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劇場」的觀眾席,可容納六百九十九人。
「上劇場」的觀眾席,可容納六百九十九人。(上劇場 提供)
城市藝波 Cities & Arts

上劇場看表演工作坊 「上劇場」上海開張

成立滿卅周年的表演工作坊,去年底終於在上海有了自己的專屬劇場:「上劇場」。位於美羅城五樓、六百九十九座席的上劇場,在去年十二月五日以鄭佩佩主演的《在遙遠的星球,一粒沙》開幕,接下來還有《一夫二主》、《嘰咕男女變形記》、《那一夜,在旅途中說相聲》、《彈琴說愛》、《愛朦朧,人朦朧》等戲上陣,未來表坊的歷年好戲也會復排上場,再不用受檔期限制之苦。

成立滿卅周年的表演工作坊,去年底終於在上海有了自己的專屬劇場:「上劇場」。位於美羅城五樓、六百九十九座席的上劇場,在去年十二月五日以鄭佩佩主演的《在遙遠的星球,一粒沙》開幕,接下來還有《一夫二主》、《嘰咕男女變形記》、《那一夜,在旅途中說相聲》、《彈琴說愛》、《愛朦朧,人朦朧》等戲上陣,未來表坊的歷年好戲也會復排上場,再不用受檔期限制之苦。

作為一作移民性格的城市,上海從來不乏新奇的文藝樣貌,電影院、舞台、遊藝場……擁有著人氣指標,五口通商後外來的新興建築群教堂和洋樓,多坐落在西部,所以俗稱「南部(本地居民為主)繁華,西部芬芳」之說法,加上對外經濟改革後,浦西的市區發展有限,首建的虹橋國際機場,便向西遷移,相鄰的古北新區境外韓日台人口大量駐紮,徐家匯位於其中商家必爭之地,地鐵多線交集於此,除了經營傳統的百貨,文化演藝一直缺乏提振力道。其實,美羅城早年原有徐匯劇場,市政建設拆除後,無緣再建造,幾年前賴聲川的表演工作坊,接洽後開始了五年的漫漫重整之旅,二○一五年適逢表坊成立卅周年,而立之年正式移家落戶,上海的觀眾無須暗戀桃花源了。

取名有巧思  但碰了軟釘子

劇場取名也挺戲劇化,「上劇場」(英文Theatre Above)不是簡單的上劇場看戲罷了,意涵豐富頗有巧思,其一位於上海市,顧名思義以「上」為首選,再來劇場位於美羅城的五樓,也是為數不多的高樓中的劇場,三者單名有種時尚潮流感,劇場既是時尚的展現,劇目內容所要引領的戲劇藝術趨勢,代表積極向上的正向力量,當然,「上劇場」簡單明快直接叫你上的是劇場,不是電影院等其他場所,如同其他滬上獨具匠心命名的劇場「大世界」(劇種包羅萬象)、「美琪大戲院」(美輪美奐,琪玉無瑕),突顯了獨一無二卻與這座城市的文化藝韻息息相關。

但畢竟是戲劇家取名,從台灣表演工作坊到上海上劇場,都碰了軟釘子,前者是因不太像專有名詞,無法註冊,現在的「上劇場」,也遭到質疑,似乎和上澡堂下館子般口語化,也不具有專用性,還是不能登記,看來藝術和政策的對話,需要有更多交流方能達成共識。

邀觀眾虛擬剪綵  好戲輪番上陣

關於設計這個劇場的初衷,賴聲川說:「我們要打破以往劇場給人帶來的廟堂的感覺,讓它成為民眾生活的一部分。」這個可容納六百九十九人的劇場,比大部分同等座位的劇場空間更大,座椅空間也更為寬敞。你不會看前人的腦袋,舒適和觀劇細節設計都頗為人性化,粉紅、綠、藍、咖啡等混搭色調,情人座的安排,這恐怕是劇場界鮮少的人情味,第一排距離舞台,近得讓你不覺得這是看戲,打造真實的親切感。

開幕首演,並非熱鬧紅火,選擇武打女星鄭佩佩主演《在遙遠的星球,一粒沙》,梳理失親的情感,如何平衡遺棄與被遺棄。開演前,賴聲川一個人走至舞台中央,號召全場觀眾舉起自己的雙手做剪刀狀,請大家想像,我們同時為這個劇場剪綵!在這個充滿創意的儀式裡,上劇場完成了它頗有戲劇性的「虛擬剪綵」,正式開張。從去年十二月五日起直至今年二月底,將有六齣大戲上演。其中,《在那遙遠的星球,一粒沙》、《一夫二主》、《嘰咕男女變形記》均是為開幕重新製作排演,還有這幾年常演的《那一夜,在旅途中說相聲》、《彈琴說愛》,以及表坊卅年大戲《愛朦朧,人朦朧》。今後,歷年劇作都會陸續復排上場,再不用受檔期限制之苦了,導演的幾句話手寫在牆上:「劇場的獨特魅力,在於它的現場性,它的浪漫在於,它是生命短暫與無常的縮影。」體現了戲—聚—劇—散,它無與倫比的不可重複性。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