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達回鍋任紐約愛樂總裁震撼樂壇。
博達回鍋任紐約愛樂總裁震撼樂壇。(Vern Evans 攝 洛杉磯愛樂 提供)
紐約

黛博拉.博達重任紐愛總裁 能否翻轉頹勢眾人期待

可說是當前美國最成功的古典音樂經理之一的黛博拉.博達,過去十七年擔任洛杉磯愛樂的總裁,把樂團帶領成業界楷模。而當年從紐約愛樂出走西岸的她,三月中又被紐愛迎回重任總裁,能否將連續幾年頹勢的樂團帶出新氣象?能否讓困窘財務重見光明?都是她接下來的重大挑戰,也讓紐約古典音樂圈充滿期待。

文字|謝朝宗、Vern Evans
第292期 / 2017年04月號

可說是當前美國最成功的古典音樂經理之一的黛博拉.博達,過去十七年擔任洛杉磯愛樂的總裁,把樂團帶領成業界楷模。而當年從紐約愛樂出走西岸的她,三月中又被紐愛迎回重任總裁,能否將連續幾年頹勢的樂團帶出新氣象?能否讓困窘財務重見光明?都是她接下來的重大挑戰,也讓紐約古典音樂圈充滿期待。

什麼情況下老人回鍋可以成為重大新聞?如果你關心古典音樂的話,答案是當這個「老人 」是黛博拉.博達(Deborah Borda),這個「鍋」是紐約愛樂的時候。

紐愛在三月十四日宣布博達將重任總裁,肯定會是本年度美國古典樂界最震撼的新聞之一,對紐約樂迷來說,是值得期待的好事,至於對紐愛來說,則可能是重振連續幾年頹勢的重大轉機。

連年發展不佳  紐愛期待中興

先從紐愛來說吧。這個美國歷史最悠久、有過馬勒、托斯卡尼尼和伯恩斯坦等音樂總監的樂團,最近幾年來,傳出的似乎只有壞消息。二○○三年一項與卡內基音樂廳合夥的構想還未啟動就告吹,給人其管理階層是病急亂投醫的印象(其長駐的音樂廳音響效果不佳,樂團一直想解決)。千禧年以來尋找音樂總監的過程始終是曲曲折折。二○○九年上任的中生代指揮艾倫.吉伯特(Alan Gilbert),雖然有著家族淵源(父母皆是紐愛樂手),積極引進當代音樂的做法也很獲樂界讚賞,但始終沒法與樂團及觀眾建立根深柢固的默契,以至在兩年前決定分道揚鑣。繼任的梵志登(Jaap van Zweden)名氣不響,被視為只是第二人選,而且還因為有約在身,不能馬上上任(明年三月他率團到台灣時,愛樂者可以親自評鑑一下他與樂團的契合程度)。

今年一月,才當了五年的總裁Matthew VanBesien突然宣布辭職,並順帶傳出負責籌款及藝術規劃的兩個高階領導也另謀高就,都讓人有這是一艘無舵之舟、失了方向的感覺。博達毫無疑問是當前美國最成功的古典音樂經理之一,她過去十七年擔任洛杉磯愛樂的總裁,把樂團帶領成業界楷模,突破重重困難建成了由名建築師Frank Gehry所蓋的迪士尼音樂廳,在二○○七年簽下當時年僅廿六歲的杜達美(Gustavo Dudamel),在他成為樂壇超級巨星的路上有推波助瀾之功,並掀起其他樂團找尋「年輕新秀」的潮流。在藝術規劃上也多有突破,推出多項跨界合作的節目,成為美國主要樂團裡最具開創性的一個。

讓紐約愛樂最嘔氣的是,博達在洛杉磯大展身手前,是先在紐約嶄露頭角的。她在一九九○年代擔任紐愛的總裁,據說是因為與當時的音樂總監庫特.馬殊(Kurt Masur)不和,才轉戰西岸。等她在洛杉磯搞得有聲有色,紐約人難免生出「如果不是那樣」的想像。

當務之急解決財務  眾家期盼能幹總裁

紐約樂壇確實需要一劑強心針。因為雖然有卡內基和林肯中心兩大古典音樂兩個龍頭舞台,全世界最好的樂團音樂家都非要在此展技,但出了觀眾日益縮減的古典音樂圈,似乎不再有任何社會地位,大都會歌劇院尾大不掉,林肯中心領導真空,卡內基節目僵化,也不再有像過去的「下城音樂圈」帶動新的音樂風潮。博達一人當然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但如果她能讓紐約動起來,有可能帶動其他機構推陳出新。

不過在此之前,她首先要解決紐愛的財務問題,樂團在本世紀幾乎年年赤字,儲備金縮水。而博達在洛愛任內,把年度預算從四千六百萬元增加到一億兩千萬元,儲備金從五千萬元增加到兩億七千六百萬元,募款能力著實可觀。她已經發下豪語要在三年內平衡紐愛預算,可見她體認到問題嚴重性。另一個重要任務是音樂廳的重修計畫,至少還需要兩億元,之後還要規劃和監工,達成在二○二二年啟用的目標,她在洛愛的經歷,應該可以讓有能力捐款者放心。

博達回鍋,不知是紐愛動之以情,還是她壯志不減想要接受新的挑戰,樂壇都期待她能成功。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