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世緯
王世緯(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劇場演員

王世緯 百變妖姬「獨」步舞台

台上的她,妖豔、鬼魅,台下的她,陽光、開朗——這就是王世緯,觀眾眼中的舞台「百變妖姬」。像團火的她,對生命無畏、充滿好奇,身體總是先行於思考,走上演員之路順理成章,也以精湛的獨角戲表演站穩舞台。她說:「當演員很幸福,一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希望未來能一直演下去,不管到了幾歲。」

文字|張慧慧
攝影|許斌
第250期 / 2013年10月號

台上的她,妖豔、鬼魅,台下的她,陽光、開朗——這就是王世緯,觀眾眼中的舞台「百變妖姬」。像團火的她,對生命無畏、充滿好奇,身體總是先行於思考,走上演員之路順理成章,也以精湛的獨角戲表演站穩舞台。她說:「當演員很幸福,一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希望未來能一直演下去,不管到了幾歲。」

黑眼睛跨劇團【九歌3X3】獨腳戲劇展

10/11~13  19:30   10/18~20  19:30

10/25~27  19:30 台北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INFO  02-23060775

認識王世緯的朋友,都說這位舞台上的百變妖姬「瘋狂」,她充滿張力且妖氣十足的演出,總是令人瞠目結舌。殊不知,舞台下,妖氣盡數散去,這位一臉素淨、不拘小節、自由自在的女生,有著一身熱愛陽光的小麥膚色、笑得很開、聲線爽朗,聊得興起時,手舞足蹈,眉眼間都閃著點點星光。

射手座加B型,自小生長在台東廣袤山海中,怪不得她野、她放、她瘋狂,這組合完全是不受控制加強版。王世緯像團火,對生命無畏、充滿好奇,或許是好勝的挑戰心,讓她在二○○年因緣際會到美國雙主修戲劇與舞蹈後,瘋狂再度升級,「那四年半是我的黃金年代。年輕不懂事,一鼓作氣獨自飛到美國中部密蘇里州鳥不拉屎的鄉下讀書,但也是因為在異鄉生活,才有機會在一個距離之外,重新整理自己是誰。」

戲路妖冶古怪  獨角戲獨特迷人

這位六十八年次的火相女子,行動派,身體總是先行於思考,沒有太多猶豫與茫然,因著迷於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讓王世緯順理成章地在高中時期就步上演員這條不歸路。自美返台後,從李清照私人劇團《白素貞》開始,一路與導演單承矩合作了《陳清揚》、《鬼扯》到黑眼睛跨劇團《九歌3×3》,而她妖冶古怪戲路的濫觴,卻可追溯至○五年在台東劇團編導的《重》。

「《重》來自於一則網路盛傳的鬼故事:男人殺了女人,埋在後院,一個禮拜過去了,男人對於孩子的不吵不鬧感到疑惑,問孩子:『你沒有看到媽媽,不覺得奇怪嗎?』孩子回答:『媽媽一直都在呀,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你要一直背著她?』」

當王世緯用陰惻惻的語調說完這個故事,強烈的畫面感,讓人背脊也涼了一半,《鬼扯》裡那位通陰陽的鬼魅女子,彷彿又在妖姬的身體裡活了過來,「我特別喜歡鬼故事,因為神秘,所以迷人。」

聊起多次擔綱獨角戲的經驗,王世緯說:「我覺得到了一個年紀就會想挑戰自己,但演獨角戲就是很『逼哀』呀(苦笑),演完後最想要跟人對話。但獨角戲確實是每個演員都必須去嘗試的事情,它能訓練演員的完整度,但也容易自溺,很危險,特別容易重複自己。導演很重要,舞台上必須要有第三隻眼睛,協助抓出演員的盲點。」

「當然,演員也不能只是走進排練場等候導演指示,必須不斷思考,保持敏銳度,彼此協調出最適切的方式。」王世緯也曾擔任導演、劇團行政、技術人員,多重身分的轉換,讓她能夠用同理心思考創作的每一個環節,成為一個柔軟又有彈性的表演者。自言是「右腦人」,以身體感官思考的王世緯,也十分有自知之明地說:「我沒有當導演的腦,導演需要非常強的邏輯與號召力,而我最擅長地還是進入一個角色,建構她的生命。」

每個階段  重新認識自己

即便演員路看似順遂,年過三十,瘋狂如王世緯也對生命產生疑慮,開始去想「如果不做演員,還能做什麼?」但這個問題直到現在仍然無解,「面對未來,依然惶恐,只能努力做到最好,演員大部分都是工作狂,永遠有進步的空間,所以必須要夠敏銳。另外,也要能切割工作與生活,懂得生活,懂得放空,與自己獨處。一個不懂享受生活的人,不會是好演員。」

「老實說,戲劇中的每個角色,不過是人生的投射,但仍需要演員的生命經驗,換來與角色並行的餘裕,而非被駕馭。」處在不年輕也不老、一點小尷尬的階段,王世緯開始學習「慢」與「收」,學習看見過去所看不見的。

○七年的「雲門流浪者計畫」讓她到了泰國打開感官,接受刺激,去吸收、觀察、理解,反芻過去所受過的各種身體訓練,日本舞踊的收與束縛、瑜珈的慢、泰國舞蹈的宗教信仰,都與西方現代舞的大開大闔截然有別。「東方的身體訓練要求人找到自己的重心,有了重心,聲音的投射才有穿透力。到泰國最重要的意義是,為自我的質疑找到出口。每一次跳脫舒適圈的挑戰與完成,都能讓我更仔細地審視自己。我開始覺得,觀眾的反應是次要的,每一個作品都是為了要完成我自己。」

不只旅行,閱讀也讓王世緯沉澱躁動的靈魂。令人意外的是,她的閱讀對象卻是泰戈爾、艾蜜莉.狄金森、葉青等詩作,「人老了容易多愁善感,最近讀詩特別容易感受其中的韻味,喜歡在晚上讀,能夠安靜。但!王世緯讀詩?太噁心啦!」

從狂放到收斂  生命體驗舞台展現

美國作家瑞蒙.卡佛(Raymond Carver)曾說:「對大多數人而言,人生不是什麼冒險,而是一股莫之能禦的洪流。」但對王世緯來說,或許生活既是冒險,也是抵擋不住的洪流吧。從年輕時期的古怪、瘋狂、假掰、不受控制,日常生活也總是帶著誇張的「表演感」,到近年開始懂得收歛、靜定,王世緯說:「這樣的轉變,在卅歲後特別明顯,最不爭的事實,就是體力下降啦、被稱呼是『緯緯姐』啦,好像一夕之間就成為前輩了(苦笑)。我開始覺得,演員的生活就是不斷修行,去觀察、儲存、控制這些看不見的能量。」

去年王世緯的父親過世,今年十月將演出的《九歌3×3》大司命一角,掌管生死,讓她一反過去在舞台上「說自己的故事」的抗拒,而在大司命中放入了自己的血肉,「這個作品像是我階段性的檢視,來測試我『是不是還可以做下去』?我們試著用一種比較鬆的方式,來談很嚴肅的議題。生老病死由神決定,但人在這個框架內,有能力去主宰自己的行為,我們希望透過這樣的轉化,來面對『命運』的主題。」

「我覺得當演員很幸福,一直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希望未來能一直演下去,不管到了幾歲。台灣現階段最缺的就是老演員,即便又老又皺又胖,但在舞台上,最真實,也最美。」王世緯如是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美國密蘇里州林登沃德大學,舞蹈戲劇雙修學士。

◎ 早年參與台東劇團,任行政與演員。後與朋友創立李清照私人劇團,主要擔任演員。

◎ 重要演出作品:李清照私人劇團《曹七巧》、《白素貞》、《陳清揚》、《夏綠地》;外表坊《鬼扯》;無獨有偶《降靈會》;萬華劇團《第11號星球》;再拒劇團《美國夢》(日本巡演);EX-亞洲劇團《猴賽雷》、《百年復甦》、《赤鬼》。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