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機鋒 世界上最美的不協和音─天才們》
《天才.機鋒 世界上最美的不協和音─天才們》(亞藝藝術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音樂與文學天才縱橫的季節

鋼琴家顏華容論及莫札特與浦羅柯菲夫的《天才.機鋒 世界上最美的不協和音─天才們》,與鋼琴家古曉梅重新翻譯的托爾斯泰《藝術論》,讓讀者在夏末秋初的此時,伴隨上述兩位鋼琴家親自演繹的的音樂,領略書中的三位天才,以藝術縱橫人間的精采風景。

鋼琴家顏華容論及莫札特與浦羅柯菲夫的《天才.機鋒 世界上最美的不協和音─天才們》,與鋼琴家古曉梅重新翻譯的托爾斯泰《藝術論》,讓讀者在夏末秋初的此時,伴隨上述兩位鋼琴家親自演繹的的音樂,領略書中的三位天才,以藝術縱橫人間的精采風景。

今年五月鋼琴家顏華容的《天才.機鋒 世界上最美的不協和音─天才們》CD書出版,談論相差近一世紀的兩位天才音樂家莫札特(W. A. Mozart)與浦羅柯菲夫(S. S. Prokofiev);八月,鋼琴家與俄語專家古曉梅重新翻譯俄國文學界另一位天才托爾斯泰(L. Tolstoy)的晚年著作《藝術論》。這兩本書中的三位天才,縱橫音樂與文學,橫跨三個世紀,看著書,配著隨書附上的CD所送出的樂音,讓炎炎夏季飄蕩著北方俄國的清涼之風,在風中也彷彿聽見天才們論藝術的機鋒。

顏華容與古曉梅,前後畢業於莫斯科音樂院(一九九七年與二○○一年)。兩位鋼琴演奏博士以她們紮實的硬裡子工夫,演奏俄國學院派最傲人的古典樂派作品,也如魚得水地詮釋了俄國作曲家的經典之作。難得的是她們的文筆細膩、精確,流露出於物質不豐富的時代,勇於至艱難冷冽的北國國度受深度洗鍊而有的傲氣,但又不失女性的細膩與溫婉。看著她們筆下描述的天才,再聽她們的琴音,不禁為這兩位傑出的女鋼琴家喝采起來。

多元閱讀  竄動在字裡琴鍵間

從《天才.機鋒 世界上最美的不協和音─天才們》一書中,可以感到顏華容是一位愛看書的鋼琴演奏家。愛看書,對於演奏者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大多數的演奏家,愛音符更甚。而她看的書,從軟性的關於作曲家生活傳記,到硬性的鋼琴結構、樂曲風格,都綜合流竄在她的敘述之間。她看見了莫札特的皮膚顏色:「當他從義大利回來時,皮膚的色澤變黃。」也描述到浦羅柯菲夫的壞:「媽媽的鼻夾眼鏡碰到我時,我還會一巴掌打過去尖叫……」她也論及莫札特使用的「單卡子擊絃裝置」的維也納式鋼琴,深入討論K.330、331、332三曲中曲式的改變、調性與樂章間的連貫性,也為浦羅柯菲夫的音樂中許多不協和音的現代音樂作品抗辯,道出他也曾規律嚴謹地從「觸鍵重點放在指間、手挽放鬆……」的傳統演奏法,再行創新蛻變。

從顏華容文章敘述中,可預先聽見她對音樂可能的處理。果然,再聽及她CD中的樂曲時,音樂中藏著「書海」的聲音,豐富、紮實而有內涵。她的莫札特《A大調鋼琴奏鳴曲》K.331與《C大調鋼琴變奏曲》K.265中的觸鍵與音色處理,精確、有深度;浦羅柯菲夫的《鋼琴奏鳴曲》中,成功地讓人聽不見浦羅柯菲夫怪誕快速的炫技,而是流露著俄國民族堅忍之風的樂音。

原文直譯  伴音樂論藝術

古曉梅翻譯托爾斯泰的《藝術論》,對於音樂學界與藝術界真是值得歡欣鼓舞的事。自一九二一年三月耿繼之翻譯《藝術論》(商務印書館出版)後,一九八一年蔣勳曾依照耿繼之的譯本與英文版譯本再作修訂潤飾,兩人均是使用英文譯本來翻譯。而自一九○九年托爾斯泰出版俄文《藝術論》以來,這是第一本由俄文直接翻譯的譯本。這樣的譯本,展現了古曉梅令人稱羨讚嘆的優點,一位擁有俄、美鋼琴演奏博士頭銜的鋼琴演奏家,能有俄國文學專家的俄文造詣,更難得的是能以流暢易懂的文筆,譯出這位出生於十九世紀初逝世於廿世紀初的大文豪重要著作。

此本譯本附上古曉梅錄製的CD,曲中多為俄國作曲家的作品,如拉赫瑪尼諾夫(S. Rachmaninov)和柴科夫斯基(P. L. Tchaikovsky)的鋼琴小品,與譯本相附和,展現濃厚的俄國風味。俄國的音樂與俄國的書在古曉梅這次的出版中密切結合,於炎夏的夜晚,共論藝術。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