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SO與NAXOS合作灌錄的金希文《台灣交響曲》與大提琴協奏曲。
NSO與NAXOS合作灌錄的金希文《台灣交響曲》與大提琴協奏曲。(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現場聽不夠 讓你帶回家

在古典音樂「唱片」市場舉世哀鴻,雲端串流稱霸的當下,許多知名樂團堅守實體產品,紛紛發展自有品牌,而台灣的NSO,也不吝於把現場演出與專場灌錄的音樂留在唱盤上,最近除了推出雙CD專輯《世紀交響》,更與NAXOS合作灌錄了金希文的《台灣交響曲》與大提琴協奏曲,可以讓樂迷重溫聆賞回憶,也聽見NSO的魅力。

在古典音樂「唱片」市場舉世哀鴻,雲端串流稱霸的當下,許多知名樂團堅守實體產品,紛紛發展自有品牌,而台灣的NSO,也不吝於把現場演出與專場灌錄的音樂留在唱盤上,最近除了推出雙CD專輯《世紀交響》,更與NAXOS合作灌錄了金希文的《台灣交響曲》與大提琴協奏曲,可以讓樂迷重溫聆賞回憶,也聽見NSO的魅力。

近年來,國家交響樂團試圖效法世界樂團趨勢,為國內交響樂團經營自有品牌殺出一條血路。此番除了長期與繆思藝術合作的NSO Live系列,推出最新雙CD專輯《世紀交響》之外,更嘗試以「台灣愛樂」之名,與NAXOS合作灌錄了金希文的《台灣交響曲》與大提琴協奏曲。有趣的是,儘管是相同的錄音場地與工作人員,在聆賞上卻有著顯著的分別——NAXOS中的「台灣愛樂」,是逐鹿中原的驚才豔羨;而《世紀交響》中的「NSO」,則是伴隨成長的共同記憶。

NSO vs.台灣愛樂  國內國際全靠實力

以作曲家金希文掛帥,NAXOS專輯的特色在於兩闋曲目的世界首演,以及非現場演出的錄音室作品。得力於作曲家與獨奏家楊文信親身參與混音過程,以及NAXOS國際性的唱片工業製作規格,不僅在完成度上無愧於世界大廠的水準,音樂的魅力與雄辯,比起國際一流樂團更是毫不遜色。無論是交響曲或協奏曲,楊文信、呂紹嘉與NSO的表現宛如熟稔於流傳百年的經典曲目一般——新鮮卻不青澀,生猛更兼圓熟——或許,這本就是這個樂團應有的實力,因為打從「台灣愛樂」成立以來,他們所演奏的,正是一首「台灣」交響曲。

至於NSO自有品牌的現場錄音,更是稱職地重現了國家音樂廳中的聆賞氛圍。比照筆者恰好躬逢其盛於專輯中數闋曲子的現場演出,當按下唱盤的播放鍵之後,當時那些無論是西施捧心的失誤,或是泫然欲泣的感動,「再生」的音樂都宛若在召喚著記憶中的情感資料庫。在聽者與音響之間,你彷彿可以看見呂紹嘉熟悉的指揮身影,以及吳庭毓、李宜錦等各部首席的肢體語言——說得誇張點,音樂中伴隨的指揮呼吸、翻譜或譜架的雜音,總是讓我在某些段落,不由自主地提心吊膽起來——我真怕音樂會那些不停抓撓癢處,或是酣然入眠的觀眾們,會不會一起跟著唱片回到我家……

唱片vs.現場  鐘鼎山林各有天性

NAXOS的優異成績,讓消費者渴望著台灣愛樂的新唱片發行;而每當NSO的現場音樂會之後,會有更多的朋友帶回一張NSO Live的錄音細細回味。這背後其實正是錄音與現場音樂會的美學思維。夫觀串流當道雲端稱霸,古典音樂的「唱片」市場舉世哀鴻。少數吸金王者如柏林愛樂,「線上音樂廳」讓你家就是柏林愛樂廳。大多數仍堅守實體陣營的樂團,強悍如芝加哥、無雙如大會堂、鐵血似馬林斯基,靈活如倫敦雙雄(LSO與LPO),走的是告別買辦,推出自有品牌有錢自己賺的路子。唱片vs.現場,鐘鼎山林各有天性,端看聆賞者的文本,是寄託於作品還是音樂會。顧爾德與魯賓斯坦、卡拉揚與傑利畢達克,這樑子結得既深且久。您是左擁右抱,乖乖享受音樂呢?還是有你沒我,找茬為樂呢?

更危險的是這種樂團出版品,尤其是現場演出的錄音,不論對樂評或是觀眾都是很缺德的。前者的音樂會評論不再死無對證,後者則千萬要留神往後的NSO的現場演出,從打鼾咳嗽到「bravo」,可能都是你的呈堂證供!更有甚者,既然音樂是流動的藝術,萬一脫口說出「真是美麗,請為我停留」——魔鬼此時正在櫃檯,等著您買唱片掏出的白花花鈔票。畢竟唱片洪流的弱水三千,我不取一瓢,只想牛飲!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