篠山紀信與1987年作品《刺青》合影。《刺青》長150公分、寬360公分,相當巨大,以他自創的「篠山廣角」技術拍成。
篠山紀信與1987年作品《刺青》合影。《刺青》長150公分、寬360公分,相當巨大,以他自創的「篠山廣角」技術拍成。(圖片提供 台北市立美術館)
藝@展覽

篠山紀信的攝影 精心安排的謊言?

以替十八歲時的宮澤理惠拍攝全裸寫真集造成轟動,在日本藝能界有神一般地位的攝影師篠山紀信,他的鏡頭下除了有女星的美麗形貌外,其實還有許多對日本社會的多角觀察。這次在北美館展出的七十二件攝影作品,具現七十歲的篠山紀信自一九六○年代至今的八大主題,分別呈顯上癮東京、篠山廣角、藝術家、女星、歌舞伎坂東玉三郎、東京胴體、魅影、夢幻等。

以替十八歲時的宮澤理惠拍攝全裸寫真集造成轟動,在日本藝能界有神一般地位的攝影師篠山紀信,他的鏡頭下除了有女星的美麗形貌外,其實還有許多對日本社會的多角觀察。這次在北美館展出的七十二件攝影作品,具現七十歲的篠山紀信自一九六○年代至今的八大主題,分別呈顯上癮東京、篠山廣角、藝術家、女星、歌舞伎坂東玉三郎、東京胴體、魅影、夢幻等。

東京廣角:篠山紀信攝影展

即日起~2011/1/2  台北市立美術館

INFO  02-25957656

在日本藝能界,攝影家篠山紀信擁有神一般的地位,他的名字常與當紅女星連在一起,吉永小百合、山口百惠、松田聖子、中森明菜、廣末涼子乃至於現正當紅的美少女團體AKB48,各時代的當紅偶像都曾與他合作過。由他掌鏡的明星攝影集當中,最有名的就是一九九一年為十八歲的宮澤理惠拍攝的全裸寫真集,轟動一時。然而,他的影像光譜並不局限在青春貌美的女星,五十年來篠山紀信的鏡頭收羅了東京城市、傳統藝人和社會階層等不同主題上。

為鏡頭前的藝人造「美」  攝影不是「寫真」? 

台北市立美術館現正舉辦「東京廣角:篠山紀信攝影展」,七十二件攝影作品具現七十歲的篠山紀信自一九六○年代至今的八大主題,分別呈顯上癮東京、篠山廣角、藝術家、女星、歌舞伎坂東玉三郎、東京胴體、魅影、夢幻等,篠山鏡頭下的日本社會文化面貌包括一九八○年代經濟蓬勃發展下的東京城市樣貌,以及時下的流行趨勢。

一頭小捲髮的篠山紀信,外表看來頗富喜感。出生在東京新宿這個流行文化勝地,周遭充斥的是貧窮、頹廢、奢華、外來人口流入等社會形色百態,篠山自小養成對社會脈動的細膩觀察與趨勢掌握能力。廿歲開始投入專業攝影工作,五十年過去了,他對攝影的熱情依舊不減,「人事物」三元素是讓他持續創作不輟的理由,「每個時代都有自身的特質,而這也何以我會繼續拍下去。」

夾帶明星的光環,篠山的一言一行也受到外界矚目,雖然外界批評他的攝影譁眾取寵的爭議不在少數,也儘管攝影被視為客觀記錄現實的媒介工具,篠山卻提出「攝影是精心安排的謊言」觀點回應、挑戰對他的質疑與傳統的攝影認知,「攝影是虛偽的,世界也是虛假的,但當這兩種謊言加在一起,卻能逼近真實。」

他以藝人為例解釋:「藝人本身就是最大的謊言。」而他的工作就是讓他們在鏡頭前看起來更美:「因為對藝人來說,這就是他們的真實。」「攝影在日文的意思為『寫真』,但若拍攝的東西是虛假,那攝影是否又能被稱為『真實』?」

自創廣角拍攝法  巨幅攝影記錄日本傳統

雖然以女星寫真受到矚目,但這類照片並非這次展出的重點。出身僧廟家庭的篠山,對日本傳統文化有一股傳承的使命感,如他記錄歌舞伎演員坂東玉三郎長達卅多年。坂東廿歲出頭時兩人便結識至今,私交情誼不言可喻。展出一幅《坂東玉三郎後台照》,篠山在同一畫面上以分鏡手法呈現坂東從化妝、梳頭、穿衣到自完妝的過程,「坂東本身也是男人,但化妝過後,卻比女人還要女人,這也是一個謊言。」

像《坂東》這樣動輒三、四公尺寬的巨幅攝影作品,是他以自創的「篠山廣角」技術拍攝而成。「篠山廣角」技術有二,一種是三台大相機並列,同時按下快門,用寬廣的視野捕捉當下畫面,不僅看透人物的細節,同時又能遠眺俯瞰整體場景,《大相撲》裡排排站的相撲選手、工作人員,壯觀場面留駐日本這項獨特傳統文化場域及其氛圍;另一種手法則是篠山以一部相機移動、改變角度拍攝,再進行畫面拼接,如《刺青》裡龍鳳滿身、令人眼花撩亂的黑道分子,看似數量驚人,其實就是同一群人以多張畫面拼接出來的紋身大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