矮小的舞者仰頭看兩位「大姊姊」的怪異行徑。
矮小的舞者仰頭看兩位「大姊姊」的怪異行徑。(陳又維 攝 周先生與舞者們 提供)
演出評論 Review

眼裡的洞

像火車般的轆轆行進聲中,三人齊齊地一起動作。語彙隱晦,但迷人非常!畫面壯大了起來,如同非洲的戰鼓加上玻璃杯盤的碰擊聲。三人團團轉。無論是情感、敘事、燈光,或是設計、內涵上,這部距前作一年多後的新作已蔚然成家,有了自己完熟的風格,田孝慈成為一位可以期許的編舞家,值得我們正視。

文字|鄒之牧
攝影|陳又維
第263期 / 2014年11月號

像火車般的轆轆行進聲中,三人齊齊地一起動作。語彙隱晦,但迷人非常!畫面壯大了起來,如同非洲的戰鼓加上玻璃杯盤的碰擊聲。三人團團轉。無論是情感、敘事、燈光,或是設計、內涵上,這部距前作一年多後的新作已蔚然成家,有了自己完熟的風格,田孝慈成為一位可以期許的編舞家,值得我們正視。

田孝慈《她們在眼睛的角落挖了一個洞》

9/26~28 台北 華山1914文創園區中2館果酒禮堂2

想要說一說田孝慈,她的《她們在眼睛的角落挖了一個洞》,在周書毅二○一四的「下一個編舞計畫」裡。

這是一個,如同它的題目一樣,非常personal(個人)的作品。周書毅在此次的「編舞計畫III」裡,揭諸了「純」這個議題,而田孝慈接招,交出了繼上部作品——二○一二「新人新視野—舞蹈篇」的《旅人》後,又一個形式特殊、個人經驗魅力的作品。

詩意擴大到空無一物的舞台

田孝慈這樣從個人經驗出發的作品在目前的台灣舞壇並不多見,因此是個異數。從二○一一「下一個編舞計畫」《莖》的從視覺上即揭櫫從正常、主流的敘事break away(擺脫),田孝慈已一步步從她早期在學院發表的家庭(domestic)影響潛主題、及在兩廳院入選「新人新視野」中玩的視覺(關於其前作的較詳盡描述,請見《PAR表演藝術》第217期拙作),兩股結合,朝向一個更成熟更直接、但形式更趨有魅力、更完熟的作品。

這次這個作品,一開始三位穿著類似夜間睡袍的舞者在空蕩舞台上鬼鬼地笑著。三位女舞者楊雅鈞、潘柏伶、洪佩瑜表現均十分傑出,將田孝慈舞裡難界定的動作和情緒,表達得十分精確而有味道。舞隨紐奧良(New Orleans)式的音樂展開,這次的音樂設計許雁婷是田孝慈《旅人》合作過的創作伙伴,賦予其舞蹈中聲部極豐富的敘事。三人進入夢境一般的漫遊,慢動作般。聲部的雜音浮現家常的可辨識聲:baby聲、家長的安慰、對話聲……這次燈光,一如《旅人》,也扮演著有如有生命的詩意陪伴,或一方暖燈、或三人表達暗靜裡的戰慄,外面杯盤交錯聲。

此次田孝慈將她在《旅人》的詩意,更具實驗性地擴大到空無一物的舞台。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完全靠燈光、聲音的設計,靠舞者的帶引,靠你我的想像。一人拉著另一人轉圈,一人瑟縮。情境的營造讓你感受得到這是居家情境裡一種被孤立的恐怖,這也是她先前作品裡一再重複的子題,還有其中衍生的無助、幻想,與渴望。藉著設計,我們感受到密閉的空間,卻有著如逆風向著光的室外想望。這整體的舞台構成,是很有趣的。

如同夢境般多變多樣的遊戲和心情

舞蹈的敘述方面,矮小的舞者仰頭看兩位「大姊姊」的行徑,怪髮遮臉,模樣醜怪,長姐卻過來溫柔似地扶助她。她還跟台下的觀眾要撫摸。台上的兩人兀自起著舞;樂音荒謬。一人跑出了場外又再進來;充滿著奇想。音樂是德國式酒館(cabaret)的喜歌,兩人把頭埋在舞台周邊的簾子裡。舞者一個個肢體都是「散」的,但充滿著迷人魅力!燈光讓抽象多變的敘事可以成為一個整體,邱娉云設計的藕色雪紡漂亮衣服也適當地吸著光,讓畫面呈現了一種溫柔。一人轉頭看到對方,驚恐地大叫一聲!這是一個如同夢境般多變多樣的遊戲和心情。你可以不了解、不喜歡,但不能否定它,因為它就是這麼一個真實的個人經驗。

像火車般的轆轆行進聲中,三人齊齊地一起動作。語彙隱晦,但迷人非常!畫面壯大了起來,如同非洲的戰鼓加上玻璃杯盤的碰擊聲。三人團團轉。無論是情感、敘事、燈光,或是設計、內涵上,這部距前作一年多後的新作已蔚然成家,有了自己完熟的風格,田孝慈成為一位可以期許的編舞家,值得我們正視。只是最終結尾以初始的紐奧良式音樂、三人團團轉於逐漸縮小的圈圈裡,不免自萎於局限裡;即便暗中仍有燈光穿透能看清的挪移的軀體,仍是期許有一天能為我們作出大開大放的有力突破!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