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瑋神情驕傲談起孩子不怕蟲、不怕髒,跟他小時候一個樣。
黃健瑋神情驕傲談起孩子不怕蟲、不怕髒,跟他小時候一個樣。(黃健瑋 提供)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黃健瑋 藉營繩繫起一家人

好動又興趣廣泛的黃健瑋,總是能駕馭不同類型的角色,多樣興趣給予的養分,其功厥偉。而從小與家人露營的美好回憶,也讓他在步入為人夫人父的當下,選擇重拾這項興趣,一次次帶著家人與裝備,在野外營區打造「一個家」,他說:「這是我從小就在做的事,現在快中年了,也想用這件事把家人聯繫起來。想讓孩子也有這個習慣,一種傳承吧。」

好動又興趣廣泛的黃健瑋,總是能駕馭不同類型的角色,多樣興趣給予的養分,其功厥偉。而從小與家人露營的美好回憶,也讓他在步入為人夫人父的當下,選擇重拾這項興趣,一次次帶著家人與裝備,在野外營區打造「一個家」,他說:「這是我從小就在做的事,現在快中年了,也想用這件事把家人聯繫起來。想讓孩子也有這個習慣,一種傳承吧。」

他本來已經把露營的本事荒廢了,去年和驫舞劇場的陳武康兩天一夜加羅湖,是轉捩點,睽違數十年他又拎起背包,重裝上路。

黃健瑋生性好動又興趣廣泛,什麼都想玩,不只皮毛幾招而要玩出一番名堂,從一開始的好玩到鍛練期間的撞牆,撞破牆之後又是另一種好玩。武術、跳舞、唱戲,幾乎跟身體有關的活動他都有興趣。長大成了演員,攤開演過的角色名單,不是興趣廣泛生性好動的人,應該沒法準確拿捏這麼多類型的角色。五花八門的興趣支撐他的表演血肉,提供各種養分。

小時候的週末假期,一半在鄉下,一半在露營。不是回彰化老家玩大自然,「玩山玩水玩泥巴,玩蟲玩狗玩藍天白雲」,彷彿畢飛宇在《造日子》所寫述那般把日月星辰當玩具反斗城、在蚊蠅鼠豽裡找玩具。父親曾是中華民國露營協會理事,從小便時常相約協會好友攜家帶眷露營,甚至曾帶著黃健瑋和哥哥來場五天四夜露營環島。「我爸協會的好朋友、時常跟我們一起露營那家剛好也兩個小孩,每次都是大人忙搭帳篷煮晚餐、我們四個同齡的小孩就到處玩,跑來跑去,抓蚱蜢來演假面超人,自己發明遊戲比賽。很好玩,印象到現在都深刻。」

年紀大了,爸媽退休,哥哥出國工作,曾經一團玩耍的孩子們老早就從帳篷搬到有電梯的水泥大廈,風吹不搖、百蟲不侵。偶爾,他回想從前老日子,那些野外回憶如何形塑今日嗜好,卻找不到機會再次搭起帳篷燒營火,對著漫天星斗玩遊戲。

拋去煩悶,重見山的浪漫

直到去年,同樣是人夫新鮮人的好友陳武康突然一句「要不要去加羅湖」,他才想到,從小露營的他,竟從沒未在台灣認真地爬過一座山,「爬北藝大不算,那種認真背著包包、上山搭帳篷住一晚那種,我從沒來爬過。」他沒想太久就答應了陳武康,一個演員,一個舞者,兩個外裝內裡都很水滸傳的男人決定上山一探究竟。「我們那時候蠻隨意的。當然有事先上網做功課,武康負責帶帳篷、我負責食物,兩個人各揹了將近十五公斤的重裝,只為兩天一夜的露營。那時候連餐具都帶家裡的,完全不適合野外露營、重得要命。才剛從國外工作回來、只睡五小時我們就衝上山了。」

都市的月亮掩面薄紗,山裡的月亮如京劇武生亮相,自信滿滿,不躲不藏。兩人爬了半天終於登湖,光看月亮就值回票價,「月亮真的是毫無預警地蹦出來,哇靠,都忘了月亮可以這麼大、這麼亮。都市的所有煩惱、壓迫、苦悶通通都不見了,就是很純粹地跟自然、跟自己相處。」一路上不時大霧,大徹大悟,原來快樂不假外求。如風,見不著但感覺得到,不能說風不存在;如山,當你在都市忙著狂亂的妄想,山始終在那裡,裡頭有各種生命各種生態系各種生老病死各種殺戮和繁衍,在那裡等你。他們不時聽到山豬低吼,怕得要命只得提刀繼續前行,連睡覺都抱刀。兩人在湖邊搭帳篷,忘了帶提燈只好拿手電筒應急,小帳篷塞兩個大漢,肩抵著肩談天說地。黃健瑋拿出自備的小瓶威士忌,走出帳篷找塊石頭坐下,「就是浪漫,太浪漫了……」

現在,他連酒也不喝了。

步入他所謂「前中年時期」,黃健瑋決定改變生活作息。孩子大了,父母老了,如何平衡家庭、工作與自己的時間?他想,先戒酒吧。戒酒之後多出不少晚上的時間可以做事,起床時間也跟著早了。他沒想要在台北買房子,但希望未來孩子能不循傳統學校教育模式、去報名親子共學的自學學校,「以我現在的收入水平要滿足需求,有點難,必須做到工作時間更少但收入更多的程度,要更拚命。」他要更規律地鍛鍊自己,要演好每齣戲,也要找出一件事讓他拋開演員身分時、得以讓精神獲得充足的休息。

養家育兒,重拾他的童年

他想起小時候,家,真的就像人壽廣告那棵貌似帳篷的大樹,家人在樹下搭起帳篷,家人是生活,自己是自己。就帶著家人露營吧!他把這看作新生活運動最重要的一步,往前也往回走,向當年的父親看齊。

「露營強調的是『做』,要在短時間內蓋出一個基本功能齊全的家,甚麼都要動手做,自己來。事前的準備打包,該在家料理好的食物要冷凍風乾;衣服要帶幾件、怎麼折體積最小;行李要怎麼裝車;到了露營區之後要搭帳篷、蓋客廳、架燈走線……下雨怎麼辦?雨備要帶;因為有小孩所以要注意的事情更多……」

同樣身為演員的妻子也喜愛戶外活動,才三歲的孩子更神奇,小小年紀便樂得幫忙家事,「因為孩子沒有兄弟姊妹、只能跟父母相處,露營讓我們更親近。她想幫忙洗碗煮菜,安全範圍內能做的就都交給她做。小孩子願意用他的手去觸碰、去處理東西,這是最重要的。」他神情驕傲談起孩子不怕蟲、不怕髒,跟他小時候一個樣。他指著地上的馬陸跟孩子說,這是馬陸先生,他出門很麻煩因為要穿很多鞋……孩子絲毫不怕地貼在地上看,數有幾隻腳;他抓蟲給孩子玩,雙手弄髒了孩子也不在意。第一次露營,一早抵達園區無人,只有黃健瑋一家。父母忙著搭棚,孩子卻跳上平台要跳舞,「她就這樣跳了一段SOLO耶,真有他的。」

之後,他打算帶退休雙親、一家三口去露營。以前父母帶著他露營,現在換他領隊,角色交換他始終最擅長。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但出了劇場下了戲,從小父母給他的野外經驗更是一輩子受用無窮。「我想,至少到孩子十幾歲之前,還有好多年的光陰可以這樣露營,我想這樣帶著他、帶著妻子、帶著父母去露營,這是我從小就在做的事,現在快中年了,也想用這件事把家人聯繫起來。想讓孩子也有這個習慣,一種傳承吧。」每次從後車廂扛出帳篷,慌忙揮汗為帳篷充氣的時候,看著周圍山水蟲鳥,看著孩子,他也看到童年的黃健瑋跟現在的自己疊影,終於回到這裡,終於趕上了,好險沒忘記。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必備物件與推薦地點

充氣帳篷

露營最主要就兩件事,吃跟住。考量目前家裡孩子還小,易裝易拆的帳篷是首選,黃健瑋有點衝地買了價格較高的充氣帳篷,給家人更舒適更輕鬆的露營經驗,「至少睡在一起不那麼擠。」搭完臥室帳就要打理客廳帳,真的就是在野外蓋起一個家,「很期待以後和朋友,兩三家人帶著小孩一起露營,搭一個很多房間的大帳篷。」

食物與餐具

露營前的準備工作相當繁雜,尤其重要的是準備食物。要住幾天?幾個人?天氣是熱是冷?種種因素條件組合之下,要準備的食物也不同。有些要先風乾冷凍減輕重量,也要有足夠的乾糧零食果腹充饑;要能把冷水變熱水,也要把生肉變熟肉;餐具要買露營專用,比較輕便也好清理;如果露營不只一天的話,要根據保鮮程度安排食用順序。「這些是露營最好玩的地方:事前在家把東西都準備好,在露營的時候變出滿桌好吃的菜,很享受。」

黃健瑋笑說,第一次跟陳武康爬加羅湖,兩人害怕半夜野獸來襲,他全程抱刀睡覺。露營或野行都得隨身帶刀,無論食物料理、砍草開路、防身自衛甚至如電影《127小時》的斷手求生,有把利器在身邊總是好的。

加羅湖

位於宜蘭縣大同鄉的加羅湖,是初級登山者的熱門路線。兩天一夜甚至拚一點,清早上山,下午即可返抵山下,「一路看到很多長輩在爬,有些沒背什麼裝備,就是走上去再走下來當運動。」當然也有不少像黃健瑋和陳武康這樣搭帳篷住一晚的同好,「圍著湖其實很多人在露營,天亮時看得一清二楚但到了晚上,什麼都看不到,霧太大了,只微微看到遠處有光。」

(陶維均)

Auth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