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團員在「頑皮家族2」中,將爆笑呈現自己學琴的辛酸血淚史。
NSO團員在「頑皮家族2」中,將爆笑呈現自己學琴的辛酸血淚史。(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NSO團員的辛酸血淚爆笑重現

音樂家如何養成? 「頑皮家族2」告訴你

音樂家是怎麼造就的?NSO的團員們繼去年備受歡迎的「頑皮家族」之後,再度出擊,跟著作家九把刀《那些年》引發的靈感,推出「九把弓——那一年我們一起練的琴」主題的「音樂家完全養成手冊」,把團員們學習過程中的趣味故事搬上舞台,讓觀眾再度感受這些音樂家的搞笑威力!

音樂家是怎麼造就的?NSO的團員們繼去年備受歡迎的「頑皮家族」之後,再度出擊,跟著作家九把刀《那些年》引發的靈感,推出「九把弓——那一年我們一起練的琴」主題的「音樂家完全養成手冊」,把團員們學習過程中的趣味故事搬上舞台,讓觀眾再度感受這些音樂家的搞笑威力!

NSO實驗音場—顛覆古典頑皮家族2

4/6~7  19:30 台北 國家演奏廳

INFO  02-33939888

魔鬼小提琴手基頓.克萊曼(Gidon Kremer)說過,他的父親曾告誡他,比別人好不算什麼,如果想成功,要比別人好上十倍!而日裔小提琴家宓多里的母親,也在她以小提琴神童發跡後表示過:孩子根本不知道誰是大師,要得到多一點媽媽的愛,就要努力練琴!但是,當初選擇走音樂的路,究竟是不是孩子自己的決定?不管是不是,這些從小被稱讚「有音樂天分」的孩子們,到底都靠什麼樣的點子花招,在成長歷程中安然度過每一關?

NSO團員再度搞笑  血淚學樂史搬上舞台

去年NSO史無前例地推出一場名為「頑皮家族」的節目,在溫馨的演奏廳裡,幾位團員將平時在尾牙被拱出來表演的笑點及排練時的調皮搬上舞台,從化身空服員的團員帶著觀眾繫上安全帶起飛之後,全場歡樂的搞怪演出令觀眾大開眼界。事後的觀眾問卷,在「滿意」、「推薦」、「希望再欣賞此類節目」的項目中都拿到高分。誰也看不出這些平常在大廳正襟危坐的團員們,居然具備這些深藏不露的絕活!

這次的構想是從九把刀大紅大紫的電影而來,再度擔任「非常搞笑首席」的第一小提琴手梁坤豪說:「他有刀,我們有弓!」電影名稱是《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那我們就來做一個「九把弓——那一年我們一起練的琴」好了!於是大夥兒集思廣益,把從小學琴到進樂團的經驗丟出來,沒想到,十段故事敘述的辛酸血淚史,果然又造就一場妙不可言的爆笑喜劇!

「《那些年》是從國中開始寫,但我們的故事是從一歲開始。」在導演李易修的安排下,梁坤豪扮成說書人貫穿全場。話說第一關就是父母與孩子之間的爾虞我詐──在《命運》交響曲樂聲中,「隨時搞笑首席」黃日昇扮演周歲孩童舉行抓周儀式,面前有各式各樣的物件,但不管他抓到什麼,爸媽都會刻意把它弄掉,直到最後抓到琴了,才趕緊點頭稱是,開心宣告他日後將以演奏家作為此生的職業。當然,期間還不時地有《大白鯊》或希區考克驚悚的配樂來穿插,讓這個選擇變得詭異萬分。

誇張劇情令人捧腹  其實都是人生回憶

演出中,他們還拿樂器名稱開玩笑。簡易的佈景及積木式的坐墊作組合拆解,舞台一下就換成樂器行,店裡安德石、宇新樂、宮西純三位外籍老師以《卡門》的〈哈巴奈拉舞曲〉為小孩作示範,要讓他選一樣想學的樂器,但他卻一直都選不出來,因為:「我不要學長笛,因為鼻子會變長!」(瑞士籍長笛首席安德石長相的特點就是鼻子長)……「我不要小號,因為名字太難聽!」……「我不要土巴號,我不想背一個垃圾桶在身上!」最後還是孩子「眼尖」選了大提琴,因為其他的樂器都要辛苦地變奏,只有大提琴一直重複著同樣的四個低音,好簡單啊……

「每一段劇情都比較誇張,但其實都有一些影子在裡面。」躲在琴房吃火鍋、家教學生永遠教不會、太用功練琴從來沒交過女朋友……每段的揶揄、諷刺、幽默與精彩的演奏可說都是團員們的心路歷程。想要知道他們如何走到這一步?請看「頑皮家族2──音樂家完全養成手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