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作曲家王乙聿
青年作曲家王乙聿(許斌 攝)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青年作曲家 王乙聿 嚴肅又愛搞怪 身兼多角為音樂

他是作曲家、指揮、二胡演奏家,也是兩個小孩的奶爸,在台上指揮時嚴肅冷冽,創作時卻常常展現「搞怪」的靈光——他是王乙聿,在音樂路上多元發展,也都有亮眼成績。他的二胡創作曲《藍色星球—地球》已成為職業樂團招考及比賽熱門曲目之一,可說是他的代表作,但他仍持續思考「國樂到底要怎麼發展?要寫什麼樣的東西?」,他的音樂腳步,也持續多變多樣地向前走……

文字|李育慈、許斌
第262期 / 2014年10月號

他是作曲家、指揮、二胡演奏家,也是兩個小孩的奶爸,在台上指揮時嚴肅冷冽,創作時卻常常展現「搞怪」的靈光——他是王乙聿,在音樂路上多元發展,也都有亮眼成績。他的二胡創作曲《藍色星球—地球》已成為職業樂團招考及比賽熱門曲目之一,可說是他的代表作,但他仍持續思考「國樂到底要怎麼發展?要寫什麼樣的東西?」,他的音樂腳步,也持續多變多樣地向前走……

第一次與王乙聿在舞台下見面,看到一身休閒裝牛仔褲,鼻梁上掛著方框眼鏡,搭配著時下流行的圖騰項鍊。這位充斥著清新氣息的年輕人身兼多職——他是二胡演奏家、作曲家、指揮,令人意外的,還是兩個小孩的爸爸!在舞台上看到的他,是一位嚴肅冷冽的指揮,但眨眼間拿起玩具鐵琴棒敲擊著輕鬆悠揚的旋律,那瞬間的視覺形象上的對比,使人印象深刻。

在正式見面後發現,王乙聿在聊到音樂中感興趣的部分時,不同於一開始的拘謹與嚴肅,削瘦的身軀中,似乎有說不完的音樂故事。

家學淵源稱霸國樂界

有個「老師」爸爸的王乙聿自小就受爸爸啟蒙,與哥哥姐姐一起學習鋼琴與直笛,但因為父親嚴格的督導,讓他一度想要放棄音樂,幸虧身為北管藝師的爺爺觀察到了王乙聿對胡琴類樂器的天分:「他去學二胡好了!」一句話,正式開啟了王乙聿二胡學習之路,從此他包辦二胡比賽大小獎項,國樂界更無人不知他們王氏三姊弟的名號。

談到從演奏二胡轉向學習作曲,甚至指揮,王乙聿回憶:「那個時候我的主修老師是陳淑芬老師,她給我很多不同的觀念,像是覺得單一演奏者太狹隘,了解東西會太片面等等。她也鼓勵我做其他的事情,更廣泛地去接觸音樂。」在老師的影響下,王乙聿開始探索二胡以外的音樂形式,從作曲到指揮,終至成就現在的模樣。

多元地理解音樂

「對我而言,作曲是我自己要做的事。在找羅徹特老師學指揮後,開始對處理音樂會有一些想法,或是去想要用什麼樣的方式去表達音樂。當我讀樂譜時,除了了解作曲家寫的東西外,也在想,是不是有辦法表達自己的音樂。」談起作曲興趣的萌芽,王乙聿提及自己常常在鋼琴上自彈自娛,拿錄音機錄下來,對他來說,這都是發自內心、真誠表現自己的音樂片段。在大學畢業後,對自己未來走向迷茫之時,幸運抽中臺北藝術大學邀請名指揮家小澤征爾開授的大師班門票,讓他燃起對指揮的興趣:「第一次聽到同一個樂團、不同的指揮,演奏出來的東西完全不一樣,我完全嚇到!然後我就在心裡告訴自己:我一定要來念這個學校!」雖然看似一直在轉換跑道,王乙聿表示,其實都是他理解音樂不同的方式。

進入大學教課、帶社團、接委託創作,成為他現在的生活步調。其實,王乙聿一開始並不打算繼續創作,而是想要成為專業二胡演奏家。但計畫跟不上變化,樂團招考二度失利,讓他對於執著於走演奏家這條路的想法轉變,「拉二胡」反倒成為閒暇時自我放鬆的一環,「拉琴給別人聽,看到他們的反應,我自己就覺得很有成就感。」

退伍後,在父親緊迫盯人的「先成家後立業」觀念下,加上爺爺離世的百日習俗,王乙聿決定了另一個跟不上計畫的變化:結婚。「以前自己一個人只要管自己就好,我還覺得自己管得不太好,結婚後還要照顧家裡,真的是超級大挑戰。小孩生出來第一刻,我抱在手上想:靠!這真是我小孩嗎?」王乙聿比手畫腳地示範在家工作時,左手抱著孩子餵奶,右手操持鍵盤滑鼠,時不時還要抽出一隻腳推推搖籃,奶爸的形象和舞台上的意氣風發形成強烈對比,令人不禁莞爾。

反思與挑戰的創作

二○一一年由臺北市立國樂團委託創作「臺北市民族器樂大賽—二胡」決賽指定曲《藍色星球—地球》,甫發表便讓所有二胡演奏者驚豔,目前更是職業樂團招考曲目及比賽熱門曲目之一。我們可以說,《藍色星球》是王乙聿的個人代表作,對他而言,亦是他的轉捩點。談到這首樂曲的寫作過程,王乙聿展現了他搞怪的一面,「因為是比賽總決賽的作品,當然一定要有一些技術上的挑戰。其他人可能想說我自己是主修過二胡的作曲家,他們沒有想到我就是……就是這麼的惡劣,寫這麼困難的炫技段落!」王乙聿露出惡作劇成功般的笑,同時說明,其實他創作時的確思考過演奏技術上的可能性,也希望用鼓勵的方式讓學生能夠挑戰。這種快速音群的炫技段落,亦被視為「王式風格」的一面。

「國樂到底要怎麼發展?要寫什麼樣的東西?寫什麼樣的音樂可以讓大家馬上理解?」即使已經是備受重視的新生代國樂作曲家,王乙聿從《藍色星球》的創作後就不斷思考。雖然終究沒有正確答案,但目前為止,他選擇自己喜愛的電影音樂,以「畫面感」作為創作目標。此外,在王乙聿的作品中,可以觀察到他關注的議題,大部分是貼近生活的情感或大自然的。

言談間,從一剛開始的拘謹,到自我內心戲的反問式敘述,王乙聿的個人特質躍然而出:在他的身上,我們看到一種暨嚴肅又喜歡搞怪的性格,在他的音樂中,靈光乍現般的「搞怪」成了一種符號,讓音樂不再僅是嚴肅、高雅的,而是貼近生活又趣味盎然。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台北縣三峽人。作曲家、指揮及二胡演奏家。近年受台灣著名國樂團體及演奏家青睞,頻繁接獲委託。

◎二胡比賽常勝軍。1991至1995年間數次奪得台灣音樂比賽胡琴類首獎,2000年更獲台北市國際民族樂器二胡協奏大賽第三名,獲獎者中唯一的台灣人。

◎曾任國家交響樂團助理指揮,跟隨簡文彬、呂紹嘉等指揮完成多場音樂會。

◎2011年《藍色星球—地球》二胡協奏曲,由北市國委託創作,作為「2011臺北市立民族器樂大賽—二胡」決賽指定曲,並於2013年出版樂譜。

◎2013年由廣藝愛樂基金會委託,與吳興國「當代傳奇劇場」合作創作音樂劇《蛻變》於英國愛丁堡藝術節舉行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