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音藝術家姚仲涵與編舞家林宜瑾合作的《動次動次編舞》則是讓聲音藝術成為肢體動作的觸因。
聲音藝術家姚仲涵與編舞家林宜瑾合作的《動次動次編舞》則是讓聲音藝術成為肢體動作的觸因。(蔡欣邑 攝 林宜瑾 提供)
ARTalks

實驗性創作.創作性實驗

“Yes! Try Out”的「實驗.創意」讓不同作品的多重影像劇場本質迸發出來,當人們已經厭倦了刻板的劇情結構,這個Lab實驗啟動計劃,不僅在單一作品中表現出展演的多層次,更是在橫向的「作品—作品」聯結上,讓每個作品的影像與內涵,複疊到另一部作品上,一部接著一部、一部影片疊著另一部影片,在同一空間的不同區塊面向裡呈現,而且絕對超越僅僅由視覺影像所呈現的空間感,同時也是一種多元敘事觀點的表現策略。

文字|邱誌勇、蔡欣邑
第260期 / 2014年08月號

“Yes! Try Out”的「實驗.創意」讓不同作品的多重影像劇場本質迸發出來,當人們已經厭倦了刻板的劇情結構,這個Lab實驗啟動計劃,不僅在單一作品中表現出展演的多層次,更是在橫向的「作品—作品」聯結上,讓每個作品的影像與內涵,複疊到另一部作品上,一部接著一部、一部影片疊著另一部影片,在同一空間的不同區塊面向裡呈現,而且絕對超越僅僅由視覺影像所呈現的空間感,同時也是一種多元敘事觀點的表現策略。

「Lab實驗啟動計劃 Yes! Try Out」

7/12  台北松山文創園區「Lab創意實驗室」

「劇場」一定要有固定的形式嗎?抑或,「劇場」可以有什麼不同的表現形式?松山文創園區「LAB 創意實驗室」首次舉辦實驗性創作「Lab實驗啟動計劃」,邀請吳季娟擔任策展人,以實驗精神的劇場創意實踐,策劃「四合一」的展演內容,邀請觀眾躺著看、多重觀看、邊演邊看、凝視般的窺看,呈現劇場藝術的新創意。若我們重新思考文創園區應有的責任與功能,那麼啟動「Lab實驗計劃」可以說是文創園區站在培育創意實踐的面向上,終於做對了一件事。

觀影機器與觀看慣性的突破

“Yes! Try Out”以跨界融匯的視野,將四件作品聚合在同一個實驗性的劇場空間中。由音樂創作者蕭芸安與錄像藝術家孫于寗共創的《實驗音景一號》將「離開」與「履行」兩個命題,透過聲音、影像與觀者進入場域扮演旅人的角色,觸發每個旅人的生命經驗。由新影像概念劇場創作者顧軒與演員、空間、燈光設計合作的《顯影 Develop》透過不平衡的房間造型,具穿透性的透明帷幕,讓觀眾得以窺視四個特定的深夜時刻中男主角的自我呢喃,並延伸至慾望、觀看與孤獨等議題。而由知名的新媒體劇場導演周東彥獨創的《給在遙遠星球的他》更激烈地讓觀眾躺在場域之中,猶如凝視著夜空星光一般,一邊聽著音樂與關乎道別與問候的話語,一邊看著無時空性的影像,讓「道別」成為獨具意味的形式。最後,由聲音藝術家姚仲涵與編舞家林宜瑾合作的《動次動次編舞》則是讓聲音藝術成為肢體動作的觸因,讓編舞家切斷視覺感官,透過聽覺來啟動身體擺脫舞蹈姿態的可能性。在本計劃中,因為四件作品在空間上的線性安排,迫使觀眾分為兩群進到場域之中,以不同視覺觀看經驗,扣聯作品與作品之間的橫向意義。

“Yes! Try Out”最為特別且具創意的是觀影機器與觀看慣性的突破。從擴延電影的思維以來,前衛創作經常以多視點與多重屏幕的策略來打破傳統觀影機器與觀影者之間的關係,許多影像創作家透過屏幕本身來完成一些激進的實驗,無論是透過分割的技巧,劃分成各種不同的影像,或是將屏幕放在不同的牆面上,屏幕的傳統意象都被打破了且變得相當多變。然而,“Yes! Try Out”在「屏幕作為影像載體」的實驗策略上,更進一步地從影像技術的技術與物質性的局限中解放出來。在《給在遙遠星球的他》中影像的表現形式,要求觀者躺著觀看上方的巨大屏幕,聽著與旁人(或許)不同的音景;《實驗音景一號》則是讓觀者(或參與者)進入到一個滿布等待填寫的空白明信片之中,而讓舞台、舞台上的觀眾都成為流動影像的載體,而舞台前方仍然以傳統觀看模式(整排的座椅)共存,形成一種特殊的對話關係;《顯影 Develop》更是讓觀眾迫近式的「圍觀」著透明斜體房間中的真實表演,觀看其自拍與多重的影像再現。最後,《動次動次編舞》則讓觀者成就彼此觀看與互動的可能性。如此具有顛覆性的轉變可能撼動了當代劇場的思維,包含劇場上的每一種技術與物質面向。

讓不同作品的多重影像劇場本質迸發

易言之,“Yes! Try Out”透過跨界共創的思維對「物質性實驗」做出了相當程度的變革。活動影像的裝置,從攝影到放映的機械裝置關係都被以全新的方式給拆解、重組、辯論與使用。《顯影 Develop》將未經剪輯處理的影像即時地傳送於放映的載體機制中,又讓經過精心設計的影像投映到房間的牆壁上,讓此多重影像開展出其對位與對話的契機。《實驗音景一號》也破除舞台形式,創作者隱身於一旁,讓觀眾群在極具物質性的舞台與觀眾席之間相互觀看,更讓舞台上觀眾的動靜成為展演的一部分。而儘管《給在遙遠星球的他》中的影像仍是矩形框的傳統形式,但無方向性的影像,以及多層次影像的互融,讓影片從它的平面與正面的本質中解放出來,並在一個立體的空間(total space)環境中呈現出來。更甚之,《動次動次編舞》中創造了如夜店般的即時性聲音與光影環境,讓「影像流」(image-flow)中的投影本身轉化為表演的主體之一。

有趣的是,“Yes! Try Out”的「實驗・創意」讓不同作品的多重影像劇場本質迸發出來,當人們已經厭倦了刻板的劇情結構,這個Lab實驗啟動計劃,不僅在單一作品中表現出展演的多層次,更是在橫向的「作品—作品」聯結上,讓每個作品的影像與內涵,複疊到另一部作品上,一部接著一部、一部影片疊著另一部影片,在同一空間的不同區塊面向裡呈現,而且絕對超越僅僅由視覺影像所呈現的空間感,同時也是一種多元敘事觀點的表現策略。而此跨作品的敘事元素可以被觀眾的感知不斷地重複、重新組合或被其他作品元素取代,讓一種新的敘事形式得以在單一空間場域裡實現,並以集合論原理為基底。依此,在跨作品的敘事層次裡,觀者可以發現聲音與影像之間一種非常不同且有趣的關係。

正如其展演名稱「Lab實驗啟動計劃」所揭示,吳季娟以「策展」的實驗姿態來構聯四個作品,更明白地讓觀者意識到這些作品仍處於「實驗階段」,儘管作品成熟度仍不夠,但這種處於「實驗創作—創作實驗」的交互關係,或許正是跨領域創作面臨思維局限的當今急迫需要的培育方式。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