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表演藝術
藝活誌 Behind Curtain 人人都是電視台! 你,直播了嗎?

人人都是電視台! 你,直播了嗎?

一五九○年代,年輕的英倫人想要認識世界,會走進環球劇場看莎士比亞。

一九三○年代,柏林奧運期間,首次以電視直播賽況,世界進入觀眾客廳。

千禧年初,首屆Web 2.0大會舉辦,標誌互動、分享、關係的網路世代展開。

二○一六年,社群媒體龍頭Facebook開啟直播功能,將真實物理空間消解更徹底,社群興起,電視退位,自媒體的戰國時代已吹起號角,而七年前環球劇場開跑的NT LIVE浪潮也在這年席捲台灣影城。

在垂直分眾最極致的時代,吸引人的直播關鍵是什麼?又對強調現時現地的劇場有什麼影響?直播是可利用的工具、可發展的藝術形式,還是瓦解劇場現場的雙面刃?

本刊除了就直播經濟分析產業與劇場現況外,也邀請了三組創作者──王翀、許哲彬、達康.com談談他們對直播的想法與觀察。

文字|本刊編輯部
第287期 / 2016年11月號

一五九○年代,年輕的英倫人想要認識世界,會走進環球劇場看莎士比亞。

一九三○年代,柏林奧運期間,首次以電視直播賽況,世界進入觀眾客廳。

千禧年初,首屆Web 2.0大會舉辦,標誌互動、分享、關係的網路世代展開。

二○一六年,社群媒體龍頭Facebook開啟直播功能,將真實物理空間消解更徹底,社群興起,電視退位,自媒體的戰國時代已吹起號角,而七年前環球劇場開跑的NT LIVE浪潮也在這年席捲台灣影城。

在垂直分眾最極致的時代,吸引人的直播關鍵是什麼?又對強調現時現地的劇場有什麼影響?直播是可利用的工具、可發展的藝術形式,還是瓦解劇場現場的雙面刃?

本刊除了就直播經濟分析產業與劇場現況外,也邀請了三組創作者──王翀、許哲彬、達康.com談談他們對直播的想法與觀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