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境》中,五位舞者雖無明顯角色,卻在這些場景中重演相似的情境。
《時境》中,五位舞者雖無明顯角色,卻在這些場景中重演相似的情境。(Robert Benschop 攝 舞蹈空間舞團 提供)
即將上場 Preview 舞蹈空間與編舞家麥斯卡利二度合作

《時境》 往復觀照的時間之舞

舞蹈空間舞團與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繼《橄欖樹》之後,二度合作《時境》。麥斯卡利與舞者利用身體探索時間,期待找出看待時間的不同方式,消解生命憂慮。舞作呈現出一種往復循環的時間觀照,十數個流動場景猶如生命經驗的切片。

文字|鄒欣寧、黃思瑋
攝影|Robert Benschop
第249期 / 2013年09月號

舞蹈空間舞團與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繼《橄欖樹》之後,二度合作《時境》。麥斯卡利與舞者利用身體探索時間,期待找出看待時間的不同方式,消解生命憂慮。舞作呈現出一種往復循環的時間觀照,十數個流動場景猶如生命經驗的切片。

臺北藝術節 舞蹈空間《時境》

9/6~7  19:30  9/8  14:30

台北 水源劇場

INFO  02-27168888轉115~118

時間是什麼?希臘哲學家赫拉克利特曾說:「人不能跨入同一條河流兩次。」這線性時間的經驗,卻不必然是唯一真理。美國物理學家艾倫.萊特曼(Alan Lightman)曾寫過小說《愛因斯坦的夢》,為仍在瑞士專利局工作的愛因斯坦虛構了卅個夢境。在某個夢中,時間即圓,每個人所經歷的生活都是重複的;另一個夢裡,時間是三維的,同一個人在三種時間的世界有三種不同的命運;還有一個夢,時間並非單向前進,因果不再是定論……

萊特曼以詩意感性的筆觸,為愛因斯坦「相對論」中的時間觀提出文學性的解讀,書中關於時空的假設固然開啟讀者遼闊的想像空間,古往今來,無數藝術創作者都曾對時間提出不同假想,即將在臺北藝術節演出的《時境》,就是西班牙編舞家瑪芮娜.麥斯卡利(Marina Mascarell)的「時間舞蹈劇場」。

找出看待時間的不同方式

曾參與荷蘭舞蹈劇場(NDT)的麥斯卡利,二○一○年曾受舞蹈空間舞團邀請,來台與舞空合作《橄欖樹》,二度合作的《時境》,是舞空與荷蘭海牙Korzo劇院主辦CaDance藝術節共製之作,麥斯卡利邀請黃于芬、蘇冠穎兩位台灣舞者赴荷,以長達半年時間發展舞作,今年一月於海牙首演時,獲當地表演藝術雜誌給予四顆星評價。

麥斯卡利曾表示自己害怕死亡,也唯恐時間流逝,透過處理時間題材,或能找到看待時間的不同方式,消解憂慮。《時境》確也呈現出一種往復循環的時間觀照,十數個流動場景猶如生命經驗的切片,五位舞者雖無明顯角色,卻在這些場景中重演相似的情境:有人總是沒來由地被掌摑,有人不斷試圖抓住空中散落的扁豆,有人微笑以對各種荒謬場景,有人一再匍匐扁豆之上,前進又後退。

「時間永無止盡循環」的最鮮明段落,當屬一群舞者在台上,隨著有人讀不同年份的報紙新聞,攝像般以停格動作呈現新聞內容:一九六九年人類首度登月,一七九三年法王路易十六上斷頭台、二○一三年台灣核四公投案立法院衝突,以及近期國軍士官服役體罰致死事件。麥斯卡利甚至預言遙遠三○○五年可能發生的事情,那情境也熟悉地令人分不清今昔……

扁豆布滿舞台踏出浪潮之音

同時,《時境》舞台上布滿一百五十公斤的扁豆,對麥斯卡利而言,扁豆有強烈的時間表徵,既是古埃及埋葬亡者時使用的儀式物件,義大利人也在一年之初食用扁豆象徵新生命重新開始。舞者們在扁豆上製造出的聲響,竟有幾分浪潮的意味,也貼合了時間如流的古老譬喻。

此外,《時境》特別邀請來自美國的音樂家克里斯.蘭卡斯特(Chris Lancaster),蘭卡斯特擅長以電子大提琴搭效果器創造空間感強烈的聲響效果,曾擔任比爾.堤.瓊斯等舞團的作曲家,並受邀為美國總統歐巴馬演奏。此次他擔任現場伴奏和旁白,以聲音創造奇詭迷離的時間之境,是演出的焦點之一。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