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鑠齊 攝)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兩廳院20週年歡慶系列 回顧與前瞻-為表演藝術「開拓視野」,就要比大眾的眼光再前進一點

如何開發新節目?就要看創意!

專訪兩廳院藝術總監平珩

外貌威嚴又華貴的兩廳院,看似「老成」,其實也不過剛要迎接二十歲的成年禮,本刊特地專訪兩廳院的大家長——藝術總監平珩,一談兩廳院的「生日願望」。平珩指出,她希望兩廳院的形象可以至少是「五十歲的外表,三十歲的活力」,能夠更親民,可以瘋狂,也可以優雅,而且是一種品味的象徵!

文字|盧家珍
攝影|林鑠齊
第169期 / 2007年01月號

外貌威嚴又華貴的兩廳院,看似「老成」,其實也不過剛要迎接二十歲的成年禮,本刊特地專訪兩廳院的大家長——藝術總監平珩,一談兩廳院的「生日願望」。平珩指出,她希望兩廳院的形象可以至少是「五十歲的外表,三十歲的活力」,能夠更親民,可以瘋狂,也可以優雅,而且是一種品味的象徵!

問:兩廳院今年要過二十歲生日了!若兩廳院是個人,您覺得它看起來像幾歲?

答:這個問題大家都有很多不同的答案,但是答案幾乎都比兩廳院的實際年齡老!兩廳院的古典宮殿式造型,一直會讓大家覺得它是個五十歲的長輩,和二十歲的小伙子一點都無法產生聯想。

兩廳院的董事長吳靜吉博士覺得兩廳院像四十歲的人,但有顆三十歲的心,雖然看起來老成,但心態是很年輕的;我覺得兩廳院像二十歲的人,但卻有顆三十歲的心,雖然實際年齡不大,但是思考和行為卻很成熟。不論如何,我們希望兩廳院的形象能夠盡量回歸它的真實年齡,至少擁有「五十歲的外表,三十歲的活力」!

問:兩廳院在行政法人化之後,確實好像愈來愈年輕了,它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答:兩廳院本來就很年輕呀!這幾年,兩廳院的服務觀念有很大改變,朱宗慶主任是一大功臣,他拆除了兩廳院的圍牆,增加親民的噴水廣地,引進有質感的駐店,為兩廳院打開了一扇普羅之門,而我們延續他的理念,把所有造成隔閡的無形之牆都打掉!努力讓兩廳院真正成為「全民的文化園區」。

對觀眾的服務方面,從觀眾進場廣播通知錄製國語、台語、兒童三個版本,就可以看出兩廳院對「分眾」的用心,此外,我們也加強會員的服務,會員人數已從四千激增到兩萬六千人。至於對藝術團體的服務,我們也不斷修訂一些行政法則,盡量協助團體各項演出需求,因為許多藝術團體的重要首演都是在兩廳院,創意的完成往往需要空間和彈性,否則像《如夢之夢》這類將觀眾席搬上舞台的特殊作品也不可能呈現。

問:兩廳院在藝壇闖蕩二十多年,現在的知名度如何?到底紅不紅?

答:在亞洲地區,兩廳院和其他國家的城市劇院都有交流,所以知名度還不錯,在國際藝壇上,很多人都知道台灣的兩廳院,但比較知道場地不錯,並不清楚兩廳院也可以自製節目。其實國外的藝術家,只要在兩廳院演出過,就會愛上它,所以再來的機會也很高;此外,我們也透過和一些國際策展人合作,例如:漢唐樂府的《洛神賦》就是中法合作的例子,《洛神賦》2006年五月在兩廳院上演後,十月由法國「亞眠藝術中心」主辦了在法國里昂等城市十二場的巡演,不但提高兩廳院的知名度,也打開國內表演藝術團體在國際的市場。

問:當年兩廳院開幕時,算得上是亞洲數一數二的劇院,二十年後,新加坡、上海、北京紛紛興建了規模龐大、設備新穎的劇院,兩廳院除了更新設備之外,如何保住它的競爭力?

答:兩廳院最大的優勢其實在軟體,我們的表演藝術有源源不斷的創意,近可結合韓國、新加坡、香港等城市,合作出不同風情的交流節目,而且台灣的觀眾水準也很高、對表演藝術的接受度也很廣,近年來連澳洲也頻頻表示要加入我們的「串聯陣線」!

就目前幾個亞洲新劇院來看,大陸的劇院目前走「大眾化節目」路線,設備非常好,但是專業人才尚不足;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的設備和服務都很好,但是新加坡本身的藝術團體很少,不足以支撐劇院的演出。相較之下,兩廳院就幸運多了,國內不但有優秀的表演藝術團體,而且還很多!它們最擅長從傳統中創新,只要是兩廳院新製作的節目,都有機會在一、兩年後推薦到國外演出,像先前提到的《洛神賦》、《禪武不二》、《如夢之夢》都是很好的例子。

問:您提到兩廳院的自製節目,它的定位在哪裡?

答:我覺得兩廳院是要不斷地開發新節目,要比一般大眾的眼光再前進一點,不能只找現成的大牌頂尖藝人,一定要比民間的經紀公司做得更多。

如何開發?就要看創意!以NSO的「發現馬勒」和「發現蕭斯塔可維奇」系列為例,這兩位作曲家的作品以艱澀出名,但是在樂團簡總監的策劃之下,票房從六成五進而至八成;而「世界之窗」系列也進入第四年,去年以德國為主,安排各項具代表性的演出,連「德國文化中心」的葛漢主任都非常滿意!今年的二十週年慶,更邀請了羅伯.威爾森、菲利普.格拉斯、鈴木忠志等知名藝術家,他們都不是所謂的popular藝人,但是卻具有一定的藝術地位。

我想,「開拓視野」可以說是兩廳院自製節目的品牌宗旨,雖然現在這個形象在大眾的心中還不是很清楚,但我想品牌經營需要一些時間,這幾年來,它的輪廓已經漸漸清晰。

問:如果兩廳院是一隻動物,您覺得它像什麼?

答:大家對這個問題也有很多答案,有人覺得像虎,有人覺得像蝴蝶,也有很多人覺得像龍。兩廳院絢麗的色彩應該是讓人感到活潑的,但是它的宮殿建築又予人一種威嚴之感,所以才會讓人有「龍」的感覺。

我想,兩廳院既然已有「龍」的威嚴,就不能再做「威嚴」的事,反而應該更親民一點,它可以瘋狂,也可以優雅,而且是一種品味的象徵,所以我們透過各種系列節目,吸引各類不同的觀眾來親近我們、累積自己的品味,這是我們的目標,也是我們最大的活力與成就來源!

 

文字|盧家珍 特約採訪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