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佩穎沒有戲校坐科的訓練背景,也沒有從小在歌仔戲班演出的實戰磨練,靠著自修苦練,在傳統與現代間,尋找一個歌仔戲小生的新貌。
李佩穎沒有戲校坐科的訓練背景,也沒有從小在歌仔戲班演出的實戰磨練,靠著自修苦練,在傳統與現代間,尋找一個歌仔戲小生的新貌。(Adward Tsai 攝)
焦點專題(二) Focus 接棒傳承.揮灑創新—戲曲新生代點將錄 古今中外取材 臺灣春風歌劇團令人驚豔

當家小生李佩穎 半路出家自許演好戲

沒有劇校坐科或劇團「綁戲」經歷,半路出家的歌仔戲小生演員李佩穎,頂著高學歷卻一頭栽進戲曲的世界,把社團玩成專業劇團,與社友創立了「臺灣春風歌劇團」。一路下來,李佩穎從古路戲演到胡撇仔戲,從義大利即興喜劇到推理劇,跳脫傳統歌仔戲的唱念作打,培養自己「百變」小生的能力。

沒有劇校坐科或劇團「綁戲」經歷,半路出家的歌仔戲小生演員李佩穎,頂著高學歷卻一頭栽進戲曲的世界,把社團玩成專業劇團,與社友創立了「臺灣春風歌劇團」。一路下來,李佩穎從古路戲演到胡撇仔戲,從義大利即興喜劇到推理劇,跳脫傳統歌仔戲的唱念作打,培養自己「百變」小生的能力。

臺灣春風歌劇團《周仁獻嫂》

2011/12/10~11  14:00 台北 大稻埕戲苑

INFO  02-33939888

夜晚的台北迪化街繁華暫歇。

位於永樂市場八、九樓的大稻埕戲苑,燈火通明,一間間排練室流洩出弦音鑼鼓聲,都馬調、七字調,各唱各的,熱鬧無比。

台灣春風歌劇團當家小生李佩穎,一手拿著手機聽音樂,一手跟著京劇小生曹復永練身段,唱出:「咬牙切齒我罵小人,他將我周仁推入虎口,我怎忍將大嫂嚴府交,逼我獻嫂背義吃人夠……」

半年前,李佩穎才在「唱戲吼起來」的陜西「蹲點」兩個月,用注音符號拼音學會的陜西話,演出秦腔經典劇目《周仁回府》折子〈悔路〉;半年後,李佩穎唱回母語,十二月要在大稻埕戲苑推出歌仔戲版《周仁獻嫂》。

從台灣到大陸,從秦腔到歌仔戲,這是「三十而立」的李佩穎,給自己的新功課。

小小戲迷非科班  從社團玩到劇團

沒有戲校坐科的訓練背景,也沒有從小在歌仔戲班演出的實戰磨練,這位頂著台大法律、社會雙學士、清大社會學碩士、北藝大博士班頭銜的歌仔戲小生,靠著自修苦練,在傳統與現代間,尋找一個歌仔戲小生的新貌。

小時候,跟著外婆看電視歌仔戲,李佩穎成了小小戲迷,心想:以後有機會要學歌仔戲。考上台大法律系,李佩穎進了歌仔戲社,大二當上社長,原本只是玩玩的心態,沒想到,一頭栽進後無法自拔,學起戲來比上課還認真,不只課餘時間勤練功,更當起追星族,天天到台北老字號的民權歌劇團戲台下報到,看戲。

一晚,民權當家小生王桂冠演出胡撇仔經典《泰山邱一郎》,李佩穎只記得坐了下來,回過神已是兩個鐘頭以後,她跟著戲中主角一起笑一起悲,深深為劇情所吸引,李佩穎期許自己:有一天,也能把那晚的感動傳達給大家。

台大歌仔戲社十周年推出具有女性主義色彩的戲《三寸金蓮》。公演結束,學姐們提議成立一個校友為班底的歌仔戲團,即使畢業了,大家還能聚在一起做戲。二○○三年,臺灣春風歌劇團在台北保安宮推出創團公演,宣告成立。

這群廿多歲的少年家,不只愛傳統,更喜歡嘗試新東西,做起戲百無禁忌,沒有沉重的包袱。即使沒有演出費、排練費,有時還得掏錢貼補,但做戲的熱情不減。

為劇團樂當打工族  創新戲碼挑戰百變小生

身為春風當家小生,李佩穎選擇當個打工族,以便留下更多時間給歌仔戲。從春風○六年的《飛蛾洞》、《玫瑰賊》,○七年《威尼斯雙胞案》,○八年《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八郎探母》,到歌仔戲苦旦廖瓊枝的封箱系列《凍水牡丹》的陳三與王魁,和豫劇跨劇種合作的《金蘭情 × 誰是老大》,李佩穎從古路戲演到胡撇仔戲,從義大利即興喜劇到推理劇,跳脫傳統歌仔戲的唱念作打,培養自己「百變」小生的能力。

與小劇場導演傅裕惠合作的實驗歌仔戲《飛蛾洞》,天生一張「好人臉」的李佩穎,要挑戰陰陽幻化,忽男忽女的飛蛾妖怪,陰森、狂妄又悲情的性格,和傳統歌仔戲小生有很大差距,李佩穎雖然加入花臉詮釋,剛排練時,還是被大家笑很「娘」,悲戲演成了喜劇,讓她大感挫折。

李佩穎打電話向蔡美珠老師求救。蔡美珠,是早年「新菊聲」小生,也是李佩穎學戲生涯的重要導師。那次,一句口白就學了兩三個小時,她才明白:迷死人不償命的小生「氣口」,可是多少年經驗累積才能成就。

二○○六年,春風重演胡撇仔戲經典《玫瑰賊》,這是蔡美珠的代表作。胡撇仔戲因為加入爵士鼓、流行歌曲等元素,演出風格活潑自由,曾有人以「黑白撇撇」形容。李佩穎學戲後才發現,胡撇仔戲的自由,絕不是「黑白撇」就能撇出一台好戲。

李佩穎穿馬靴,拿武士刀,還要唱流行歌〈郊道〉,歌仔戲小生身段已不敷所用,她再向蔡美珠求援。蔡美珠說,古路戲小生要撐住腰,肩不能動,胡撇仔戲小生則要反其道,設計一些小動作,肢體才能更靈活,李佩穎從《玫瑰賊》學到:胡撇仔,是要融會貫通後,才能化有形的規範於無形。

春風改編義大利即興喜劇《威尼斯雙胞案》,打出「不是逐字翻譯」而是「二度創作」的新時代歌仔戲口號,義大利即興喜劇「不按牌理出牌」,和胡撇仔戲有著異曲同工之妙,春風這群年輕人把即興喜劇的lazzy(把戲),玩出了戲曲身段vs.日本武士刀、爵士舞vs.搖滾樂、宅男vs.腐女,還有李佩穎騎重型機車橋段,她穿梭在兩個靈魂(雙胞胎)間,情緒與節奏的轉換,必須拿捏得更精準。

改編自克莉絲汀推理小說《東方快車謀殺案》的《雪夜客棧殺人事件》,將傳統戲曲與偵探推理劇情結合,李佩穎飾演一個具有雙面性格的九品縣官,導演要求要帶點日本動漫《死亡筆記本》男主角的fu,又顛覆傳統小生完美的形象。

流浪到陝西重拾生命力  更大目標「學會演活戲」

從大學時代戴著牙套青澀唱出人生第一齣戲《陳三五娘》,十三年來,李佩穎在傳統與實驗間摸索著,她說,對歌仔戲的熱情依舊,但看到身邊年輕戲曲演員,在貧瘠的戲曲環境堅持得很辛苦,就連從小學戲的戲校畢業生,因為無以維生,一個個轉行,半路出家的自己開始困惑:是否還能堅持下去?陷入低潮的她,在雲門「流浪者計畫」補助下,到西安學習秦腔,雖然累到進醫院打點滴,但秦腔豐沛的生命力,撼動了李佩穎,又有繼續奮戰的勇氣。

打工、念博士班、排戲、演戲,李佩穎每天行程滿檔,還有好多的計畫想實踐:推出歌仔戲版《悲慘世界》、重演胡撇仔經典《泰山邱一郎》……更大的目標:研究演「活戲」的功夫,不用劇本也能演出一台好戲。「現在的我,只想充實地過每個當下,傳統或創新不是重點,重要的是,演好看的戲。」李佩穎相信,只要能堅持下去,總會走出一條自己的路,這條路,守住傳統,但也與時俱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