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枯〉一段
〈冬枯〉一段(蔡德茂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舞蹈

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 緩前行 定靜中成就多重時空

首演於一九九五年的《花神祭》,在國際繞了一圈,相隔十五年,終於重回國家戲劇院舞台。排練場上,舞者如颱風眼一般,寧靜深厚,周圍人、事、物彷彿被旋進這股定靜之中,成就了一個個無法言說但存在的多重時空……

文字|樊香君、蔡德茂
第273期 / 2015年09月號

首演於一九九五年的《花神祭》,在國際繞了一圈,相隔十五年,終於重回國家戲劇院舞台。排練場上,舞者如颱風眼一般,寧靜深厚,周圍人、事、物彷彿被旋進這股定靜之中,成就了一個個無法言說但存在的多重時空……

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

9/17~19  19:30   9/19~20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

INFO  02-33939888

一靠近景美人權園區中正堂,也就是無垢舞蹈劇場《花神祭》的排練場地,一股定靜氛圍瀰漫,快速入座後抬頭一看,舞者早已就演出位置靜心跪坐,等待看排賓客入席。台上舞者如颱風眼一般,寧靜深厚,周圍人、事、物彷彿被旋進這股定靜之中,緩下了各種可能存在的躁動。「有些東西無法言說,但存在。」被譽為當代最具代表性的八位編舞家之一,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在訪談中定定說著。的確,很難說明這股定靜能量如何作用,但存在。

「一個動作,一個世界」

佛曰:「一花一世界」,對林麗珍來說則是「一個動作,一個世界」。所以,秋靈一個躬身起手、抖顫指尖,造就無限哀戚,冬神一個位移上步、回身靜立,刻劃無盡肅殺,無垢的定、靜、沉、緩全為成就這一個個無法言說但存在的多重時空,透過極其凝練的身體之動,似乎稍稍實現了存於現世的人們無法超越時空的失落。更為驚人的是,白天的排練場,少了舞台設計、燈光等幻覺輔助下,無垢舞者們的凝神步伐,依舊得以在每個當下,穿越一個又一個時空,緩緩前行。

其實,緩緩前行的,不只是舞者步伐,林麗珍擅長在作品中置入的「物」,亦隨著時間流動著。在〈秋折〉一段,芒花與竹竿列陣下,柔長布匹隨著秋靈搖擺卻沉緩的步履慢慢展開,無盡綿延,彷彿展開了一世紀之久。飾演秋靈的吳明璟亦於訪談中靦腆地說:「這匹布對我來說像是『時間』」。「但是沒有竹竿、芒花,不會有時間,秋靈不退,冬神也進不來。」林麗珍拉開更大視野,意味深長地說。

與物合一,萬物共存的世界觀

「物」在無垢的世界中,常常不只是「物」,而是具時間厚度的生命體,所以看著舞者與物之間,時而如〈秋折〉一段相敬如賓,時而如〈冬枯〉一段透過物的磨練明心見性,這萬物共榮共存的世界觀,透過「人與物」的考驗而實踐,學習謙退、放下,在你爭我奪的快速世代,是多麼美好的事啊。

這是首演於一九九五年的《花神祭》,在國際繞了一圈,相隔十五年,林麗珍持著初心,一步一腳印,與攜手數十年的合作夥伴、好友、舞者們,將於今年回到國家戲劇院舞台經典重現,帶領觀眾跨越時空,緩步前行。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