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

一個「說不清」的行業?

要談舞團的經營管理,大概就是要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我們所期待「分工」與「職責」明確的狀況大概不會出現,在經費有限的現況下,只能看看如何補位、如何把事情做到最理想的狀態!

文字|平珩
第304期 / 2018年04月號

要談舞團的經營管理,大概就是要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我們所期待「分工」與「職責」明確的狀況大概不會出現,在經費有限的現況下,只能看看如何補位、如何把事情做到最理想的狀態!

最近和好朋友合開一門「舞團經營與管理」課程,第一堂課通常會是我的「暖身」,我會先請同學們自我介紹,並談談他們對於舞團工作的經驗,這樣一來可以先讓我了解大家選課的原因、對課程的期待,以及對舞團運作的認識程度,再來也可從大家對事情陳述的方式,粗略整理出在這一行工作的基本態度與行事方法。於是,我們的對話是這樣的:

經營與管理最好不要怕事多

生:我從小在一個舞團長大,看到老師是行政與藝術一把抓,大部分的經費是用在藝術創作,對於行政及行銷有時力有未逮,所以我想多了解經營管理,以便協助老師找到適合的行政。

平:所以你認為藝術和行政應該是二個分項的工作?那是行政服務藝術,還是藝術要尊重行政?

生:我希望事情能有個決定,但好像不能完全分開,我常常覺得行政沒有做好,所以藝術端的人都要不得已得多做一些!

平:當你不得已要多做時,心裡會覺得不開心嗎?

生:當然!

平:那我先告訴你,經營與管理最好不要怕事多,尤其在你們這個年紀,多做就能多了解。

藝術的經營與管理也很需要創新,我不是個很有開創想法的人,但我在工作上最大的學習,就是去看看「前人」在做什麼以及怎麼做。舉例來說,如果我能從收集到的一百本節目單中,歸納出重點、避免缺點,那我做出來的節目單就至少不會「離譜」。如果我能踩在別人的肩膀上前行,那不是更有可能「突破」?

製作,是行政還是藝術的事?

平:請問你們設想的行政工作包含什麼?

生:申請經費、對外聯絡、票務……

平:對外聯絡內容會是什麼?都由行政負責?還是有些事該由藝術負責?

生:聯絡演出場地及時間最好由行政端負責,與製作相關的部分,像燈光、音樂等創作者最好還是藝術端負責。

平:那有關製作時間掌控,是行政還是藝術的事?

生:當然是行政!

平:所以我們可以說對於製作工作,大部分是藝術、小部分是行政的事?

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

平:如果你們要來從事舞團的行政工作,你認為合理的薪資是多少?

生:月薪三萬五!

生:四萬二!

平:那我們先以三萬五來說,那一年所需的薪資是?

生:四十二萬。

平:你們知道目前表演藝術可以申請到的經費大概會有多少?

生:有個國藝會給團隊的,每團至少有一百萬。

平:那是「演藝團隊扶植計畫」,舞蹈類今年獲補助的團體有廿一個。如果獲得一百萬補助,你願意支付一位行政四十二萬嗎?

生集體搖頭。

平:那你們所說的團隊,一年是演出幾場?

生:以我們的團為例,一年平均十場,如果有校巡,大概再加三到五場。

平:十場是二到三個製作?那如果以三個製作來看,一個製作支付十四萬給行政,大家覺得合理嗎?

生又集體搖頭。

更多的討論持續進行了九十分鐘,我沒有提出什麼肯定的答案,最後留給同學再去想想的是:

要談舞團的經營管理,大概就是要去做所有人事物的平台。我們所期待「分工」與「職責」明確的狀況大概不會出現,在經費有限的現況下,只能看看如何補位、如何把事情做到最理想的狀態!

 

文字|平珩 舞者不成,專家未滿,藝術行政與教育的手工業者    

歡迎加入 PAR付費會員 或 兩廳院會員
閱讀完整精彩內容!
歡迎加入付費會員閱讀此篇內容
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立即加入PAR雜誌付費會員
Authors