障礙藝術家卡羅蘭.鮑狄奇編作的《愛上芙烈達》。
障礙藝術家卡羅蘭.鮑狄奇編作的《愛上芙烈達》。(Anthony Hopwood 攝 沙德勒之井劇院 提供)
倫敦

障礙藝術家受矚目 展現豐沛生命力

在英國,障礙藝術家(Disabled artists)逐漸受到矚目,繼二○一二年倫敦奧運的文化奧林匹亞中關於障礙藝術家的Unlimited 計畫之後,英格蘭藝術理事會延續辦理相關獎助,讓動能持續下去。最近在沙德勒之井劇院演出的《愛上芙烈達》與在巴比肯中心的《後台餅乾島》,分別由兩位障礙藝術家創作,形式親切,讓觀眾藉此更增添一種看待世界和藝術的方式。

文字|魏君穎、Anthony Hopwood
第275期 / 2015年11月號

在英國,障礙藝術家(Disabled artists)逐漸受到矚目,繼二○一二年倫敦奧運的文化奧林匹亞中關於障礙藝術家的Unlimited 計畫之後,英格蘭藝術理事會延續辦理相關獎助,讓動能持續下去。最近在沙德勒之井劇院演出的《愛上芙烈達》與在巴比肯中心的《後台餅乾島》,分別由兩位障礙藝術家創作,形式親切,讓觀眾藉此更增添一種看待世界和藝術的方式。

秋季節目開鑼,沙德勒之井劇院演出由卡羅蘭.鮑狄奇(Caroline Bowditch)編舞製作的《愛上芙烈達》Falling in love with Frida,藉由舞蹈劇場形式,鮑狄奇闡述對墨西哥畫家芙烈達.卡蘿(Frida Kahlo)的仰慕和對自身的啟發。在節目說明裡,鮑狄奇介紹自己是一位表演者、行動者、老師、演說家,並且像蚊子般在英國的藝文環境裡嗡嗡叫。

演出形式親切  讓障礙藝術被看見

自我介紹中沒有特別提及的是,鮑狄奇和芙烈達同為障礙藝術家,因為成骨不全症,鮑狄奇是台灣俗稱的「玻璃娃娃」,她特別嬌小、移動時坐在電動輪椅上,卻無妨她對藝術的熱情與創作。《愛上芙烈達》首演於二○一四年,在愛丁堡藝穗節大獲好評,並在近期在英國展開巡演。作品當中還融入英式手語翻譯,有別於手語譯者常被安排在舞台邊作為補充,《愛上芙烈達》的安排讓兩種語言一同成為演出的一部分。

無論熟不熟悉芙烈達的生平,踏入劇場見到明亮色彩的舞台設計,聽見墨西哥音樂和講述與芙烈達超越時空的對話,確實能體會鮑狄奇對芙烈達的愛。或者喝下一小口演出中分送的龍舌蘭、咬下演出者慷慨分享的西瓜,聽她訴說女性身體的歷險與告白,這作品極為私密,彷彿就像受邀到朋友家中參加派對。除了鮑狄奇之外,當中演出的舞者薇利.歐布萊恩(Welly O’Brien),因車禍而失去右腳,在復健的過程中接觸舞蹈,進而參與專業表演。在作品中,亦展現了她的身體力量和美麗。

在英國,障礙藝術家(Disabled artists)逐漸受到矚目,繼二○一二年倫敦奧運的文化奧林匹亞中關於障礙藝術家的Unlimited 計畫之後,英格蘭藝術理事會延續辦理相關獎助,讓動能持續下去。今年在愛丁堡藝穗節亦有相關演出,儘管硬體方面仍有改進空間,依舊大大提高障礙藝術的能見度。另外,巴比肯中心亦在日前演出《後台餅乾島》Backstage in Biscuit Land,藝術家潔絲.唐(Jess Thom)因妥瑞症之故,一天會說一萬六千次的「餅乾」(Biscuit)。潔絲.唐決定讓這件事成為她的創作靈感,藉此帶領觀眾上這座「餅乾島」。結合喜劇、偶戲,以及即興創作,讓「餅乾」成為可喜的台詞。受訪時,潔絲.唐表示大眾對於妥瑞症的了解仍舊有限,透過表演形式,可以讓觀眾有機會輕鬆地多加認識它。

為觀眾增添看待藝術的方式

值得一提的是,《愛上芙烈達》和《後台餅乾島》皆為特殊需求的觀眾安排協助,例如輪椅座位區、部分場次提供口述影像服務;《後台餅乾島》所有場次皆以「放鬆演出」(Relaxed performance,又譯無障礙演出)的方式進行,有別於尋常劇場音樂廳需要正襟危坐、保持安靜的狀況,《後台餅乾島》歡迎觀眾走動,發出噪音也無所謂。這樣的設計也讓妥瑞症或自閉症的朋友能夠放心觀賞演出,無須為劇場禮儀擔心。

透過欣賞和獎勵創作,不只是對於身障藝術家的培力,也讓觀眾藉此增添一種看待世界和藝術的方式。藝術家可以有多重認同,而不僅僅限於身體上的特殊與不便。近年來,也可見到為唐氏症演員參與戲劇演出,或藉由工作坊接觸藝術;同時相關紀錄片也讓大眾了解障礙藝術能帶來的影響,藉此發聲、鼓勵參與。如果藝術參與是文化公民權的展現,對障礙藝術的支持與鼓勵,更豐富了文化的多樣性。

相關網站:卡羅蘭.鮑狄奇網站www.carolinebowditch.com/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