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守曜
劉守曜(許斌 攝)
特別企畫(二) Feature 關於裸體,他們想說……╱創作者言 無遮蔽的身體 創作的誠實與真實

舞者、劇場演員、導演 劉守曜 透過裸體 釋放內在靈魂

表演者的身體,是舞台上最重要的元素,裸身演出,卸下的不只是衣服,更是種種社會的、外在的遮蔽物,誠實面對當下的自己。

四位劇場/舞蹈工作者——劉守曜、法蘭克.迪馬可、李貞葳、蘇文琪,當他/她們在作品中呈現裸體時,思考的是什麼?想說的是什麼?

文字|張慧慧、許斌
第292期 / 2017年04月號

表演者的身體,是舞台上最重要的元素,裸身演出,卸下的不只是衣服,更是種種社會的、外在的遮蔽物,誠實面對當下的自己。

四位劇場/舞蹈工作者——劉守曜、法蘭克.迪馬可、李貞葳、蘇文琪,當他/她們在作品中呈現裸體時,思考的是什麼?想說的是什麼?

我曾與藝術家侯俊明在台北師大正對面的藝廊二樓「台北尊嚴」演出《拖地紅》,那是一九九一年。當時演出一開始是由扮新郎的侯俊明在一樓藝廊門口迎娶新娘,我則以一席大紅鳳冠霞帔、被迎親隊伍簇擁著走在師大路地下道出口前的和平東路上,最後入屋脫衣裸體。由於整個演出是將婚禮當喪禮的儀式來進行,踩到很多人的禁忌。當時嚇壞了路人們,也引起塞車圍觀,甚至引來一些靈異的傳言。

禁忌當然會衝撞到人與社會的面對,但九○年代初期解嚴前夕,社會開始鬆動,我們是處在這種裂隙中開始進行小劇場運動的,當時美國六○年代實驗劇場論述、後現代主義思潮的引進,讓文青們更加集結,本土化、自我、國家認同等需求非常迫切,藝術類別沒有分際地相混著,戲劇、舞蹈、人類學、藝術治療等……那是非常「跨」的年代。

年輕時沒想太多,我很自然地就去摸索身分、性別、認同等的議題,像《菩薩天蠻》、《觀自在》……男生女態,追索內在靈魂。為了避免服裝的框架,裸體是必要的。身體碰觸禁忌,對保守社會來說很尖銳,無形中變成武器,而裸體更是讓武器升級了強度。

從裸體中看到人的本質

隨年齡增長、社會開放,以身體作為武器挑戰社會禁忌的主觀意識漸減。隨著生活歷練、表演經驗的累積,覺得裸體跟剃光頭一樣,愈來愈能從中看到人的本質。由於無法扮演,使人更不得不誠實面對自己。我也開始感受肉體是個載體、中介,不僅承載個人記憶,也是接收能量的載具。

優人神鼓的劉靜敏(後改名為劉若瑀)是我的啟蒙老師,優劇場時期的她,訓練以葛羅托斯基的身體訓練為主,且注重本土關懷與認同。如「溯計畫」(1989-1993)以田野調查、學習台灣民間祭儀與藝陣的方式,來嘗試尋找自己的根源。這些龐大而理想性的追求,對實踐者如我而言,同時也在解決自己個人的問題。

我紮實地在那裡待了三年,太極導引、氣功、靜坐,特別是葛氏訓練法:像動禪(moving meditation)般抵達恍惚出神(trance)的精神狀態。訓練在移動中打破慣性,讓身體處在流動的狀態中,強化自我對內在與外在的專注力。在警醒的狀態中,所有一切都是「當下發生」,但又在規定的結構中依序前進——在「大我」的群體中有「小我」的自由;在沉溺的「自我」中,有「超我」的警醒。

之後,赴英美學習三年。期間接觸舞踏與鈴木忠志訓練法,讓我對表演者透過身體的勞動進入精神出神狀態的方法,有了更多的連結與體驗。漸漸地,每當我舞蹈或勞動得身體超過負荷、腎上腺素飆高,要有更強大的精神力控制時,就會進入一種覺知全開的恍惚狀態。此時會有一個「超我」在看著當下的我,引導我順著排練時的走位繼續下去。此時表演者的「有機(organic)」或稱「活起來」的行動(Action),會讓觀者從表演者的身體或行為中,彷彿看到他潛意識背後的記憶。

那樣的狀態,像是飛至樹上的鳥,旁觀著另一隻鳥。好似感覺著自己起乩一般,每件事在這個狀態中都是新的,進入這樣的表演者的演出非常好看。

我當鈴木忠志《茶花女》副導時,某次排練,一位演員請假,我代他上場。他的走位非常簡單,只有兩句台詞。在出場的短短片刻,我突然「消失」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不記得自己做了什麼,當我「醒」來時,第二句台詞正脫口而出。

我沒有將這件事告訴任何人,有趣的是,第二天演員回來了,排同一場戲。同台演員吳朋奉對那位演員說:「不對不對,你去問守曜,他昨天的第一句才是對的。」

那一定是對的。只是那隻鳥最後飛走了。

裸體讓觀者看見修煉後純粹的自我

身體也是記憶的載體——執著、思想、愛恨——都藏在每一道皺摺、疤痕裡。只有透過舞蹈、勞動,透過無遮掩的裸體,才能釋放內在靈魂,讓觀者看見真正潛意識中,修煉後無時空界限純粹的自我。

我的獨舞系列作品其實都是面對過去自我的淬煉過程,每個作品一定會跟上個作品連結。我把這系列當日記,記錄自己的歷練以及在表演研究上的心得。創作過程十分痛苦,且常常難產。但對我而言,結果卻像是超越肉體,在修煉靈魂。內外把自己剖開,是反省,也是療癒。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人物速寫

1987年開始從事劇場工作,受葛羅托斯基(Jerzy Grotowski)、鈴木忠志之身體訓練法,後至倫敦市立大學拉邦中心舞蹈研究所深造,雙棲戲劇、舞蹈領域。相較於劇場導演作品,舞蹈近似於他日記般的自我整理,多為異裝、裸身獨舞。舞蹈作品有:《菩薩天蠻》(1990)、《觀自在》(1993)、《鏡修羅》(1996)、《肌肉的記憶是最持久的》(1998)、《差異.共振#2》(1999)、《Shapde 5.5》(2014)等。目前正在進行新作「薩蠻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