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設計以阿拉伯建築的圖騰剪影,搭配具透視性又立體的漸層燈光,創造出豐富視覺。
舞台設計以阿拉伯建築的圖騰剪影,搭配具透視性又立體的漸層燈光,創造出豐富視覺。(高雄市政府文化局 提供)
舞蹈

情慾流竄的《一千零一 深夜》

編舞家為了強調很多的「夜」,整齣舞作極為側重情慾誘惑與性愛動作之展現,不論是男女、女女、男男之雙人肢體的編排上,都有明顯且露骨的肌膚之親。普雷祖卡在群舞的處理上,重複了較多類似模組的編舞手法,如將舞者分成不同群組,但做一模一樣的組合動作,變化及層次顯得薄弱。

文字|俞秀青
第270期 / 2015年06月號

編舞家為了強調很多的「夜」,整齣舞作極為側重情慾誘惑與性愛動作之展現,不論是男女、女女、男男之雙人肢體的編排上,都有明顯且露骨的肌膚之親。普雷祖卡在群舞的處理上,重複了較多類似模組的編舞手法,如將舞者分成不同群組,但做一模一樣的組合動作,變化及層次顯得薄弱。

普雷祖卡舞團《一千零一 深夜》

5/2~3  高雄市文化中心至德堂

法國普雷祖卡舞團 (Ballet Preljocaj) 在二○一○年首度來台演出,帶來了令人驚豔的《白雪公主》。暌違五年後,舞團於今年五月再度受邀高雄春天藝術節,作品靈感出自阿拉伯經典文學《一千零一夜》。二○一三年 ,法國的第二大城馬賽(地中海的最大商業港口)因獲選歐洲文化之都,為展現多元文化交流,舞團特別遴選了帶有中東特色的主題,此作在首演後已於歐洲和北美洲巡演超過兩百場,引起廣大回響。舞作的原文名為 Les Nuits (The Nights),編舞家直指創作核心切入無數的深夜。

夢境與現實之交錯  揭露人性慾望

《一千零一 深夜》由普雷祖卡親自編導, 運用了原作故事包孕連環套形式(就是一個接一個段落,或故事中帶其他故事)的手法,把十幾個抽象舞蹈片段串連起來。舞作中並沒有大眾熟悉的〈阿拉丁神燈〉、〈辛巴達故事〉等橋段,但似乎隱喻著原作的內容。原著故事梗概是國王山魯亞爾處死了淫亂不忠的妻子,導致他不信任女人,此後,國王每日娶一少女,翌日清晨即殺掉;直到勇敢的少女山魯佐德,自願嫁給國王,少女每夜講一則故事,每到最精采處天剛好亮,國王因想聽故事便沒有殺她,直到講了一千零一夜,國王終於感動並與她白頭偕老。這齣舞作雖然沒有遵循原作的脈落,但很明顯地從中抽取了阿拉伯文化的極端兩性關係;表達情慾誘惑、男性爸權、物化女性、文化衝突、權利操控,編舞呈現出夢境與現實之交錯,揭露人性慾望,借古喻今。

《一千零一 深夜》的開場引用法國新古典主義畫家安格爾畫作〈土耳其浴〉,半裸的女人們在煙霧瀰漫的蒸氣浴中,緩慢地蠕動身軀,編舞家以鏡映 (mirroring) 手法,彷彿在舞台中央放置一面鏡子,讓左右兩邊舞者呈現照鏡的對稱幻影,輔以暈暗的燈光,產生既神秘又唯美的虛幻景象。編舞方面,舞作中有多處細膩橋段;其中一支感性的男女雙人舞,除了有大量親密又具暴力的肢體之外,男舞者更大膽地以手置於女性陰部將她往上抬舉,以及直接撫摸女舞者胸部、性器官的動作,表現兩人纏綿悱惻及從屬的掌控關係。另外,男人們相互為彼此剔除體毛的舞蹈片段,相當幽默化的肢體互動,也令人會心一笑。

舞台方面,設計師康斯坦斯.基瑟(Constance Guisset)以阿拉伯建築的宮殿、拱門、圓柱、柵欄所設計的圖騰剪影,搭配具透視性、又立體的漸層燈光,創造出無數美輪美奐的豐富視覺,為舞作加分不少。三位女舞者分別坐在大花瓶上的剪影動作,像是三位具魔法的石雕女神,操控著凡夫俗子後再隱身於巨瓶中,令人印象深刻。舞台與燈光之間的巧妙融合,呈現出許多詩意又具奇幻的畫面。

模組式編舞  變化及層次顯得薄弱

編舞家為了強調很多的「夜」,整齣舞作極為側重情慾誘惑與性愛動作之展現,不論是男女、女女、男男之雙人肢體的編排上,都有明顯且露骨的肌膚之親。普雷祖卡在群舞的處理上,重複了較多類似模組的編舞手法,如將舞者分成不同群組(如兩人或四人),但做一模一樣的組合動作,變化及層次顯得薄弱。再則,每個段落之間幾乎(或故意)沒有關聯性,所以觀者對於作品的邏輯思維或前因後果也無跡可循,加上音樂的旋律多數趨於緩慢、燈光也較暈黃……因此,觀賞過程是吃力的。特別是一齣完整的舞作,我們期待它不僅是動作段落的拼貼,除了視覺上的吸睛效果以外,若是能增強節奏的對比性與結構的起承轉合,以及動作的創意與獨特性,相信此作將更臻完善。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