符合《森林前的夜晚》中被世界遺棄的主角。(Brunella Giolivo 攝 Spielzeit Europa 提供)
柏林

《森林前的夜晚》 克雷蒙思.席克精采獨白演出

十月登場、橫跨秋冬的柏林「歐洲戲劇節」,其中法國劇作家戈爾德思的獨白名作《森林前的夜晚》,德國知名男演員克雷蒙思.席克與義大利劇場名導安東尼歐.拉帖拉合作演出。導演以極簡的舞台與燈光裝置,讓席克充分發揮他的個人演員特質,創造了一個讓人不安的獨白劇場。

十月登場、橫跨秋冬的柏林「歐洲戲劇節」,其中法國劇作家戈爾德思的獨白名作《森林前的夜晚》,德國知名男演員克雷蒙思.席克與義大利劇場名導安東尼歐.拉帖拉合作演出。導演以極簡的舞台與燈光裝置,讓席克充分發揮他的個人演員特質,創造了一個讓人不安的獨白劇場。

在舞台上演出一人獨白,考驗著演員主宰舞台的能力,以及導演的舞台調度,是許多劇場人自我設定的生涯挑戰。每年橫跨秋冬的柏林「歐洲戲劇節」(Spielzeit Europa)開鑼,德國知名男演員克雷蒙思.席克(Clemens Schick)與義大利劇場名導安東尼歐.拉帖拉(Antonio Latella)合作,推出已故法國劇作家戈爾德思(Bernard-Marie Koltès)一九七七年的獨白名作《森林前的夜晚》Die Nacht kurz vor den Wäldern,以簡單純粹的舞台,讓男演員盡情發揮。

柏林「歐洲戲劇節」的策展方向很清楚,嚴選歐陸劇場、舞蹈作品,從十月開始,一直演到明年一月底。DV8肢體劇場(DV8 Physical Theatre)、彼得.塞勒斯(Peter Sellars)、東妮.莫里森(Toni Morrison)、侯非胥.謝克特(Hofesh Shechter)等名家都出現在節目單上,精采可期。《森林前的夜晚》放在節目單上,就顯得精緻小巧,舞台也選了較小型的劇場,讓觀眾能近距離觀賞席克的表演。

四十頁的獨白

《森林前的夜晚》是戈爾德思的知名獨白劇作,主角在一個下雨的夜晚,尋找著棲身的房間,詩意的台詞充滿絕望、索求,十分具有劇作家的個人特色。在當年的亞維儂藝術節首演後,轟動劇場界,奠定了戈爾德思的劇作家地位。

拉帖拉是義大利當代重要的劇場導演,以執導莎劇與改編文學作品聞名。他的執導風格總是具有濃厚的文學性,《森林前的夜晚》的文本文學性很重,由這位擅於拆解文本的當代導演來執導,非常適合。

《森林前的夜晚》劇本從法文翻譯成德文後,長達四十頁。這些句子冗長沉重,考驗著演員的說詞能力。其中一句台詞長達四頁,沒有斷句、標點符號,不夠成熟的演員絕對無法勝任角色。他找來席克,以極簡的舞台與燈光裝置,讓席克充分發揮他的個人演員特質,創造了一個讓人不安的獨白劇場。

憂鬱的演員

席克是德國當今很受歡迎的知名演員,電影、電視邀約不斷,他也曾以光頭造型在○○七電影《皇家夜總會》裡演個大反派。他是個憂鬱小生,眼神藏著許多故事,臉部線條冷峻,不太有笑容,很適合《森林前的夜晚》的角色。

他身穿鐵灰色西裝,但不穿襯衫,露出胸膛,在舞台上以腳尖持續原地快速踏步,將近九十分鐘不停,體力驚人。主角是個已經完全失去希望的社會邊緣人,哭喊著自由,控訴著社會。他的演出力道拿捏精準,其實他陰鬱的個人特質只要更加放大,就非常符合這個被世界遺棄的主角了。他聲嘶力竭,整套西裝都浸漬在他汗水裡,九十分鐘的控訴獨白,說詞層次分明,席克證明了自己依然能在劇場舞台上發光。他是科班出身的戲劇人,早年劇場經驗豐富,之後才進入電視電影圈成為明星。這次重回劇場演戲,吸引了許多目光,首演當晚,觀眾席裡星光熠熠,許多知名演員都前來捧場。

導演拉帖拉用強光直接照射觀眾席,幾段音效也刻意提高分貝(演出前甚至讓觀眾索取耳塞),營造出一個非常不安的舞台。而正值「占領華爾街」運動開始全球響應,《森林前的夜晚》裡的主角,其實就很貼近這個憤怒吶喊的新世代。戈爾德思的作品放在新世紀,完全不扞格,劇作家卅幾年前的絕望呼喊,在此時仍有讓人皺眉思考的深刻力道。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