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昂歌劇院外觀
里昂歌劇院外觀(王永年 攝 國家交響樂團 提供)
特別企畫 Feature NSO 帶著「台灣」去歐洲╱第六站:里昂

探訪里昂 用心聆聽 以耳朵深入城市

里昂人常說,這個城市從來不缺音樂與藝術,苦惱的是選擇太多。在這座古老城市中,與音樂相關的景點比比皆是,有美麗精緻的里昂歌劇院、拉摩音樂廳,有造就許多音樂人才的里昂音樂院、國立高等音樂及舞蹈學院,還有值得愛樂者挖寶的音樂專門書店……散步時用耳朵聆聽這座城市,里昂會回應我們它對音樂的熱情與摯愛。

文字|馬世昌、王永年
第293期 / 2017年05月號

里昂人常說,這個城市從來不缺音樂與藝術,苦惱的是選擇太多。在這座古老城市中,與音樂相關的景點比比皆是,有美麗精緻的里昂歌劇院、拉摩音樂廳,有造就許多音樂人才的里昂音樂院、國立高等音樂及舞蹈學院,還有值得愛樂者挖寶的音樂專門書店……散步時用耳朵聆聽這座城市,里昂會回應我們它對音樂的熱情與摯愛。

里昂的城市發展,以被索恩河和隆河包圍的半島區(Presqu’île)與文藝復興時代輝煌的老里昂(Vieux Lyon)為中心,逐漸向外擴散。沿著索恩河兩岸散步,是欣賞這座城市悠久歷史的好方法,特別是藏在小巷內、山丘上,看似城堡或修道院深鎖的大門,都是可能深藏音樂饗宴的舞台。里昂人常說,這個城市從來不缺音樂與藝術,苦惱的是選擇太多。讓我們從索恩河左岸的里昂歌劇院(Opéra de Lyon)開始,漫步在這個城市的音樂裡。

古色古香的音樂殿堂

里昂歌劇院在索恩河左岸的里昂市政廳(Hôtel de ville de Lyon)旁,主要的外觀建於一八三一年;這座石造的新古典式建築占地一萬四千八百平方公尺,頂端有八座巨型繆斯女神雕像,內部則全部木造,大廳天花版上畫了華麗的細緻彩繪,能容納一千八百到兩千人左右。一九八六年的修建保留了十九世紀時的主要結構,在歌劇院頂部加上了拱型玻璃帷幕,並將內部轉換成地下五層,地上十三層(包含玻璃帷幕此層樓)的現代歌劇院。修建過程中保留了大部分十九世紀的主要裝潢,因此在欣賞歌劇同時,也能順便參觀美麗的彩繪天花版及華麗的水晶弔燈。除了每季至少十三齣大型歌劇演出外,頂樓四百廿平方公尺的玻璃帷幕排演廳會不定期舉辦室內樂音樂會及芭蕾或現代舞演出。在排演廳聽音樂會的同時,我們能鳥瞰里昂市政廳和沃土廣場(place des Terreaux),是個能帶著音樂趣味觀賞里昂天際線的私房景點 。

從歌劇院前沃土廣場右轉就能來到馬丁尼爾區(Martinière)的拉摩音樂廳(Salle Rameau),是國立里昂管絃樂團搬到拉威爾音樂廳前所使用的大型音樂廳,建於一九○七年,是里昂新藝術風格建築的代表。正面有兩幅繆斯女神的馬賽克鑲嵌畫,一邊掌管聖詩,另一邊掌管音樂。拉摩音樂廳代表了里昂對交響曲形式樂曲的特別傳統和重視,在峻工音樂會上,他們特別演出拉摩《赫伯的節日》及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作為紀念。目前「里昂鋼琴音樂節」(Piano à Lyon)也選用此廳,在樂季的每個月都邀請數位頂尖鋼琴家參與演出。

從行人吊橋來到索恩河右岸,邦狄宮(Palais Bondy)是里昂音樂院(Conservatoire de Lyon)的舊址。里昂音樂院在一八七二成立初期即以逼近巴黎音樂院的音樂教育水準聞名,由作曲家舒密特(Florent Schmitt)擔任首任院長。雖然在一九七八年時因學生太多,音樂院搬遷到老里昂小山上的富維爾教堂旁,但原址仍留存了一座典雅的百年音樂廳——莫里哀廳 (salle Molière)。這座中型音樂廳有極佳的音響設計,非常適合室內樂團和鋼琴家演出。

一九八○年法國在里昂成立第二所國立高等音樂及舞蹈學院(CNSMD de Lyon),由管風琴巨匠葛休侯(Pierre Cochereau)擔任首任校長。座落在老里昂區的十七世紀古老修道院建築中,該學院的入學資格要求、訓練水準及師資,相較於國立巴黎高等音樂及舞蹈學院可說是不遑多讓,培養出許多優秀的樂壇新秀。這兩所音樂學院全年提供超過三百場樂壇新秀各式演出,並有各式各樣高水準的研討會和邀請演出,旅遊里昂時順道造訪聆聽音樂會,絕對能獲得許多意想不到的驚奇。

值得挖寶的音樂書店

這座城市裡和音樂密切互動的不只有音樂廳,還有音樂書店。兩家極具特色的音樂書店剛好在河兩岸互相輝映——就在莫里哀廳旁不遠處,多明尼克.貴妃先生的音樂老書店(Librairie Musicale Ancienne Dominique Couëffé)是座探索音樂傳統的寶庫,書店裡有著可貴的音樂珍藏,或許是梅湘在戰俘營寄給難友的《世界末日四重奏》手稿,或許是普朗克親筆提示演出意見的樂譜,甚至是已故音樂大師的節目單和親筆書信,在這裡可感受到人性的光輝隨著音樂傳遞。老譜、絕版音樂書籍,市面上再也找不到的回憶錄,搭配著店主人自己演奏用的大鍵琴和艾哈百年老鋼琴,如果運氣好,或許還能碰上在這裡尋寶的音樂家,演出難能可貴的私人演奏會。

沃土廣場旁的小巷裡則有音樂「新」書店——靈魂的音樂(musique à l’âme),他們希望能提供給愛樂者市面上最完整的音樂相關法文資訊,從詩、小說、散文、傳記、理論、兒童繪本,所有我們能想到和音樂有關散布在四千多家出版社的法文書籍,他們都有辦法提供。每個月定期舉辦的講座,或許是和音樂家交流,或許是和作者會面討論,這裡也是音樂資訊流通與交會的場所,感受文化新血創造力的好地方。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達人帶路

NSO小提琴手

陳偉泓:在教堂彩繪玻璃中,體悟夏康舞曲

要了解歐洲文化,最重要的景點是拜訪教堂;尋找里昂最重要的教堂,無非就是天主教富維耶聖母院(Basilica of Notre-Dame de Fourvière)。它的外型兼具羅馬與拜占庭式,在流行歌德式建築的當時,是相當不尋常的。聖母院雄踞山頂,俯瞰里昂全景,可以說是城市的象徵。親至聖母院,我直覺在當初那個技術不精良的時代,為了在山上建造這座殿堂,必定有許多人因此犧牲。進到裡面,高聳的屋頂、大理石柱、精緻的雕花與裝飾,都讓我感受到其建造過程中的血與淚。

其中最吸引我的,就是彩繪玻璃。記得在巴黎留學時,跟老師學習巴赫無伴奏裡的《夏康舞曲》,那是一首為人所知卻非常複雜的曲子,結合了許多巴赫無伴奏的各種技巧與特色。當年,我向教授表示,在音樂上我還未能徹底了解其結構。還記得當時教授笑著說:「夏康舞曲,在你人生每一階段,演奏出來總會有不同的想法與詮釋,就有如聖母院一定要整修,絕對沒有整修好的一天。」但他又立即嚴肅地說:「夏康舞曲,有如巴黎聖母院的彩繪玫瑰窗。」

壯觀的大片玻璃,透過光線是那樣繽紛絢爛,乍看之下令人「震撼」!但若靜下心仔細凝視,裡面有著紅、黃、藍、白各種不同大小與顏色,雖然顏色眾多形狀複雜,卻有一定的邏輯性。如此瑣碎複雜的細節,以有條理的邏輯來組合,形成為一個巨大個體,就會令人感覺「偉大」,而夏康舞曲演奏的方向,不僅要令人震撼,更要令人感覺偉大。

從此每當進到聖母院,我就會靜心凝視這些彩繪玻璃,也再次回想當時教授傳授我的話。巴赫時代的音樂與宗教是不分離的,他的音樂如此神聖且震撼,相信是看到這令人敬畏的景象,而跨越時空,我們在這裡似乎也親眼目睹了這樣的畫面。

聖母院的旁邊,公元前十五年蓋好的古羅馬劇場,雖然部分已崩壞,卻相當有看頭。坐在凹凸不平的層層階梯上,似乎可以觸碰到它的歷史風霜。而雖然是一座古蹟,現今許多演奏會、歌劇的表演,仍在這裡舉行。

位於索恩河旁邊的里昂音樂院也值得一訪,這裡步調悠閒、環境優美,比起繁忙擁擠的巴黎觀光市區略顯不同,相信練琴或留學生活是一個更好的選擇。當年我曾一度想來里昂唸書,可惜陰錯陽差錯過了,如今再訪,心頭別有一番惆悵的滋味。(採訪整理  李秋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