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舞觀聲》希望透過不同的刺激與探索,在過往的基礎上,逐漸走出其他的向度與可能。
《聽舞觀聲》希望透過不同的刺激與探索,在過往的基礎上,逐漸走出其他的向度與可能。(光環舞集 提供)
舞蹈

光環舞集 從「嬰兒油」重新出發 三位編舞家聯手 《聽舞觀聲》尋找未來

創辦人劉紹爐辭世後,光環舞集並未沈湎於感懷過往,在九月初的《聽舞觀聲》中,邀請了三位客席編舞家——蘇文琪、余承婕及Mark van Tongeren編創新作,重新詮釋劉紹爐知名的嬰兒油之舞,希望透過不同的刺激與探索,在過往的基礎上,逐漸走出其他的向度與可能。

文字|吳孟軒、光環舞集
第273期 / 2015年09月號

創辦人劉紹爐辭世後,光環舞集並未沈湎於感懷過往,在九月初的《聽舞觀聲》中,邀請了三位客席編舞家——蘇文琪、余承婕及Mark van Tongeren編創新作,重新詮釋劉紹爐知名的嬰兒油之舞,希望透過不同的刺激與探索,在過往的基礎上,逐漸走出其他的向度與可能。

《聽舞觀聲》劉紹爐逝世周年紀念

9/10~12  19:30   9/12~13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10/16  19:30 新竹市文化局演藝廳

INFO  02-28930061

二○一五年,光環舞集告別了卅歲,同時也以新作《聽舞觀聲》,迎接首度沒有創辦人劉紹爐的舞團生活。光環舞集現任藝術總監楊宛蓉,邀請了三位客座編舞家,包括前光環舞者、現旅居歐洲的新銳編舞家蘇文琪,光環客座教師、現任美國UCLA舞蹈系副教授余承婕,以及曾和劉紹爐合作的荷蘭泛音演唱家Mark van Tongeren,與光環舞者們共同重新詮釋劉紹爐著名的舞蹈之「道」——-嬰兒油。

蘇文琪、余承婕  讓舞者找到自己

從未與其他編舞家合作過的光環舞集,此次便是希望透過不同的刺激與探索,在過往的基礎上,逐漸走出其他的向度與可能。因此,「這次不只是創作一個作品,更重要的是光環如何找到繼續往前走的動力。」編舞家們幾乎異口同聲地說。而舞者怎麼在對劉紹爐的思念與依賴當中,重新尋得獨立自處的位置與方式,也是彼此十分在乎的。

對近年來以新媒體創作為主的蘇文琪而言,光環的身體訓練雖仍具影響,卻也已拉出一定的反省距離。她所念茲在茲的問題一直是:「要傳承劉紹爐的什麼?」又怎麼在距離中處理回憶?蘇文琪選擇讓一向習慣群體行動的光環舞者嘗試獨舞,透過陌生的形式探索:自己是誰、想說什麼話,及如何自處於劉紹爐、蘇文琪與自我所構成的三角平衡之間。

余承婕則著迷於嬰兒油獨特的幕後風貌,以影像記錄著舞者們準備、練習與善後的點滴,作為演出時的投影錄像,並意外發現自己熟稔的八卦掌,與光環舞者「把身體化成油」的借力使力、螺旋勁,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在不同舞蹈語言的相互映照下,舞者時時尋覓著共通點,也屢屢發現差異性,並在此充滿驚喜的過程中,漸漸養成自己的個體性。

Mark van Tongeren以歌共振身體

Mark van Tongeren則是與四位舞者藉由儀式性的音樂、客家老山歌、泛唱喉音、風聲竹響,及舞蹈和淨身的身體行動程式,以尋找身體在嬰兒油上的律動,並希望在聲音與舞蹈源源不絕的共振當中,深層地觸及「動即靜」與「覺知」的有機身心狀態。

近年來,許多知名舞團的編舞家如碧娜.鮑許、摩斯.康寧漢紛紛辭世,舞團成員除了須消化自身的情感,也往往苦惱著要如何繼續走下去。面對精神支柱劉紹爐的逝去,光環舞集卻未僅以演出舊作感懷過往,而是攜手在劉紹爐所留下的一片油海裡,共同面對失去、回憶、熟悉與不安全感的交織,並在彼此信任、相互交付當中,迎向而立之後的未知年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