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豫中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雲門舞集舞者

葉文榜 中性、開放 能屈能伸

雲門舞集二團資深舞者葉文榜說,自己的特性是「中性、開放」,能夠面對挑戰、能屈能伸。這次被借調到雲門一團,擔綱《九歌》中雲中君一角,整整八分鐘不落地的騰空之舞,他說是「大挑戰,大事情,大突破!」有懼高症的他,也硬著頭皮勇敢面對……

文字|鄒欣寧
攝影|趙豫中
第237期 / 2012年09月號

雲門舞集二團資深舞者葉文榜說,自己的特性是「中性、開放」,能夠面對挑戰、能屈能伸。這次被借調到雲門一團,擔綱《九歌》中雲中君一角,整整八分鐘不落地的騰空之舞,他說是「大挑戰,大事情,大突破!」有懼高症的他,也硬著頭皮勇敢面對……

人物小檔案

  • 新竹人,小學二年級開始接觸體操,國中三年級正式習舞。
  • 2000年臺北藝術大學舞蹈系畢業,2004至2007年為雲門舞集二團團員,離團一年後,2008年再度加入二團至今。
  • 演出二團多位特約編舞家作品,如「波波歷險記」系列(布拉瑞揚)、《斷章》(伍國柱)、《牆》(鄭宗龍)等。
  • 2012年,被借調至一團,演出《九歌》雲中君一角。

採訪時,葉文榜的口頭禪是:「我要怎麼講呢?」殫思竭慮,非得想出個妥貼周全的說法。

舞團的人說他擅長溝通,一問之下,他是個天秤座。十二星座中唯一的非生物,講究精準的衡量器具。

問他怎麼形容作為舞者的自己,他說,「中性、開放」,隨即笑說,欸,不知道這樣形容恰不恰當。

眼前還真浮現了一座不停擺盪的秤子,隨時拿捏著合宜分寸。這個卅多歲的舞者,雲門二團的元老級團員,今年被借調到一團跳《九歌》,擔綱的正是需要「超完美平衡」的角色,雲中君。

開始學舞晚  用努力證明自已

葉文榜正式學舞的年紀頗大,國三才去舞蹈社拜師學藝。在那之前,他學了兩年業餘體操。初次登台,他記得很清楚,是國中為了歡送畢業學長姐,他自創了一套融合體操和「自認為」耍槍和旗子的舞蹈,跟幾個同學上台表演。

「那時候覺得,上台表演好幸福唷!」跳舞的滋味太令人眷戀了,葉文榜索性在課業壓力最重的國三,自己到舞蹈社報名習舞,以高中舞蹈科為升學目標。

當時舞蹈社每週上兩次課,因為好玩,也肯學,葉文榜只要有空檔就跑去舞蹈社上額外課程。不過,第一次考舞蹈班卻鎩羽而歸,「那時候沒搞清楚舞蹈和特技不同,一進去術科考場就一直翻……」他苦笑著說,幸好「國四班」在舞蹈社扎實學習芭蕾和中國舞,打下良好基礎,終於考上華岡藝校。

離開新竹到台北唸書,那幾年葉文榜壓力頗大。家人已經反對他跳舞了,念的又是學費高昂的私校,「我最怕開學註冊,因為每次都被說不要再念,要我回新竹。」

這段和家人抗衡的日子裡,他必須不斷證明,跳舞是有出息的、能謀生的,插班考上藝術學院舞蹈系(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是一個例子,後來考取雲門,總算終結了家人的質疑,「算是實現作為舞者的終極夢想,也是給家裡一個交代,畢竟,一提起『雲門』,就算不跳舞的人也知道。」

在互動中  找到舞蹈的另一種價值

然而,葉文榜進雲門的路並非太順遂。他在當兵前就考上舞團,退伍後,舞團卻沒有舞者缺了。後來重新考進一團,成為正式團員後跳的第一支作品,是雲門走向東方身體技巧的早期代表作《竹夢》。

他很誠實地說,那次經驗帶來很大的挫敗感:「我的身體沒辦法拿到那樣的東西。雖然勉強自己練,但身體跟心不斷打仗,久了不免受挫……」

葉文榜決定轉入當時剛成立的雲門二團。在年輕、草根性強、注重觀眾互動的二團裡,他找到了飛翔的起點,尤其是演出親子系列「波波歷險記」,「對我是很棒的經驗,讓我知道表演這麼多元。原來,不只是做一個漂亮的舞者,跟人互動、把舞蹈帶到社區角落,也是非常棒的事情。」

兒童舞劇大大增強了葉文榜的臨場反應。他的角色要說話,不只擔負傳達劇情的任務,還得隨時感受台下觀眾,最典型的,就是小觀眾情不自禁發出童言童語時,總會引來哄堂大笑,台上的表演者便須適時插科打諢、接招回應。

「下鄉」也是葉文榜津津樂道的工作內容。所謂下鄉,就是到全台各地駐紮,起先是大學駐校,這幾年,還多了駐縣、駐市行程。

以駐校來說,雲門二團的舞者白天排練,晚上教舞,授課對象包括全校師生,「我們從呼吸、身體律動教起,教一點點舞團舞碼片段,也會教即興、創作,最後會是作品呈現。」課程很密集,對白天跳舞、晚上扮演大哥哥大姐姐的舞者來說頗為辛勞,但葉文榜從中發現,原來自己不只會跳舞,也能發揮影響力,讓人愛上跳舞,甚至,給他們一些心靈的力量。這些經驗也讓他學會珍惜每一個碰到的人,因為,相遇就是緣。

克服懼高  昂揚跳出「雲中君」

這次被徵調跳《九歌》跳雲中君,葉文榜連用三個「大」形容:「是大挑戰,大事情,大突破!」

戴著藺草面具,站在高頭大馬的「坐騎」肩上,整整八分鐘不落地的騰空之舞,雲中君是雲門舞作中最為人稱道、最經典的角色之一,擔下重責大任,葉文榜的壓力不在話下,特別是,他其實有懼高症。

帶領舞者排練的助理藝術總監李靜君,提起葉文榜努力對抗「罩門」的練舞過程,語氣有幾分心疼,「他真的是很不容易!」每次一進排練場,坐騎舞者林智偉、趙敦毅就各自扛著葉文榜和另一位雲中君陳韋安,在場上先走一圈,「身體絕對會『很暖』」,葉文榜下了特別重的語氣,可以想見那是怎樣的魔鬼級訓練。

但也不是沒有享受。對個子不高的葉文榜來說,站在高大的舞者肩上跳舞,不同的視野,刺激中別有樂趣。個性溫和的他也開發另一面向的自己,「這角色要有神的氣度,又要有種野性」,說著,他興沖沖拿出筆記,念起林老師給的note:「時而五彩繽紛,時而光彩耀眼,柔中有剛,神氣非凡。」聽來抽象,卻也給了葉文榜諸多想像空間,從中尋找詮釋的可能。

儘管過程中滿是挑戰,「我算是能屈能伸的人。面對很大的挫折、打擊時,雖然辛苦,但總是可以站起來,把自己重組」,說自己屬於「中性、開放」的舞者,從另一個角度看似乎不夠有個性,他惆悵道:「不知道這樣是悲是喜,是好是壞?」

他認為自己還沒跳到那個最適合他的角色,但十分篤定,眼前的雲中君將是他最難忘的舞蹈經驗,「他是另一個我,也絕對會在我心中留下一大塊。」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