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開幕的皮耶.布列茲音樂廳 內景。
新開幕的皮耶.布列茲音樂廳 內景。(Volker Kreidler 攝)
柏林

巴倫波英一呼百諾 皮耶.布列茲音樂廳開幕

由知名指揮家巴倫波英推動,為巴倫波英-薩依德音樂學院而建的「皮耶.布列茲音樂廳」於三月四日於柏林盛大開幕。音樂廳由建築大師法蘭克.蓋瑞設計,聲學大師豐田泰久負責音效聲學工程,為了巴倫波英這個以音樂追求和平為目標的音樂學院,分毫不收。他們一起催生音樂學院、音樂廳的落成,完全沒有商業考量,以人道主義為宗旨,讓柏林多了充滿人文氣息的全新音樂地標。

文字|陳思宏、Volker Kreidler
第292期 / 2017年04月號

由知名指揮家巴倫波英推動,為巴倫波英-薩依德音樂學院而建的「皮耶.布列茲音樂廳」於三月四日於柏林盛大開幕。音樂廳由建築大師法蘭克.蓋瑞設計,聲學大師豐田泰久負責音效聲學工程,為了巴倫波英這個以音樂追求和平為目標的音樂學院,分毫不收。他們一起催生音樂學院、音樂廳的落成,完全沒有商業考量,以人道主義為宗旨,讓柏林多了充滿人文氣息的全新音樂地標。

三月四日,皮耶.布列茲音樂廳(Pierre Boulez Saal)在柏林盛大揭幕,開幕音樂會上貴賓雲集,音樂廳創辦人丹尼爾.巴倫波英(Daniel Barenboim)親自擔任指揮,建築師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聲學大師豐田泰久、剛卸任的德國總統姚阿幸.高克(Joachim Gauck)都出席,慶祝柏林又多了一個古典音樂廳。德法電視台arte連續兩天轉播這場開幕音樂會,讓沒機會取得票券的樂迷,透過轉播感受古典音樂傳達的和平訊息。

巴倫波英實現音樂教育理想

皮耶.布列茲音樂廳是巴倫波英-薩依德音樂學院(Barenboim-Said Akademie)的專屬音樂廳。巴倫波英精力充沛,在柏林政商藝文界極為活躍,光是指揮、彈鋼琴無法完全滿足他的音樂理想,他一直想在柏林創立音樂學院。二○一二年他正式啟動籌備成立巴倫波英-薩依德音樂學院,開始實現他的教育理念,學院在二○一六年正式開學,他把一群來自中東的音樂家帶到柏林接受密集的音樂訓練,強調人道主義,希望以古典音樂傳達和平訊息,消弭當今世界因為宗教、文化、國族所引起的種種紛爭。

巴倫波英與文化學家愛德華.薩依德(Edward Said)於一九九九年創立的東西合集管絃樂團(West-Eastern Divan Orchestra,以歌德詩作《西東詩集》West-östlicher Divan命名)將長駐於此。來自中東的音樂學生,在柏林市中心接受諸多大師調教,每天都是夢幻古典大師班。學生的族裔充滿政治想像,猶太裔與巴勒斯坦裔一起學習,古典音符裡沒有煙硝,和平是巴倫波英的終極音樂教育理想。

鑽石組合打造皮耶.布列茲音樂廳

巴倫波英-薩依德音樂學院需要自己的音樂廳,讓學生有自主展演的空間,促成了皮耶.布列茲音樂廳的建立。這全新落成的音樂廳,向二○一六年剛逝世的法國音樂家皮耶.布列茲致敬,由法蘭克.蓋瑞負責設計,豐田泰久擔任音樂廳音效聲學工程,組合夢幻。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兩位大師身價高昂,但為了這個音樂教育計畫與巴倫波英的私人情誼,兩人都分毫不收,讓音樂學院省下大筆經費,把資金挹注在音樂教育上。這群名聲顯赫的音樂人,私下都是好友,一起催生音樂學院、音樂廳的落成,完全沒有商業考量,以人道主義為旨,讓柏林多了充滿人文氣息的全新音樂地標。

皮耶.布列茲音樂廳位於柏林一棟老建築裡,法蘭克.蓋瑞在老屋裡置入橢圓的音樂廳,內部線條柔軟,色調木質沉穩,六百八十二個觀眾席,三百六十度環繞位於音樂廳中心的管絃樂團,音場絕佳,一開幕就征服挑剔的樂評人耳朵,讓建築師驚人的履歷再添一筆傳奇。音樂廳在三月四日揭幕之後,馬上排出了一系列的音樂會,票房鼎盛。巴倫波英野心勃勃,要讓皮耶.布列茲音樂廳在第一個樂季就打響名號。

但德國媒體對此音樂學院、音樂廳也有所批評,這間音樂學院為私校,得到七百萬歐元的補助,讓將近一百位來自中東的學生來柏林研習;而柏林正規的公立音樂學院擁有六百位學生,卻只得到三百萬歐元補助。補助多寡,的確跟主事者的名氣、政商網路有莫大關係。

易北愛樂廳、皮耶.布列茲音樂廳相繼在今年上半年盛大揭幕,可見德國對古典音樂的熱愛。兩間音樂廳都是由建築大師設計,造價昂貴、造型引起話題之外,內在的軟體、音樂實力才是音樂廳永續發展的真正動能,兩大音樂廳都擁有自己的管絃樂團,持續培養音樂人才,音符才能長久打動人心。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