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編舞家大衛.溫帕許
法國編舞家大衛.溫帕許(Martin Colombet 攝 David Wampach 提供)
聚光燈下 In the Spotlight

法國編舞家大衛.溫帕許 劇場儀式 令人迷醉

大衛.溫帕許的劇場觀,緊密連結著「儀式」。他相信劇場作為一道儀式及儀式發生的地方,至今仍是。儀式是私密同時共享的,如同劇場。他學過點希臘文,並在傳統祭典中找到編舞的動機與要領。在古希臘的祭儀中,他特別著迷於酒神戴奧尼索斯的狂歡節,一個交織了神秘主義、性交、非常德、非理性的身體經驗及精神轉化過程。

文字|林人中、Martin Colombet
第282期 / 2016年06月號

大衛.溫帕許的劇場觀,緊密連結著「儀式」。他相信劇場作為一道儀式及儀式發生的地方,至今仍是。儀式是私密同時共享的,如同劇場。他學過點希臘文,並在傳統祭典中找到編舞的動機與要領。在古希臘的祭儀中,他特別著迷於酒神戴奧尼索斯的狂歡節,一個交織了神秘主義、性交、非常德、非理性的身體經驗及精神轉化過程。

新點子舞展 大衛.溫帕許《如飢似渴》

6/9~11  19:30   6/12  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表演散場後,他走過來,我沒認出舞台下的大衛.溫帕許(David Wampach),他跟剛才在《如飢似渴》裡噴發唾液、壓抑又張狂、玩弄性器的男子判若兩人。同時,方才在舞台上發生的事猶迴盪在我腦海,我的身體還處於舞作末端那首音樂的陣陣殘響之中。如果沒有意外,我想台灣的觀眾在看完演出之後,對這位編舞家的好奇,將摻雜著一種怪異、不舒適,但引發你對自己日常身體記憶的諸種聯想。

這種不舒適的身體經驗難以解釋。其實舞台上並沒有高分貝的嘶吼、強烈閃光或殘暴的肉體撞擊,那種幽微的不安感,僅僅是默默滲入你的感官,輕輕地滑移、撥弄、挑逗你的知覺。我那時只想喝酒,於是我們僅僅抽根菸,沒有聊這件作品。

他的劇場就是儀式

幾天後,我們坐在街上喝咖啡,這位編舞家從古希臘劇場談起。他的劇場觀,緊密連結著儀式(ritual)。他相信劇場作為一道儀式及儀式發生的地方,至今仍是。儀式是私密同時共享的,如同劇場。他學過點希臘文,並在傳統祭典中找到編舞的動機與要領。在古希臘的祭儀中,他特別著迷於酒神戴奧尼索斯(Dionysus)的狂歡節,一個交織了神秘主義、性交、非常德、非理性的身體經驗及精神轉化過程。在這種看似揚棄理智的歡愉狀態裡,人們的身體產生非日常的舉止與動態。這種動態(movement)的力動(dynamics)從何而來,它又能製造什麼,又如何能讓舞者進入或成為這種身體行動的再現與表意,是溫帕許一直試圖在作品中處理的題目之一。同時,在儀式延展的過程中,讓公眾/觀眾與公共空間/劇場空間的關係,赤裸對話/對望。

溫帕許二○一四年的作品《靜脈》,便處理了義大利的塔朗泰拉舞(Tarantella),一種流傳民間與巫術有關的舞蹈儀式。塔朗泰拉舞起源於古人遭蛇咬傷,為了痊癒,人們相信必須不斷跳舞出汗,徹夜狂舞直到筋疲力竭。於是,他讓舞者這麼做了,並在極快的節奏中挖掘他們身體底層未曾被揭露的失序能量,「要在舞台上失去安全感,這跟酒神祭儀有關,我想要探觸那種歇斯底里的境地」。相較之下,《如飢似渴》看來優雅許多,至少舞者們並沒有真的交媾,我半開玩笑說。

這與出神(tance)有關嗎?我們以為他要讓舞者在台上恍惚出神,但溫帕許以為,那是「醉」(drunkenness)。drunkenness是讓人失去覺知,trance則相反,trance其實是一種極度清醒狀態,你的理智及知覺超越平常的能感度,你看到的世界格外清晰,你忽然間通達明白這個世界。他追求的,更多是表演者的覺察及身體感處在trance狀態,即便這種訓練十分不易。

身體樣態展現慾望的去向

在進入專業舞蹈訓練前,溫帕許學醫,神經學(Neurolog)是他導入編舞及研究的方法之一。於是相較於動的編排構成,他更感興趣於大腦對知覺的理解系統。以《如飢似渴》來說,「我刻意讓它看起來很壓抑。」溫帕許說,在這裡,他想討論慾望在人與人關係中扮演的角色。一個人如何意識到慾望的發動與流動,他/她如何處理自己的慾望,又如何接受、回應、處置他人個體/群體的慾望,如占有、衝動/性衝動等,「這些試探必須是曖昧的,必須一直遊走在尺度邊緣,成為舞者的身體行動本身。」換句話說,身體官能性與內部意識的相連,是產生動作的理由。

慾望令人羞恥,溫帕許補充,正因為人們通常不敢直視自己(與他人的)慾望,慾望遂成了一種能使人受苦、使身體扭曲的材料。英國畫家法蘭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畫作《沙丘》Sand Dune(1983)令他印象深刻。畫中,一具貌似被截斷又灼傷的肉體,沒有面目也無可清楚指涉特定身體局部,那塊肉好像橫躺著,它看起來又像是一片地景或沙堆,彷彿被裝在一個箱子,又延展封閉空間於外。這塊詭異又扭曲的肉,或「物品」,呈現著某種不可言說的精神壓抑,它令人感到窒息。溫帕許對慾望與羞恥的畫面,就像這樣。他尤其想捕捉那種被慾望吞噬,無可自拔又激情,讓身體扭曲又醜陋的樣態。體液也是,如唾液、汗水、淚水的分泌,這些身體的產物,隨著一層一層曖昧的身體運動,逐步展現慾望的去向,那最誠實亦最原始的人類情感/情緒便流動起來。

拒絕標籤與定義

如此,在演出過程中身體產生的不舒適感,大概因為觀者的神經接通了某種隱晦的訊息。那些赤裸的身體,讓一塊塊被切割的肉,不斷層層疊疊向觀眾席擴張。我好奇目前為止他聽過哪些觀眾反應。像《如飢似渴》這樣的作品,也是有歐洲人不買單的,溫帕許說,有的觀眾不以為然問:這有在跳舞嗎?這在搞什麼?反之,他並不覺得自己在作觀念藝術或觀念舞蹈,也拒絕這些標籤。人們通常認為觀念藝術作品的結果不重要,重點是那個藝術家的概念,「但我不是如此,我是展示觀念(conception),但不是那種觀念(the conceptual)。」當他這樣說時,我們又聊到「什麼是當代舞蹈」,他常常面對這些專有名詞,但並不想被概括定義,論述過剩的「當代」,他並不感興趣。

我忽然覺得當他到台灣時,可找機會看看民俗祭儀,鼓陣、遶境、祭拜、廟會,及獻鬼神的歌仔戲、布袋戲諸如此類。這位著迷「儀式」的藝術家,準備好在日本之後,踏入第二回亞洲體驗,一次他期待挖掘在地身體與祭儀文化的未知旅程。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小檔案

◎ 曾在蒙彼里耶大學攻讀醫科。

◎ 曾參與法國南部伊斯特爾的The Company Coline舞團、由編舞家莫尼葉(Mathilde Monnier)所帶領的蒙彼里耶國家編舞中心(National Choreographic Center of Montpelier)Ex.e.r.ce舞團,及姬爾美可(Anne Teresa de Keersmaeker)的P.A.R.T.S舞蹈學校等。

◎ 2001年,他將一路以來從劇場與造型藝術發展而出的表現方式整合進入自己成立的公司Achles Association。

◎ 重要作品:D ES R A(2003)、Bascule(2005)、Quatorze(2007)、BatterieAuto(2008)、CassetteSacre(2011)、Tour(2013)、《靜脈》Veine(2014)、《如飢似渴》Urge(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