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一》演出利用斗形舞台投影,呈現地球科學的各種圖表和影像。
《二○七一》演出利用斗形舞台投影,呈現地球科學的各種圖表和影像。(Stephen Cummiskey 攝 Royal Court Theatre 提供)
倫敦

一人講演 《二○七一》述說氣候變遷

由皇家宮廷劇院製作、凱蒂.米契爾導演的《二○七一》,完全顛覆了觀眾對戲劇演出的概念:從頭到尾只由一位演員——倫敦大學學院氣候科學教授克里斯.雷普利,坐在椅子上談七十分鐘氣候變遷、全球暖化的科學知識。劇院希望能夠藉此劇鼓勵公共參與,提高大眾對於氣候變遷議題的意識。

文字|魏君穎、Stephen Cummiskey
第264期 / 2014年12月號

由皇家宮廷劇院製作、凱蒂.米契爾導演的《二○七一》,完全顛覆了觀眾對戲劇演出的概念:從頭到尾只由一位演員——倫敦大學學院氣候科學教授克里斯.雷普利,坐在椅子上談七十分鐘氣候變遷、全球暖化的科學知識。劇院希望能夠藉此劇鼓勵公共參與,提高大眾對於氣候變遷議題的意識。

恐怕是沒看過比《二○七一》還不像「劇」的戲劇演出了。

皇家宮廷劇院(Royal Court Theatre)日前落幕的《二○七一》,全長七十分鐘,只見一位演員,完全不起身地坐在沙發上講話。沒有走位,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從他接觸科學的緣因說起,源源本本地把氣候變遷、全球暖化的科學知識,呈現在觀眾眼前。

這位講演者是倫敦大學學院的氣候科學教授克里斯.雷普利(Chris Rapley),曾任英國科學博物館館長,亦曾是NASA的訪問學者。習於在學校講課的大學教授登上舞台,要怎麼把他想說知識傳達給觀眾呢?導演凱蒂.米契爾(Katie Mitchell)和舞台設計沒給觀眾寫滿字的投影片,而是利用斗形舞台投影,呈現地球科學的各種圖表和影像。搭配敘述,舞台投影移動地極為順暢。二○七一年,雷普利教授的孫女將和現在的他一樣老,而隨著全球均溫上升,冰河融化,他想知道孫女面對的未來,會是如何?

藉此劇鼓勵公共參與

整場演出沒有激情高昂的「讓我們一起努力吧」宣言,雷普利反而認為科學家的任務在於忠實、客觀地呈現事實,而判斷、決定的能力,則在每個人身上。必須承認,《二○七一》的演出形式恐怕挑戰不少觀眾的專注力。時至今日,對「全球暖化」的議題存疑、認為這不過是場騙局的,也大有人在。這齣戲的呈現手法,也讓劇評評價兩極。

劇院希望能夠藉此劇鼓勵公共參與,提高大眾對於氣候變遷議題的意識,還在劇院一角設置公用電腦,鼓勵觀眾寫信給自己選區的國會議員,要求他們重視全球暖化問題。在演出的最後一日,皇家宮廷劇院規劃了一系列的活動:數個工作坊邀請觀眾環境議題涵蓋的各個面向來思考,包括都市規劃、永續運輸方式等;另外就企業、劇場的節能、綠化等議題進行圓桌論壇。

以劇場製作而言,如何節能減碳,可以有許多有創意的實驗:例如完全不印製任何文宣品、不開空調,請觀眾多穿幾層來應付當天的溫度變化、並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去看戲。在場地管理方面,除了資源回收、減少碳排放之外,還可積極地向提供「可持續能源」的電力、瓦斯公司購買能源,或是利用免費捐贈網(Freecycle)來取得需要的道具材料等等。也許劇場的實驗和行動所省下來的能源,遠遠不及跨國企業、大型工廠所消耗的,但身在劇場,最重要的還是劇場人在文化中能扮演的角色,藉由藝術形式啟發人們,無論支持也好,或是批判,都是對於氣候議題的再次思考。

讓人驚喜的小劇作家演出

除了講座、工作坊之外,在劇院內的餐廳和酒吧,還安排了「驚喜演出」,演員隨機出現在閒聊、喝飲料的觀眾面前,問「想不想看點戲?」還說:「台詞只有十句喔!」光這點,就足以勾起觀眾的好奇心。原來是劇院與學校合作,邀請多位十四歲以下的學童,發揮他們的想像力,用迷你劇的方式,表達他們對環境議題的理解和想像。演員邀請觀眾隨機抽選主題,抽到哪個就當場演出。在學童的迷你劇裡,隨意丟棄廢物的壞人被大地之母的妹妹發現,讓他受到應有的懲罰——冷凍在原地數百年不得動彈。以此趣味的方式和學童共同創作,不僅讓原本可能生硬的知識變得有趣,還能讓小劇作家們有機會發表作品,又何嘗不是藝術教育的「永續發展」?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