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娜.涅翠柯
安娜.涅翠柯(Dario Acosta 攝 國家兩廳院 提供)
藝號人物 People

歌劇女神安娜.涅翠柯 戲裡戲外 皆令人陶醉

聽聞當紅歌劇女高音安娜.涅翠柯要來台灣開唱,票券消失的速度令人咋舌!到底這位「女神」有何魔力,讓樂迷傾倒至此?集美嗓、美貌於一身,加上從清潔婦被挖掘為歌劇女主角的生涯傳奇,還有她以偶像歌手般經營自己的方式,跳脫傳統聲樂家的格局與表演視野……戲裡愛恨交織的女主角,戲外熱愛生命與音樂的女人,都讓人不得不為之陶醉!

文字|廖慧貞、Dario Acosta
第279期 / 2016年03月號

聽聞當紅歌劇女高音安娜.涅翠柯要來台灣開唱,票券消失的速度令人咋舌!到底這位「女神」有何魔力,讓樂迷傾倒至此?集美嗓、美貌於一身,加上從清潔婦被挖掘為歌劇女主角的生涯傳奇,還有她以偶像歌手般經營自己的方式,跳脫傳統聲樂家的格局與表演視野……戲裡愛恨交織的女主角,戲外熱愛生命與音樂的女人,都讓人不得不為之陶醉!

2016TIFA歌劇女神安娜.涅翠柯歌劇之夜

3/25  19:30 台北 國家音樂廳

INFO  02-33939888

原本計畫二月敲好與安娜.涅翠柯在巴黎專訪,但因她個人行程繁忙與種種因素,在數次更改採訪時間後,最後一刻還是「因病」取消專訪。話說她這種「隨性」的做法,已經不是頭一遭,翻開歐美各大平面媒體資料,從二○○四年起臨時取消演出的事件層出不窮,如二○一二年六月以照顧三歲兒子為由,取消在柏林國家歌劇院(Staatsoper)出演莫札特歌劇《唐.喬望尼》Don Giovanni中唐娜.安娜(Donna Anna) 一角、二○一四年一月「因感冒」取消在美國大都會歌劇院(Metropolitan Opera)出演董尼才悌歌劇《愛情靈藥》L’Elisir d’Amore中亞丁娜(Adina)、稍後四月又認為古諾歌劇《浮士德》Faust 裡的瑪格麗特一角不適合她,決定取消在倫敦皇家歌劇院(Royal Opera House)的演出等。當然,本期專訪一事,也毫不意外地石沉大海……

灰姑娘女高音

不過,涅翠柯的「隨性」,是有她的本錢的。被喻為廿一世紀俄羅斯的瑪麗亞.卡拉絲(Maria Callas),安娜.涅翠柯獨特圓潤的嗓音、舞台表演的魅力與麗質出眾的美貌,早已應允了她成為當今歌劇界最閃耀的一顆紅星。曾被英國的《電訊報》The Telegraph稱作「辛德瑞拉女高音」(Cinderella Soprano),安娜.涅翠柯的成功之路有如現代版的灰姑娘。一九七一年九月十八日,安娜.涅翠柯出生於俄羅斯南部克拉斯諾達爾(Krasnodar)市的一個中產家庭,父親是位地質學家,母親是電磁通訊工程師。雖然家中沒有職業音樂家,但涅翠柯的父母愛好音樂,讓她時常有機會去聽音樂會與看歌劇,或是在家中與朋友們舉辦小型音樂會。

她曾在六歲時短暫學過鋼琴,七歲時參加兒童合唱團,高中時在音樂舞蹈團裡擔任歌手。在二○○六年十一月六日英國《獨立報》The Independent的專訪裡,安娜.涅翠柯娓娓道來——從小她便立志登上舞台當一名女演員,之後歌劇的吸引力對她愈來愈強烈,讓她想要成為一名歌劇女伶。

為了能唱歌,涅翠柯很早就放棄學業,十六歲離家到人生地不熟的聖彼得堡學習聲樂。在苦練兩年後,終於如願以償進入聖彼得堡音樂院就讀。在二○○六年二月十九日對《電訊報》的專訪中,她坦承求學期間,為了賺取生活費,也為了有機會學習觀摩音樂會排練與歌劇表演,她到當時聖彼得堡最富盛名的馬林斯基劇院(Theatre Mariinsky) 打工當清潔婦,她知道如果要在歌劇界成功,只有那裡才是聖地。

葛濟夫的知遇之情

半工半讀的她於一九九三年在莫斯科得到著名的「葛令卡聲樂獎」(Glinka vocal competition ),之後在馬林斯基劇院一次公開為莫札特歌劇《費加洛的婚禮》The Marriage of Figaro選角時,她參加甄選,引起當時馬林斯基劇院指揮葛濟夫(Valeri Guerguiev)的注意,不但認出她是劇院的清潔婦,也深深被她的嗓音吸引,而錄取了她。在幾次排練後,葛濟夫發掘涅翠柯的歌唱與表演天分,終於讓她擔任女主角蘇珊娜。從此涅翠柯與葛濟夫學習聲樂技巧,讓她的聲音更具有柔軟性、輕巧又不失音色,且能演唱不同風格的角色。

一九九五年當她完成聖彼得堡音樂院的學業後,隨著馬林斯基劇院到美國舊金山巡迴演出。葛濟夫將葛令卡歌劇《盧斯蘭與魯蜜拉》Rouslan and Ludmila中的主角魯蜜拉交給年輕的涅翠柯詮釋,這個契機為她開啟了通往美國歌劇院的大門,如同她自己說的:「這是我在馬林斯基劇院的第一年,這是一個非常大的角色,但演出非常的成功,從此,我展開了我國際演出的事業。」之後,她時常被邀請到舊金山與美國其他地區歌劇院演出,成為詮釋俄羅斯歌劇的最佳代言人,如浦羅柯菲夫歌劇《戰爭與和平》War and Peace 裡的娜塔夏(Natacha)與《情定修道院》Betrothal in a Monastery中的露易莎(Louisa)及林姆斯基-高沙可夫歌劇《沙皇的新娘》Tsar’s bride裡的瑪爾法(Marfa)。

回首看看這位發掘她天分的恩師,安娜.涅翠柯又是如何看待葛濟夫?她在《獨立報》的專訪裡說道:「他是我音樂的教父,他總是支持我、相信我,我們是非常好的朋友,一起計畫一些令人興奮的事,如錄製新的唱片、安排新的劇碼。」一九九九年,安娜.涅翠柯首次與葛濟夫率領的馬林斯基劇院樂團在歐洲巡迴演出,所到之處有鹿特丹、阿姆斯特丹、倫敦等,從一九九五年開始,他們也一起合作發行唱片,如《俄羅斯古典音樂歌唱集》Russian Album(1999)與音樂會現場影音錄製如葛令卡歌劇《盧斯蘭與魯蜜拉》(Philips,2003)、浦羅柯菲夫歌劇《情定修道院》(Philips,2005)與柴科夫斯基歌劇《尤金.奧涅金》Eugene Onegin( Deutsche Grammophon,2013 )等。

另類歌劇女伶

自二○○○年起,安娜.涅翠柯的歌唱事業突飛猛進,至今演出超過四十個歌劇角色,成為當今歌劇界最炙手可熱的歌劇女伶。如日中天的聲望其實拜賜於二○○二年的薩爾茲堡音樂節,她在德國指揮家哈農庫特(Nikolaus Harnoncourt)指揮下演出莫札特歌劇《唐.喬望尼》中的唐娜.安娜。這次出色的演出讓她三年後再次返回薩爾茲堡音樂節,與著名墨西哥男高音羅藍多.維拉宗(Rolando Villazon)一起登上舞台,演出威爾第歌劇《茶花女》La Traviata。現代化的舞台布景與新型導演方式,讓一身鮮紅色、踩著紅高跟鞋的茶花女維歐蕾塔(Violetta),在一群黑色西裝的男歡客裡,顯得格外耀眼。

這場顛覆傳統的演出,造就了涅翠柯與維拉宗這對歌劇舞台情侶,日後他們又一同合作馬斯奈歌劇《瑪儂》Manon與浦契尼歌劇《波西米亞人》La Bohème。在多部涅翠柯詮釋過的歌劇裡,我們常看到現代化的故事場景,流行時尚的衣著打扮與女主角的能歌善舞……她曾在《電訊報》的訪談中談到:「歌劇如同其他事物,必須要改變、要發展。舞台設計必須更具挑戰性、更加熱情還有更現代化」。為了吸引年輕聽眾,二○○四年她請來為瑪丹娜設計音樂錄影帶的文生.派德森(Vincent Patterson),為她設計推出一片名為「女人、聲音」(The Woman, The Voice)MTV形式的DVD,收錄多首動聽的歌劇抒情曲,其中有一幕她身著白色泳裝仰躺在游泳池裡高唱歌劇。另類的作風也可以從她的個人網站看出,她把自己經營成流行偶像歌手,回答粉絲各式各樣非音樂性的問題,放置個人音樂會照片,還有最近的新婚照等。

安娜.涅翠柯本身也非常重視時尚、品味與美食。對於日漸圓潤的身材,她不諱言,自己喜好美食,從不想因保持身材而節食。涅翠柯也喜歡趁演出空檔時替自己治裝購物。她曾是《時尚》Vogue、《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與《倫敦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 of London的封面主角,也替瑞士知名鐘錶珠寶品牌Chopard與奧地利礦泉水品牌Vöslauer代言,曾被《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評為「最性感的古典音樂寶貝」;《美國音樂》Musica America雜誌則封她為「廿一世紀真正的超級巨星」。

擁有這些成就,媒體自然而然產生聯想,並以「現代的瑪麗亞.卡拉絲」稱之。在接受今年二月號法國《古典音樂》Classic 雜誌訪問時,安娜.涅翠柯並不迴避談論這個問題。她坦承她非常景仰這位希臘歌劇女伶,也聽了很多她的唱片,甚至模仿她的唱腔,但很快地,她了解到不是只有模仿,而是要去探索卡拉絲在詮釋角色上所運用的情感,並以她自己的方式來呈現,因為她與卡拉絲沒有共同點,她們擁有不同的音質與不同的個性,這樣的領悟讓她很快掌握到美聲技巧(Bel canto)的演唱。這幾年她的聲音逐漸暗沉,讓她可以演唱比較厚重的角色,因此她的演唱曲目轉向威爾第、浦契尼,甚至是華格納的歌劇。她曾說她若有作曲天分,她想要成為威爾第,因為威爾第是她最喜歡的作曲家,但現在的她只能以「無懈可擊」的方式演唱威爾第。這樣的熱忱讓她被選為二○一四年二月在俄羅斯索齊(Sotchi)冬季奧運會開幕典禮的奧運歌獻唱者。

熱愛生命與音樂的女人

演過那麼多角色,哪一個才是她最鍾愛的?在接受《古典雜誌》專訪時,她認為那些具有戲劇性的個性,可以讓她在三小時內盡情地發揮、恣意地瀟灑,道盡女主人翁一生曲折的故事,如威爾第歌劇《茶花女》裡的維歐蕾塔,或是《露易莎》的女主角,都是她所喜愛的。

事實上,在真實生活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這位俄羅斯女伶不平凡的生活。十六歲離家後,即開始為生活打拼,二○○六年取得奧地利國籍,從此定居於維也納。在忙碌的演唱生涯裡,她曾與多個歌劇男歌手拍拖。二○○八年四月,安娜.涅翠柯宣布她與歌劇界當紅的偶像巨星——烏拉圭籍男中低音艾爾文.史羅特(Erwin Schrott)結縭,同年九月他們的兒子堤亞哥(Tiago)誕生。在婚姻生活與母親身分之外,涅翠柯仍試著保有自己的個人事業,她曾坦承:「這的確不容易,但我是真的很想同時兼具母親與女伶的身分。」

這段令人稱羨的婚姻在經歷了五年生活後,終於在二○一三年因兩人聚少離多而劃下句點。但女伶的感情生活很快就被同是來自蘇聯地區的亞塞拜然籍男高音尤西夫.伊瓦佐夫(Yusif Eyvazov)所填滿。二○一五年十二月廿九日,更傳出安娜.涅翠柯與尤西夫.伊瓦佐夫正式在維也納結婚的好消息。無論在安娜.涅翠柯個人官方網站或是私人臉書上,都可以看到她身穿白紗,臉上洋溢著幸福笑容的結婚照。

從一位清潔婦到如今的歌劇女神;從期待她與「未婚夫」前來演出,到即將與「夫婿」攜手來台。百變女伶猶如歌劇中的戲夢人生,上場下場的快速切換,無論戲裡戲外,只要有她的現身,無不令人看得陶醉。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1971年生於俄羅斯南部的克拉斯諾達爾(Krasnodar))市。1993年獲得葛令卡聲樂獎,隔年受到指揮大師葛濟夫(Valeri Guerguiev)的提拔與栽培。

◎ 1995年畢業於聖彼得堡音樂院。

◎ 2006年獲得奧地利國籍,定居維也納。2008與烏拉圭籍男中低音艾爾文‧史羅特(Erwin Schrott)結婚,育有一子;兩人於2013年離婚。

◎ 2013年曾為馬林斯基劇院重新開幕演出、2014年被選為俄羅斯索齊(Sotchi) 冬季奧運會開幕典禮的奧運歌獻唱者。2015年為史卡拉歌劇院新季開幕演出第一場歌劇。2015年底與亞塞拜然籍男高音尤西夫.伊瓦佐夫結為連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