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戲暗影》故事以馬戲團為背景,有著黑色幽默也充滿詩意。
《馬戲暗影》故事以馬戲團為背景,有著黑色幽默也充滿詩意。(© Christophe Raynaud de Lage 國家兩廳院 提供)
戲劇 聲光劇團《馬戲暗影》

黑暗裡的劇場魔法 喚醒年少嚮往的奇幻世界

由貝爾蒙與麥耶兩位藝術家組成的「聲光劇團」,將於三月底帶來他們的作品《馬戲暗影》,演出融會砂畫、偶戲、動畫影像等呈現方式,並邀請法國知名童書作者暨繪本畫家沛浮撰寫演出腳本,故事以馬戲團為背景,乍看之下似乎是描述雜技藝人與動物的無奈,整體氣氛既詼諧又帶點懸疑與黑色幽默,最終在熱鬧嘉年華裡讓觀眾看到世界的溫馨與美好。

由貝爾蒙與麥耶兩位藝術家組成的「聲光劇團」,將於三月底帶來他們的作品《馬戲暗影》,演出融會砂畫、偶戲、動畫影像等呈現方式,並邀請法國知名童書作者暨繪本畫家沛浮撰寫演出腳本,故事以馬戲團為背景,乍看之下似乎是描述雜技藝人與動物的無奈,整體氣氛既詼諧又帶點懸疑與黑色幽默,最終在熱鬧嘉年華裡讓觀眾看到世界的溫馨與美好。

2018TIFA聲光劇團《馬戲暗影》

3/29~30  19:30  

3/31  10:30、14:30 

台北 國家戲劇院實驗劇場

INFO  02-33939888

二○○九年,兩位在銅管樂團結識的年輕藝術家——貝爾蒙(Romain Bermond)與麥耶(Jean-Baptiste Maillet)——共同創作了兩人第一部跨界表演作品STEREOPTIK。演出大獲成功,於是誕生了與演出同名的「聲光劇團」(Stereoptik)。貝爾蒙與麥耶既創作音樂,也熱中視覺藝術。從譜曲、視覺概念到作品主題,每一部作品都是由兩人合作完成。從第一齣作品開始,他們就嘗試打破藝術呈現手法的界線,融合影戲、偶戲、默片、現場演奏、童話故事、動畫、砂畫等各種不同的媒材,讓觀眾看到故事發展與作品構建成形的過程,確切感受到藝術家的實地存在與演出的當下性。觀眾可以跟著投影與敘事進程讓想像力隨心所欲奔放,也可以將注意力集中在螢幕上的各種動靜細節。演出的視覺效果豐富細膩,很能引起觀眾的好奇與驚喜。

此次來台演出的《馬戲暗影》是他們的第四部作品。故事以馬戲團為背景,乍看之下似乎是描述雜技藝人與動物的無奈,整體氣氛既詼諧又帶點懸疑與黑色幽默,最終在熱鬧嘉年華裡讓觀眾看到世界的溫馨與美好。故事腳本特別邀請法國知名童書作者暨繪本畫家沛浮(Pef)撰寫,充滿天真童趣,喚起你我的赤子之心。

以細膩手工,一點一滴形塑精準演出

演出裡,觀眾將在舞台上看見如砂畫、偶戲、動畫影像等呈現方式,他們說明,這其實並非專為《馬戲暗影》而發展的表現效果:「從十年前創團的第一齣製作開始,我們就希望運用各種不同的技術和技巧來說故事,包括繪畫、紙偶操作、現場Live音樂演奏等等。可以說我們每晚的演出都是現場製作出一部動畫影片;或者說,我們整合了不少電影語言到我們的表演裡。」於是,在這樣的作品中,「精準」也成了操控各種細節、形塑整體效果的關鍵字之一,從「場景的劇情節奏、每架攝影機之間的鏡頭怎麼調整」乃至於「燈光與音樂等,都要很準確地控制到位」才有可能在現場完成一部順利流暢的演出。

聲光劇團在舞台上影像語言的使用,頗有早期電影默片的影子,令人想起法國導演梅里愛(Georges Méliès)的影像元素。然而兩位創作者卻表示,他們其實並未直接從其他藝術家或作品裡汲取創作靈感,「我們兩人一個是做音樂出身,另一個原本是做繪畫,所以很希望能夠把本身會的各種藝術表達方式,融合在同一齣表演裡,然後再加入一些影像、紙偶等等。」他們也老實地說,既然一同創作,最重要的還是「把內心想要表達的東西做出來」、「順著自己的本能去發揮」,至於觀眾會從這裡面、根據自身的經驗,挖掘出哪些與各種作品有所關聯之處,這對他們來說也是習以為常的。

《馬戲暗影》的音樂和影像風格,分別有著當代與懷舊兩種氛圍,同時也巧妙地彼此融合。正如上述所言,他們的創作靈感雖然並非來自特定藝術家,卻也或多或少受到了各種喜愛的作品影響。譬如在他們的音樂裡,即能聽見如靈魂樂、放克、爵士、世界音樂等繽紛樣貌,「我們倒沒有要去特地突顯懷舊的感覺。」他們解釋,「如果會讓觀眾覺得懷舊的話,大概是因為我們雖然是做當代藝術的,但是我們不用高科技的媒材。我們的創作可以說是用非常手工的方法一點一滴做出來的。」這或許也正是《馬戲暗影》裡,即使效果再怎麼混陳、元素再怎麼多樣,卻始終流暢簡約並充滿童趣的主要原因。

《馬戲暗影》現場透過繪畫、紙偶操作、現場Live音樂演奏等呈現演出。(©JM_BESENVAL 國家兩廳院 提供)

馬戲布簾後的未知世界,有黑暗卻也總是驚奇

演出的末尾,讓人想起法國導演拉摩里斯(Albert Lamorisse)攝於一九五六年的短片《紅氣球》,與《馬戲暗影》一樣,這部片講的是童年、幻想,以及充滿想像力的趣味。而貝爾蒙與麥耶也同意這樣的連結,並說那其實關乎「你怎麼去觀看這個充滿詩意與魔力的世界。」這個故事,雖然乍看之下很陰鬱、從頭到尾都是黑色幽默,「但在這個層面之外,它之所以吸引我們,在於它想講一個不可思議的奇妙世界、講我們每個人都有的那一片赤子之心。它有充滿稚趣的一面,但不會讓人覺得很幼稚。」劇團也不想限制觀眾的年齡層,因為本來就沒有特別設想是要「給小孩看」的,「我們自己倒不覺得這是一個很憂鬱的故事喔。是給人感覺有點陰沉沒錯,但整體來講還是蠻好笑、蠻好玩的,而且很有詩意。」

「這個故事是從馬戲團的誕生開始講起。」他們也試著從頭說起《馬戲暗影》的情節和起源,「馬戲團是怎麼出現的呢?故事想提醒觀眾的是,一開始人們看馬戲團,其實是為了看台上用刀劍刺來刺去,看人怎麼樣把自己送進獅子的血盆大口裡。你無法否認以前的確有人就是為了這些驚險畫面所以去看馬戲團表演。到今天還是一樣的,有些群眾就特別喜歡看手機拍下來、然後上傳到網路上的意外事故。如果這是所謂的陰暗面的話,那過去到現在的確是從來沒變過的。這齣作品裡的『黑暗馬戲團』(Dark Circus,即劇名《馬戲暗影》由來)一開始是利用民眾愛看熱鬧的心態來賺大錢,最後反而是回過頭來批判這種心態。」

在黑暗的馬戲團,有著動物與人的互相依存、彼此共生的關係,「首先你會看到動物反抗飼育牠們的人,飼育者一開始想馴服動物,卻反被動物控制。不過到了最後,這些人與動物之間卻建立了真正的默契。」不只在此作品中,他們描繪出不同族群從彼此未知到溝通和理解的過程;在創團的同名作品STEREOPTIK裡,亦曾出現「超級英雄」和「科幻世界」的故事片段。對於所有未明、未定的未來,保持著某種開放的態度,或許也是那「赤子之心」在大人身上,良性的體現,兩人也表示:「作為藝術家,我們藉由作品把心理情感與感官感受傳遞給我們所不知道的觀眾。我們運氣不錯,可以到世界各地巡演,接觸到很多原本對我們來說是未知的文化。這既是個挑戰,但也讓我們有機會躍入原本未知的世界。」於是期待,「台灣觀眾在我們的作品世界裡可以開懷地笑、覺得感動並且驚喜。」也能在《馬戲暗影》的舞台上,重見負能量外的一線光明。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