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ward Tsai 攝)
藝妙人物事

郭子乾 不可預期的表演人生

有種明星是站在舞台上,立刻鋒芒萬丈,引人目光。另外一種,則是站在舞台上,完全卑微、細小,彷彿世上那些為小事所悲所喜的街坊小人物該有的表情全 長到他臉上去了。看久了,甚至覺得那些張媽媽、李伯伯、賣菜阿婆、收垃圾的駝背阿伯都該有張那樣的臉,好像風一吹,五官就會被風沙埋在土裡不見天日,這樣 飄忽卑微的人,你就是忍不住多看他兩眼。

郭子乾就是這種樣的明星。這次屏風表演班《女兒紅》他演出一名從中國逃避戰爭落腳台灣的老兵,為那些動盪年代裡面目模糊的小人物,勾勒出清楚的輪廓。

 

有種明星是站在舞台上,立刻鋒芒萬丈,引人目光。另外一種,則是站在舞台上,完全卑微、細小,彷彿世上那些為小事所悲所喜的街坊小人物該有的表情全 長到他臉上去了。看久了,甚至覺得那些張媽媽、李伯伯、賣菜阿婆、收垃圾的駝背阿伯都該有張那樣的臉,好像風一吹,五官就會被風沙埋在土裡不見天日,這樣 飄忽卑微的人,你就是忍不住多看他兩眼。

郭子乾就是這種樣的明星。這次屏風表演班《女兒紅》他演出一名從中國逃避戰爭落腳台灣的老兵,為那些動盪年代裡面目模糊的小人物,勾勒出清楚的輪廓。

 

屏風表演班《女兒紅》深情版

4/1  14:30   4/6~7  19:30  

4/7~8  14:30   台北市社教館城市舞台

4/14  19:30   4/15  14:30 

新竹縣文化局演藝廳

4/21  19:30 嘉義縣表演藝術中心演藝廳

4/28~29  14:30   4/28  19:30 

臺中市文化局中山堂

5/5  19:30   5/6  14:30 

臺南市立臺南文化中心演藝廳

5/12  14:30、19:30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5/26  19:30   5/27  14:30 

桃園縣多功能展演中心

INFO  02-29382005

6:40  台北新生公園,跑步

郭子乾習慣早起,因為要帶兒子去上學,送他去上課後,郭子乾就到學校附近的公園慢跑,「跑步可以放空,對表演有些幫助,加上我也有點年紀了,固定的運動,流流汗是好的」。

他兒子現在小學六年級,功課如何?「全校全校兩百五十二個,他只有兩百四十六名,你說呢?」以前郭子乾會要求兒子的功課,結果他爸說:「你自己小時候功課這麼爛,我們也沒說什麼。」他想了一想,覺得父親說的有理,便也不要求了,「我小時候功課超爛,根本不知道要做什麼。」

郭子乾的父親是教員,黑龍江人,被調到埔里當老師。「我在埔里念小學的第一天,就哭著回來,全校都在講台語我聽不懂,就在那樣的環境長大,我現在台語講得比國語好。」書亂念,只考上中國海專,剛好李國修老師到海專帶戲劇社,「他只教五年,我早一點到,晚一點到都遇不到他,沒遇到他,我的人生就完全改觀了。我從來不知道要做什麼,上了國修老師的表演,從此立志當演員。」

海專有一堆南腔北調的教官,他覺得有趣,常常模仿給同學看。人生很難預料,郭子乾在成長過程中學會的亂七八糟技能,全成了他表演的養分了,「所以我家小朋友功課不好,想一想,算了,人生怎樣都很難說。」

 

 

9:30  台北濱江市場,買菜

喜歡跟人接觸的郭子乾,冰冰冷冷的超市很不對他的胃口,「如果有空的話,我常會陪太太去逛傳統市場。」市場花樣很多,他事事都覺得很有趣。每次出門,他隨便穿,不在乎衣著,「倒是我太太壓力比較大,她很少曝光,很多人好奇她長什麼樣子,她不太習慣。」他們為此研究一個「作戰方針」,在市場,太太走前面,郭子乾在後面幾公尺跟著走,「因為大家看到我,習慣會往後看,跟著怎樣的女人,沒想到我的女人其實是走在我前面。」

除了逛市場,郭子乾也很愛往郊外跑,「鄰居親戚很愛跟我出去玩,我們每年都會去苗栗採草莓,看到我來,就買十盒送兩盒,邊摘邊吃也沒不管你。」逛傳統市場也是有類似的樂趣。不過,郭子乾是公眾人物,很習慣跟人互動、拍照、打招呼,但他的家人就不見得了。

有次他和老婆、孩子去大賣場,遇到四、五組狗仔狂拍,把小孩擠到角落拍個不停,「這次我是真的生氣了,很怕小孩被嚇到。我猜大概是狗仔接到通風報信說,我和女人及一個孩子在逛賣場,他們以為可以拍到私生子什麼的,沒想到就是我老婆。」結果,隔天報紙出來的標題:「郭子乾一家和樂逛賣場」。

 

 

11:30  屏風表演班,排演

觀眾對郭子乾最主要的印象都是來自是綜藝節目的模仿秀,其實他最早是演出屏風表演班的戲,之後才在「連環泡」做道具,一步一步出道的。「我喜歡舞台劇,那是一個重新檢視自己生命經驗、表演技巧的機會。觀眾反應比電視直接,是一個很過癮的經驗。」

舞台劇常有些臨機應變的時刻,比如和九孔演《救國株式會社》時,他的墨鏡突然掉下來了,全場爆笑,連台上的演員也笑場,郭子乾提到這段往事,仍止不住笑意。雖然登台很多次,但對於這次演出,他心裡還是有些壓力,「這是國修老師自己的故事,我在他生病後接了這個角色,有一些傳承上的壓力,怕演不好。」

他另一個擔心則是:觀眾對郭子乾是既熟悉又陌生,大家對他的「模仿秀」印象太深了。好比,前陣子郭子乾演了舞台劇《梁山伯與祝英台》的四九,舞台上,他說:「公子死了。」原本是悲悽的氣氛,觀眾突然爆笑出來,觀眾的笑聲連續到下一幕,四九替梁山伯燒冥紙的戲,「這大概就是諧星的命運了,不論你麼用力,大家看到你還是想發笑。」

不要說是觀眾了,連郭子乾現場排戲,明明是悲傷的戲,旁邊的工作人員還是在忍笑,只要有一個人笑出來,全場隨即崩潰狂笑。導演安慰他:「沒關係,這戲是笑中帶淚,只要有幾場是很感人的就夠了。」但對郭子乾來說:「觀眾在不該笑的時候笑出來,我心裡其實是很無奈的。」

 

 

13:00  劇團辦公室,慶生

下午排練時,工作人員說國修老師有急事,要郭子乾去接電話,「我嚇到了,馬上跑到辦公室,奇怪,怎麼暗暗的?最後,他們端出生日蛋糕。」他今年原本並不打算過生日。因為春節到韓國旅行,在飯店被熱水壺燙燒整片大腿,覺得日子太倒楣,想要低調一些。事實上,倒楣事不只這一件,他住院的時候,父親來探病,順便做個健康檢查,竟然發現胃癌。父親動完手術要出院,換母親腳關節受傷,要入院開刀。這全是過年後一個月之內發生的事,「我想,媽的,我也太倒楣了吧。」

劇團幫他過生日,連「全民最大黨」的工作人員也幫他過了兩次生日,最不想過生日的時候,卻一連過了三次,他釋然了,「我現在是把不幸當意外,不把所有的意外當不幸了。就像我昨天車子停好好的在停車格,也能被刮破一個大洞,你說倒不倒楣?」他很樂觀,相信壞事一定會過去,下半年就要走好運了。

他以兒子對這些「不幸」的反應當借鏡,學校一堆同學問他:「你爸的燙傷倒底是怎麼一回事?」他兒子回答到煩了,最後回說:「我和我爸、我媽在飯店裡,有天晚上,突然來了一個賽德克.巴萊拿著刀,把我爸的腿割下一塊肉。」郭子乾聽了覺得十分有趣:「我們大人就是把倒楣的事看得太嚴重,需要用一些輕鬆的態度來看待一些生命的意外。」

說著,他便指著屏風辦公室走道那張《傳與本紀》的演出海報,這是演一個戰敗到台灣的老兵故事,因為需要在舞台上背部全裸,沒人敢演,李國修當時問劇團裡的男演員有誰要演?「我就是這樣不怕死,一直舉手,那時不是多會演,只是敢而已。」當年,男演員背部全裸演出,簡直是開風氣之先,男演員是郭子乾,女演員就是許曉丹了。

 

 

20:00  中天電視攝影棚,錄影

我問,模仿秀有打算做到什麼時候嗎?沒想到,郭子乾想了一下,便給了一個很肯定的答覆:「大概五十五歲吧!」為什麼?「這個節目能做到現在已經是奇蹟了,我不敢想這個節目還能再紅個八年」。大概五年前,他就感受到瓶頸了,一方面是收視率維持平盤,一方面是該模仿的人都模仿完了,「我們不曉得,台灣的觀眾什麼時候會膩。」

電視是個速食的文化,他總是邊演邊想,「你還來不及把角色想得很透徹,這個角色可能因為新聞事件的關係,明天就沒了。」郭子乾每天晚上十點下戲後,就把「模仿」完全隔絕在生活之外,「我不去想哪裡模仿的好,哪裡模仿的不好,那沒用,因為這個角色,明天不見得有。」他現在的想法是,第一次演出時,把角色演到七、八十分就,下次有機會演的時候,再從七八十分這個基礎上慢慢往上加分。

不過,模仿的現場還有些成就感的事:只要接到新的角色,郭子乾還是很興奮,嚐試做出一點不一樣的新趣味。還有,一些不預期很像的角色,突然做得很像也很有成就感,譬如說趙傳,「我只是和化妝師在亂聊,沒想到畫出來超像的。」因為太像了,趙傳的演唱會還找他去當來賓,畫化妝時,「頭巾一戴,化到最一筆,我看到鏡子,趙傳剛好站在後面,兩相對照,真是好像,我們都笑了。」

人生最妙的,就是那種沒在預期裡卻得到一切的感覺,就像郭子乾從來沒想到會有一天站在攝影機前模仿,站在舞台表演。我問他,如果沒遇到李國修的話,他現在會做什麼?他想了一下,「我現在大概會在跑船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