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德國鋼琴家

史岱費爾德 深思人生的「德式浪漫」

被譽為「鋼琴貴公子」的德國鋼琴家馬丁.史岱費爾德自獲得萊比錫巴赫國際大賽首獎,一直備受世人矚目。十年來他錄製的十二張專輯,幾乎清一色是德奧系作曲家的作品,專注於此的他,對生命真諦不停反覆思考詰問,對作品內涵不斷琢磨推敲,堪稱體現了「德式浪漫」的深刻精神。

被譽為「鋼琴貴公子」的德國鋼琴家馬丁.史岱費爾德自獲得萊比錫巴赫國際大賽首獎,一直備受世人矚目。十年來他錄製的十二張專輯,幾乎清一色是德奧系作曲家的作品,專注於此的他,對生命真諦不停反覆思考詰問,對作品內涵不斷琢磨推敲,堪稱體現了「德式浪漫」的深刻精神。

NSO名家系列「英雄與皇帝」

2013/1/13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人物小檔案

  • 1980 生於德國科普倫茲。
  • 曾獲魯賓斯坦鋼琴大賽、布梭尼大賽首獎。
  •  22歲拿下懸缺十四年的萊比錫巴赫國際大賽首獎,成為史上最年輕得主。
  •  錄製的專輯獲得三次德國回聲古典大獎。

 

自二○○二年獲得萊比錫巴赫國際大賽首獎以來,馬丁.史岱費爾德(Martin Stadtfeld)的名字就一直與巴赫畫上了等號,這位索尼音樂旗下的德國新銳鋼琴家,在這短短的十年間出版了十二張專輯,其中就有六張是巴赫的作品,這讓人不禁好奇,當年以廿二歲之齡打破了巴赫國際大賽首獎從缺十四年紀錄的他,心目中的巴赫究竟是怎樣的圖像?

史岱費爾德給了一個相當意味深長的答案:「巴赫的音樂看似理性,實則感性;對我而言他的音樂處處瀰漫著情感與詩意,時而讓我沉醉,時而令我輕顫不已。」所謂的看似理性,指的是巴赫音樂裡因嚴謹的對位手法所建築出來的複雜多聲部架構;而所謂的感性,則是指巴赫的音樂其實又沒有局限於特定的曲式,反而是各自擁有作品自己的個性與特色,也正因為如此,演奏巴赫對史岱費爾德而言其實是很大的挑戰。而在巴赫的那個年代,鋼琴尚未被發明,所有巴赫的鍵盤作品原是寫給大鍵琴、管風琴、翼琴(Clavichord)的,所以,如何在鋼琴上演繹出大鍵琴的澄澈、翼琴的溫婉、管風琴的壯麗,也成了史岱費爾德在演奏時不斷琢磨的課題。

一直以來的「德式浪漫」

縱觀史岱費爾德已出版的十二張專輯,會發現一個的特色:除了零星的例外,它們幾乎清一色是德奧系作曲家的作品——巴赫、莫札特、貝多芬、舒伯特、孟德爾頌……在二○一○年他甚至錄製了一張名為《德式浪漫》的專輯,內容包含了舒曼、布拉姆斯與華格納的作品,於是我們聊起了「德式浪漫」,而讓人驚訝的是,年紀才卅二歲的他,對人生卻已有相當深刻的見解與省思!史岱費爾德說,「德式浪漫」對他而言其實無關乎詩情畫意,而是更多對生命真諦的思考與反問——究竟什麼是「人」?人又是如何在這個殘酷而現實的社會中生存?他說,這些問題曾在德國浪漫派詩人艾亨朵夫(Joseph F. Eichendorff)的詩中被大量探討,而史岱費爾德也建議,所有自覺在生活中被種種壓力榨乾的現代人都可以去閱讀艾亨朵夫的詩作《告別》Abschied,以及聆聽舒曼《森林情景》作品集中的第十首!像這樣對於人生縹緲的不安與猶疑、對於「生亦何歡、死亦何懼」的反覆探問、對於現實生活的人文憂懷與省思,在在都符合德國浪漫時期繪畫的風格與宗旨,這讓人想起菲德利希(Caspar David Friedrich)那一幅又一幅的經典名畫,想起了那個與法式浪漫主義截然不同的十九世紀德國!此刻,忽然了然於心,為什麼史岱費爾德一直錄製德奧系列的音樂,原來,他一整個人就是完完全全的「德意志」!

史岱費爾德說,台灣觀眾給他的印象是「知識水平高、涵養豐富,而且熱情溫暖,樂於與人交流」,所以,對於自己於二○一三年初能再度訪台,他既興奮又期待;問他為何挑選了貝多芬的《皇帝協奏曲》作為演出曲目,他則表示這首協奏曲是貝多芬作品的集大成,而其中莊嚴的慢板是貝多芬所譜寫過最美的一個樂章,澎湃高昂的第一樂章則不論對獨奏家或是樂團而言都充滿了挑戰;至於輪旋曲的部分,他個人推斷,貝多芬是在某個小酒館中聽到裡面的樂師演奏,並擷取了他人的旋律作為自己創作的靈感。以上這些,史岱費爾德都希望能與台灣的聽眾分享。

鋼琴貴公子與他的史努比

今年,史岱費爾德準備錄製巴赫《十二平均律》第二冊,並以此展開世界巡迴演出,再接下來,他則有一個宏願,希望能挑戰全部的莫札特鋼琴協奏曲!未來的藍圖雖然依舊圍繞在德奧系列作品上,但足見他的凌雲壯志,相當令人期待。

而在奔波忙碌的演出行程中,史岱費爾德也不忘要隨時放鬆一下,在演出和練琴的空檔,他最愛聆聽華格納的歌劇或是馬勒的交響曲,唯一不聽的,則是自己當時正在演奏的曲子;此外,他也喜歡散步,特別是帶著他的愛犬「史努比」一起!聞此,忽覺眼前畫面一變,從一個正襟危坐,從頭到尾很嚴肅地在談論巴赫、莫札特、貝多芬及德式浪漫,閒暇時還只聽華格納和馬勒的德國俊逸青年,突然變成正在大街上輕鬆漫步的查理.布朗與愛犬!不禁莞爾,深覺在他正經嚴肅之外,也有幾分淘氣與天真,萬分可愛。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