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情馬祖卡》中由服裝設計師Marion Cito設計的紅汽球裝,十分搶眼。圖為舞者Julie Shanahan。
《熱情馬祖卡》中由服裝設計師Marion Cito設計的紅汽球裝,十分搶眼。圖為舞者Julie Shanahan。(Francesco Carbone攝 國立中正文化中心 提供)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兩廳院20週年歡慶系列 《熱情馬祖卡》 一場充滿葡式情懷的旅遊記憶

讓我們歡快共舞!—碧娜.鮑許與烏帕塔舞蹈劇場

碧娜.鮑許終於又要來了!二○○三年因為SARS,我們與她的《拭窗者》擦身而過,今年她將帶來另一齣「城市旅行」系列的名作、為葡萄牙里斯本所編作的《熱情馬祖卡》。相較於她早期作品凸顯男女衝突與對立的殘酷場面,這支作品散發出表演者肢體舞動的歡樂與激情,是長久居住於陰冷德國的鮑許等人,少數較陽光的一面。

碧娜.鮑許終於又要來了!二○○三年因為SARS,我們與她的《拭窗者》擦身而過,今年她將帶來另一齣「城市旅行」系列的名作、為葡萄牙里斯本所編作的《熱情馬祖卡》。相較於她早期作品凸顯男女衝突與對立的殘酷場面,這支作品散發出表演者肢體舞動的歡樂與激情,是長久居住於陰冷德國的鮑許等人,少數較陽光的一面。

碧娜.鮑許與烏帕塔舞蹈劇場《熱情馬祖卡》

九月份 

台北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碧娜.鮑許是現代舞蹈的第一夫人,是全世界舞蹈劇場的領導者;有太多的人仿效她,但從來沒有人能超越她。」                                           

——英國《每日電訊報》

「《熱情馬祖卡》運用森巴、爵士及探戈等不同音樂,譜出夢幻般的葡萄牙。」

——英國《觀察家報》

今年是兩廳院慶祝二十週年的重要里程碑,邀請到許多大師級藝術家與表演團體前來演出最經典的代表作,例如當今舞蹈界之后碧娜.鮑許,在她的烏帕塔舞蹈劇場舞團二十五週年時所推出的《熱情馬祖卡》Masurca Fogo(1998),就是一支巡迴全球、廣受喜愛的舞作

「城市旅行系列舞作

《熱情馬祖卡》屬於鮑許與舞者們,繼一九八六年以義大利羅馬為主題所推出的《勝利者》(ViktorVictor)之後,另一支「旅行日誌」(travelogue)的系列舞作。由於鮑許的盛名,近來許多城市皆相爭邀請她與舞團前往該地經歷一段「深度之旅」,經由舞團成員回到德國西南方魯爾河工業城鎮烏帕塔密集工作時,將每人的旅遊記憶經由鮑許的彙整,轉化為新作的編創題材。此系列其他例子還包括:《帕勒莫、帕勒莫》Palermo, Palermo (1989首演,名稱源自義大利西西里島的地名)、《舞蹈之夜II》Tanzabend II(1991,馬德里)、《只有你》Nur DuOnly You(1996為美西洛杉磯等城市而編)、《拭窗者》The Window Washer(1997為香港回歸而編),以及隔年應葡萄牙的里斯本世界博覽會之邀約的委託創作《熱情馬祖卡》等。(註1)

《熱情馬祖卡》舞名原文中的“Fogo”意指葡文的「火」,也是位於西非外海的維德角群島(Cape Verde)這個曾經是葡萄牙殖民地的島國中,一個受觀光客喜愛的火山島之名稱。中文譯為《熱情馬祖卡》相當貼切,因為這支作品所散發出表演者肢體舞動的歡樂與激情,是長久居住於陰冷德國的鮑許等人,少數較陽光的一面,尤其是相較於她早期作品凸顯男女衝突與對立的殘酷場面,包括二○○一年時二度來台演出的《交際場》Kontakthof(1978)。

充滿動感的南歐熱情

我曾在千禧年(2000)於南半球參加雪梨奧運藝術節時,觀賞到《熱情馬祖卡》的演出。(註2) 由於當時距離鮑許於一九九七年首度率團來台演出《康乃馨》Nelken(1982)的時間不甚久,因此舞團的成員大致沒變,觀賞時感到相當親切。

鮑許的舞蹈劇場之整體視覺與聽覺設計向來引人入勝。《熱情馬祖卡》所用的音樂採集自許多葡萄牙語系的民間歌謠(如哀怨的fado吟唱)、巴西的森巴、艾靈頓公爵的爵士樂、甚至流行歌手K.D. Lang的情歌等。氣氛的營造相當成功,還被西班牙導演阿莫多瓦(Pedro Almodovar)引用到他的電影《悄悄告訴她》中。而舞台設計由老搭檔Peter Pabst的白底舞台,後半端由一大片類似火山熔岩的灰色斜坡所佔領,凹凸不平的表面挑戰舞者的平衡感。四面框起的白色箱型舞台,更是作為多段影像投射的螢幕,包括熱帶島嶼民眾的盡情歌舞、海灘上和緩的浪潮律動、甚至綠蔭盎然的大自然景象等。而另一位長期合作的服裝設計師Marion Cito其中一款的紅汽球裝,巧妙地遮掩女舞者的重要部位,更是搶眼。

鮑許氏的舞蹈劇場風格依然鮮明

鮑許舞作裡常見的畫面,如穿著柔質洋裝的女性拿著麥克風發出唉嘆的聲音,或巨型動物模型(在此為一隻海象)唐突地步上舞台,令觀眾又好笑又錯愕,充分發揮她慣用的荒謬式拼貼手法,似乎在讓觀眾重新思考劇場中的真實與虛構之對比。當然,她喜好將舞台與觀眾席之間的界限打破的策略仍舊可見。還有,她舞團裡個性鮮明的國際成員,個個富戲劇張力,令人稱奇,但值得特別提出的是,在《熱情馬祖卡》裡,鮑許透過不斷的獨舞設計,讓舞技高超的舞者們一展身手、相當過癮,較接近她早期作品當中,舞蹈成分較多的《春之祭》(1975)。其中男舞者的刻劃也較溫馨,至少不再僅是支配者的刻板角色。

全長近三小時的演出,出現不少歡笑的畫面,,如一景是男女舞者共同在一間臨時搭建的小屋裡共度良辰。鮑許善用的結尾:由全體舞者出場,同樣做著簡單的一段男女擁抱的社交舞步組合,不斷地重複遶場,搭配著綻放的花朵之動畫,令人意猶未盡。

鮑許舞作的重要成功因素,在於一群魅力十足的全方位表演者。雖然鮑許舞團的舞者多數長期固定合作,但第一代成員也多上了年紀,有的已經轉往教職發展,因此很好奇這次來台的演出卡斯是否和早期版本同一批?(或更青春活力?)而眾所期待的鮑許這次相隔十年,是否能再度隨團來台,舊地重遊?期盼有緣與這位優雅的劇場大師再度相會。

1.鮑許近幾年的(城市)旅行系列舞作,透過德國的哥德文化中心與其他國外城市合作的例子還有:O Dido (1999,阿根廷)、Wiesenland (2000,布達佩斯)、Agua (2001,巴西聖保羅)、Nefes(2003,伊斯坦堡)、Ten Chi (2004,日本東京)、Rough Cut (2005,南韓首爾)等。

2.其他受邀參加雪梨奧運藝術節的節目還有:雲門舞集的《九歌》與《水月》、美國Bill T Jones舞團《你走?》, 以及出身澳洲的Lloyd Newson帶領的DV8 肢體劇場之《玩不玩得起》共四團。

相關網站

德國烏帕塔舞蹈劇場:http://www.pina-bausch.de/stuecke.htm

 

文字|林亞婷 台北藝術大學舞蹈研究理論研究所專任助理教授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