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逃者》(2011)
《叛逃者》(2011)(張乾琦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逃離北韓者的斑斑血淚

美籍台裔攝影家張乾琦二○○七年至○八年間,接受《國家地理雜誌》委託前往中國拍攝「脫北者」——從北韓脫逃、跨越國界到中國、東南亞、日本和南韓等國的北韓人民。張乾琦前後花了四年的時間完成此一系列,透過靜態攝影和影片呈現一路跟拍的過程,鏡頭道出脫北者隨時面對被逮捕與死亡威脅的內在恐懼。

美籍台裔攝影家張乾琦二○○七年至○八年間,接受《國家地理雜誌》委託前往中國拍攝「脫北者」——從北韓脫逃、跨越國界到中國、東南亞、日本和南韓等國的北韓人民。張乾琦前後花了四年的時間完成此一系列,透過靜態攝影和影片呈現一路跟拍的過程,鏡頭道出脫北者隨時面對被逮捕與死亡威脅的內在恐懼。

張乾琦「脫北者」個展

即日起~3/17  台北立方計劃空間(台北市羅斯福路四段136巷1弄13號2樓)

張乾琦「在緬甸的日子」個展

即日起~3/24  台北 其玟畫廊(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52巷19號3樓)

二○○八年,韓國導演金泰均改編自真人實事的電影《北逃》,取材自二○○二年從北韓逃到中國的廿五名難民,闖入西班牙駐北京大使館的真實事件。金泰均依據北韓難民的親身經歷拍成電影。片中描述一位北韓工人,為了治療罹患肺結核又懷孕的妻子的病,偷渡到中國打工掙錢,卻遭遇中國大規模逮捕北韓難民,一群人闖入西班牙大使館,之後被遣送至南韓。生病的妻子過世,留下一名孤子,這名工人想盡辦法協助兒子潛逃出境,無奈最後親人無緣聚首。

在金日成、金正日父子的集權統治之下,北韓成為世界上最神秘的國度之一。一九九○年代末,北韓發生嚴重饑荒,兩千三百萬人口至少餓死一百萬人,有些人開始逃離北韓跨越邊界到中國、東南亞、日本和南韓等國家,被稱為「脫北者」,《北逃》描述的,正是這群人的血淚故事。

作品關注人與家庭的離散

「脫北者」不只在大螢幕上重現,美籍台裔攝影家張乾琦更是親身經歷。二○○七年至○八年間,張乾琦接受《國家地理雜誌》委託前往中國拍攝脫北者。張乾琦跟隨他們一路從中國東北到泰國,以照片和有聲影像記錄這段驚險的黑暗之旅。張乾琦前後花了四年的時間完成「脫北者」系列,首次回台灣展出。

一九六一年生的張乾琦,東吳大學畢業後,遠赴美國印第安納大學攻讀碩士。在美國接觸報導攝影,一九九一年開始從事報導攝影工作,在美國先後服務於《西雅圖時報》與《巴爾的摩太陽報》,一九九五年加入世界著名的馬格蘭攝影通訊社(Magnum Photos)。一九四七年成立的馬格蘭通訊社匯集了來自全世界報導攝影界的佼佼者,成員囊括全球許多新聞攝影獎項,張乾琦是唯一一位台灣攝影家。

從一九九二年開始,人與家庭的離散成為張乾琦關注的主題,他花了十八年的時間追蹤紐約唐人街的中國偷渡客生活,以這群主要來自福建的非法居留者拍攝成的「唐人街」系列為人所知。此外,張乾琦拍攝台灣精神病院龍發堂病患肖像的「鏈」系列,曾受邀在二○○一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及二○○二巴西聖保羅雙年展展出。近期則以台灣新郎與越南新娘結婚(仲介)的過程,拍攝了「我願意」和「囍」等系列。

鏡頭記錄下脫北者的內在恐懼

針對「脫北者」系列,張乾琦表示,如果沒有在中途被逮捕,脫北者最後可抵達南韓。這段極為隱密危險的逃脫路程,從中國東北延伸至寮國,跨過湄公河到泰國,被稱作「亞洲的地下鐵路」。危機四伏的旅途可能得花上數週、數月甚至數年,無論在哪個國家,脫北者都是非法入境,中國警方更經常上演掃蕩或逮捕脫北者行動,動輒可網羅上百名北韓難民。如果遭到逮捕,脫北者會被遣返北韓,送入嚴酷的勞改營或遭判死刑,家人也可能受到牽連。

張乾琦分別以靜態攝影和影片呈現一路跟拍的過程,鏡頭道出脫北者隨時面對被逮捕與死亡威脅的內在恐懼。去年此一系列獲得加拿大Anthropographia人權攝影獎。除了在台北立方計劃空間舉辦的「脫北者」個展,張乾琦另一影像作品「在緬甸的日子」也同時在台北的其玟畫廊展出。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